「中國丹霞」貴州赤水

本欄上篇講到世遺「中國丹霞」六處典型的丹霞地貌之一的廣東丹霞山,是丹霞地貌的命名地,本篇要介紹的是另一處華南典型丹霞地貌—貴州赤水。

貴州赤水風景區位於貴州省西北部,雲貴高原向四川盆地過渡的大斜坡地帶,海拔從1730米急劇沉降至221米,谷深坡陡,面積達1801平方公里,北接川南,東鄰重慶,是黔北通往巴蜀的重要門戶。

上篇提到的丹霞山,是屬於發展成熟「壯年期」的丹霞地貌,而赤水是屬於「青年早期」的丹霞地貌,經億萬年風化侵蝕,形成了1200多平方公里全國面積最大、最年輕的丹霞地貌,丹霞地貌主要以高原峽谷型和山原峽谷型為主,峽谷深切,地面破碎,地勢起伏大。海拔最高處約1730米,最低處240米,相對高差近1500米。

赤水特殊的地理環境和氣候,形成多樣的自然生態環境及景觀。赤水水系極為發達,有共352條河溪遍佈各處,加上數量眾多的高原湖泊,以及129萬畝竹海(全國十大竹鄉第一)、43萬畝地球同緯度保存最完好的中亞熱帶常綠闊葉林等豐富植被涵養水源,更形成無數的飛瀑,據統計資料,3米寬以上的瀑布就有4000多條,是亞洲最大的瀑布群。

赤水風景名勝區是國務院唯一以行政區名稱命名的國家級風景名勝區,旅遊資源非常獨特和豐富,由自然生態資源和歷史文化資源組合而成。景觀以瀑布、竹海、桫欏、丹霞地貌、原始森林等自然景觀為主要特色。

桫欏是能長成大樹的蕨類植物,又稱「樹蕨」,喜歡潮濕坡地和溪邊陽光充足的地方。在赤水桫欏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有4.7萬株,赤水境內其餘各處還有共約2萬餘株。

雖然在赤水內就有6萬多株桫欏,但桫欏仍然是十分珍貴的植物,因為它有「活化石」之稱,它比恐龍出現的時間還要早,是在恐龍時代最繁盛的植物之一,恐龍滅絕後,只有極少數的桫欏存活下來,它對於研究古生物、古地質、古氣候、古環境的演變,甚至對探索生物進化的奧秘、恐龍滅絕的原因等具有重要的參考價值。除此之外,桫欏對於生長環境的變化極為敏感,它沒有完善的根系,很難適應現存變化較大的生態環境,加上它的生殖周期長,從萌發至形成幼孢子體這一過程,費時達1年以上,它的發育對環境有嚴重的依賴性,一旦溫度、濕度有較大的變化,則很難存活。綜合以上種種,桫欏成為國家重點保護野生植物,而赤水便是桫欏的天然避難所。

「中國丹霞」貴州赤水

Read more

東莞發展成為「世界工廠」

東莞發展成為「世界工廠」

粵港澳大灣區之東莞歷史之五

上回講到東莞搭乘改革開放的便車吸引了大量外資,尤其是港商以及台商紛紛落戶東莞。歷經40年,東莞已然發展成為「世界工廠」,如今,東莞華麗轉身成為科技棲息地,再次刷新外界認知。數據顯示,2017年東莞平均每天誕生高新技術企業超5家,全市高新技術企業達4,058家,新增高新技術企業培育入庫達2400家,高科技企業數和入庫數穩居廣東省地級市第一名,其中先進製造業增加值佔比已突破50%。

眾所周知,東莞在改革開放所實施的政策是以外商來件、來料、來樣加工進行補償貿易的「三來一補」形式,大力發展外向型經濟,建立了龐大的外向型工業體系,促進了東莞農村工業化,成為廣東的「四小虎」之一。國際資本的梯度轉移,放大了東莞成本窪地的優勢,大量的外來務工聞名而至,快速壯大了東莞的製造業。製造業資本的澆注,讓東莞在幾十年的時間里,從農業社會成長為工業社會,造就了國際製造名城的「東莞奇跡」。1984年與1978年相比,東莞全縣生產總值增長2.44倍,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總額增長12.94倍。

至2001年末,東莞擁有「三來一補」等政策優惠企業達到14,726家,約佔全國外商投資企業的十分之一。其中東莞市的IT產業企業3000多家,出口總額86.4億美元,佔東莞出口總額的45.5%。1996年至2001年,東莞市外貿出口總額連續六年保持在全國各大中城市第三位,僅次於深圳和上海,為國家提供外匯順差197.83億美元,相當於國家新增外匯儲備14.27%。2003年4月,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視察東莞時,對東莞「打基礎、辦實業、走正道」的發展道路給予充分肯定,並要求東莞率先發展、全面發展、協調發展,創造出更多的經驗。

今時今日的東莞不管是在工業、商業、旅遊業,甚至高科技產業等,現在都發展蓬勃或積極發展中。隨著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以及高科技產業的快速發展,東莞以配合深圳及香港的優勢為方向,利用自身工業生產的無可比擬優勢,將香港和深圳結合所產生的科技產業,在東莞生產全球首屈一指的高端科技產品,不單生產,還能量化生產,而且相對成本可以做到全球最低。屆時東莞不單是世界工廠,並且會是高端優質產品的世界生產基地。

粵港澳大灣區系列專題

胡錦濤視察東莞(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窮小子容閎到澳門女校讀書

本欄上期講到馬禮遜學堂的其中一名學生黃寬的事跡,今次將介紹學堂的另一名澳門學生,他是黃寬的同學容閎(閎粵音:宏)。黃寬是中國首名取得英國醫學博士學位的醫生,醫人無數,但生命短暫,而容閎成就比黃寬更高,他的工作是救國,這個國並不是當時大清帝國,而代表中華民族的幅員和人民的所在地。他是第一個畢業於美國耶魯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是中國留學生事業的先驅,被譽為「中國留學生之父」,他為晚清帶去120名中國兒童到美國留學,其中出名的學童包括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中華民國第一任國務總理唐紹儀、清華大學首任校長唐國安、北洋大學校長蔡紹基等等。他除了推動晚清洋務運動革新外,還支持孫中山革命推倒腐爛的大清帝國,協助成立中華民國。他對中國走向共和和現代化的貢獻甚多,亦是馬禮遜學堂成就最高的人。

容閎,名光照,譜名達萌,號純甫,英文名Yung Wing,他於1828 年出生於廣東省香山縣南屏村(今珠海市南屏鎮),父母皆為窮苦的農民,當時由於南屏很近澳門,有不少農民會運送蔬菜生果等農作物到澳門賣給外國人,因為價錢會比較高,另外,亦有些婦女到外國人的家裡當傭工。

當時在澳門當中英文翻譯的普魯士藉的傳教士郭士立(Karl Friedrich August Gützlaff,1803年—1851年),他的英國籍夫人瑪麗亞·紐厄爾·古茲拉夫(Maria Newell Gützlaff)亦是一名傳教士,她在澳門開辦了一間女子學校,專門招收窮苦的女孩讀書。容閎的父母聽村裡那個在郭士立夫人家中的的女傭講到,澳門有這麼一個招收孩子讀書,又不用學費的學校,於是希望容閎能讀上書,希望將來能出人頭地,再者學懂了外語,比較容易為洋人打工,不用耕田那麼辛苦,於是托人帶容閎到澳門的女子學校報名讀書。由於容閎年齡小,故此獲郭士立夫人破例收取,與一眾女孩一同讀書,這樣一讀,容閎就在這女校中讀了四年。這時,清廷實施禁運鴉片,並驅逐在廣州的英國商人。郭士立夫人由廣州的英國商人那裡募集而來的辦學經費中斷,被迫關閉女校,她並離開澳門前往美國。容閎失學了,無奈之下只能回家務農了一段短日子,因為念念不忘讀書,於是又回到澳門,在一家印刷廠做童工。

容閎的性格乖巧、聰明且好學,郭士立夫人對他印象極深,她在離開時聽說美國傳教士布朗(又譯為鮑留雲,Samuel Robbins Brown)繼承馬禮遜的遺志開辦學校,於是叮囑布朗一定要找到容閎這個小朋友入學讀書。布朗果然於1841年創辦了馬禮遜學堂,而首屆的學生只有5位學生,就是黃寬、黃勝、李剛、周文和唐傑,學校開了一個學校,布朗才找到容閎,讓他當插班生。

1842年8月,第一次鴉片戰爭後大清帝國被迫和大英帝國簽訂《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和開放五口通商,同年11月1日「馬禮遜學堂」遷到香港繼續辦學,並擴大了學校規模,黃寬、容閎等幾名澳門學生亦隨學校遷往香港繼續讀書。

1846年9月,布朗在課堂裡宣佈,他和夫人因體弱多病,打算回美國治療修養,他說很喜歡這間學校的學生,希望此行能帶三五名學生一同到美國繼續完成教育,如果願意去的同學請起立。當時,沒父沒母從小獨立的黃寛毫無猶豫地站了起來,而一同來自澳門的容閎和黃勝亦相繼起立,於是這三個小朋友就被無挑戰的情況下入選到美國讀書。

容閎不像黃寬那樣是個孤兒,可以獨斷獨行,他有年老的雙親在南屏務農。容閎的雙親聽到由香港回來的兒子說要去美國讀書,立馬傻了眼,回過神來就是極力反對,他母親更是哭得呼天搶地,恐怕兒子被拐而一去不返。容閎花了極多的唇舌才能讓雙親同意,於是容閎、黃寬和黃勝一起在香港黃浦港乘上了那艘駛向美國的「亨特利思」(Huntress)號帆船,1847年4月12日他們成功抵達美國。

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系列之四

窮小子容閎到澳門女校讀書

中年時的容閎(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金玉其外

相信不少人在社會打滾都會感嘆一句「最難看透的是人心」,對於事物也是,往往會被其光鮮亮麗的外表所吸引,一旦瞭解其內涵後便認為不堪入目,便會破口大罵「金玉其外,敗絮其中」。而這句俗語中的「金玉」便是比喻華美,「敗絮」便是那爛棉花,意思是外表如金似玉,內裏卻是破敗棉絮,以此批評該事物虛有其表,名不副實。

而「金玉其外,敗絮其中」的由來也是十分經典的,尤其是出自我們最難看透的水果,更有《賣柑者言》這篇傳世名作。話說明初年有一位大臣名劉伯溫,元代末年中過進士,擔任過一些小官。後來,他輔佐朱元璋建立明王朝後,被任命為御史中丞。

一年夏天,劉伯溫在杭州城裡漫步,只見一個小販在賣柑子。柑子是很難保存到夏天的,但劉基發現這小販賣的柑子金黃油亮,新鮮飽滿,就像是剛從樹上摘下來的,他便去向小販買了幾個,雖然價錢是平時的十倍,但覺得小販能把柑子貯存到現在,也是很不容易的事,貴就貴些吧!回家後,劉基剝開柑皮,發現裡面的果肉乾縮得像破舊的棉絮一樣,便拿著柑子,去責問小販為何騙人錢財。

不料,賣柑子的小販從容地笑了笑,說:「我靠賣這樣的柑子為生,已經有好幾年了。買的人很多,誰也沒有說什麼,就是先生您不滿意。」小販又說道:「當今世上騙人的事到處都是,豈止是我一個?請問,那些威風凜凜的武將,從裝束看,比孫子、吳起還神氣,可是他們真正懂得兵法嗎?那些頭戴高帽、身著寬大朝服、氣宇軒昂的文官,難道他們真正掌握治理國家的本事嗎?寇盜橫行,他們不能抵禦;百姓困苦,他們不能救助;貪官污吏,他們不能處置;法紀敗壞,他們不能整頓。這些人一個個身居高位,住著華美的房舍,吃著山珍海味,喝著瓊漿玉液,騎著高頭駿馬,哪一個不是裝得道貌岸然、一本正經的樣子?又有哪一個不像我所賣的柑子那樣,表面上如金如玉,內中卻像是破舊的棉絮呢?」此話讓劉伯溫啞口無言,卻又醍醐灌頂,回到家裡後,就寫了《賣柑者言》這篇文章,流傳於後事。

劉伯溫的《賣柑者言》,道盡了元朝末期,盜賊蜂起、官吏貪污、法制敗壞、民不聊生,這四個社會問題,讓他在輔導朱元璋治理國家時一心為民,為明朝開創永樂盛世奠定了基礎。後世有這樣一句話形容劉伯溫,「三分天下諸葛亮,一統江山劉伯溫;前朝軍師諸葛亮,後朝軍師劉伯溫」。

金玉其外

劉伯溫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典型中國丹霞—廣東丹霞山

本欄上篇提到,中國華南六處典型的丹霞地貌於2010年8月以「中國丹霞」項目成功列入世界遺產名錄,當中的廣東丹霞山是「中國丹霞」的命名地,是廣東省面積最大的風景區,亦是廣東省兩處世遺項目的其中一個,本篇將帶領大家進一步了解這個全球首批世界地質公園。

如上篇提及,丹霞地貌是指紅層地貌,紅色砂岩經長期風化剝離和流水侵蝕,形成孤立的山峰和陡峭的奇岩怪石,是巨厚紅色砂、礫岩層中沿垂直節理發育的各種丹霞奇峰的總稱,丹霞地貌主要發育於侏羅紀至第三紀的水準或緩傾的紅色地層中,這種地形以廣東丹霞山最為典型,所以稱為丹霞地貌。

丹霞山位於廣東省韶關市仁化縣境內,總面積292平方公里,開放遊覽面積12平方公里。丹霞山區是一個大型內陸盆地,構成丹霞地貌的物質基礎形成於距今約7至9千萬年前的晚白堊紀時期的紅色河湖相砂礫岩。受喜馬拉雅造山運動影響,四周山地強烈隆起,盆地內接受大量碎屑沉積,形成了巨厚的紅色地層;幾千年以來,地殼上升而逐漸受侵蝕。距今600萬年,盆地又發生多次間歇上升,平均大約每萬年上升1米,同時流水下切侵蝕,丹霞紅層被切割成一片紅色山群。

丹霞山境內有大小石峰、石牆、石柱、天生橋共計680多座,而說到丹霞山的「奇岩怪石」,就不得不提「丹霞雙絕」—陽元石和陰元石。凡是看過陽元石和陰元石的遊客,無不讚嘆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因為兩石跟人的生殖器官竟是如此相似。

陽元石之名,高28米,直徑7米,取其陽剛之陽、元氣之元,意即陽剛之氣也,其外貌就像男性勃起時的生殖器,以「栩栩如生」來形容也不為過。據聯合國權威專家估算,陽元石已經有30萬年的歷史,絕非人力可為,故有「天下第一石」、」天下一絕」之稱。

陰元石,與陽元石相距約5公里,是一個酷似成人女性生殖器的天然石洞,洞寬4.8米,高10.3米,深4.3米。

丹霞山陽元石(互聯網圖片)

典型中國丹霞—廣東丹霞山

Read more

太公分豬肉

中國人在清明時分均會祭祖,這也令人想起中國的祭祖習俗,便是「太公分豬肉」,這也是在廣府地區中常聽到的一句俗語,因祭祖豬肉也被稱為「福肉」,冀望祖先(也稱太公)賜福每一個子孫,即為「人人有份」。

分豬肉是一種社會風俗,通常每年的清明節和重陽節,即所謂春秋二祭後,於祠堂或祖墳前進行分豬肉儀式(也有地方在冬至時舉辦,稱為冬祭,或者在二月初二「龍抬頭」時祭祀後舉行)。而在廣府地區又稱太公分豬肉,太公分胙,有「祖先賜食」的意思,是中國華南珠三角一帶以及香港的傳統文化風俗,在廣東某些地方以及香港新界鄉村的原居民中依然保留得很好。當然,在舊時重男輕女的時代,「人人有份」中的「人人」並非指所有人,而是男丁。

話說以前,族人生下男孩子後,要在新年的元宵節期間在祖屋懸掛一盞花燈,燈籠上寫著這個男孩兒的姓名,告慰列祖列宗,族中又添了一燈,拜祭禮成後宴請族人。這個掛過燈的男孩子才算是「丁」,族長把這個小兒的名字寫入族譜後,他就是這個宗族的一員。逢年過節分錢糧和豬肉時,就按族譜中的男丁來分配。如果全家都是女的,那就一份也沒有。

至於分豬肉的傳統做法是由族長或村內德高望重之人會將豬肉分給年滿60歲的年長男丁和去年出生的男嬰,表示福蔭及庇護已由祖先帶到各家。所得的份量並會詳細記錄下來。具體的分量則各處都有不同。有些地方的習俗是男丁一人一份,60歲以上長者兩份,70歲以上4份等;有的地方的習俗則是60歲以上每人一份,70歲2份,80歲3份,90歲以上者,能拿多少就拿多少;有的地方60歲雙份,70歲以上,只要能跨過祠堂門檻,能拿多少就可以拿多少。還有地方是「大人一份、小孩半份」,但也只限男丁領取。如果一家之中沒有男丁,則無法領到豬肉。分豬肉的習俗突顯了以男性為主導的宗族關係、中國傳統重男輕女的文化。

分豬肉是村中的大事,即使已搬離圍村的男丁,也會盡可能回村參與,可見這些集體的祭祀和宗族活動一方面表達了族人對先輩的孝心,也一方面象徵著族人的團結和家族的維繫,能增強宗族之間的凝聚力和歸屬感,是非常重要的宗族活動。

當然,隨著男女平等的思想影響,有些地方在分豬肉時也會男女都分上一份,或改成每席一份,不限男女老少。有些家族分配時則是一家一份,分配均勻,表示祖宗不管族人貧富,都會平均分配給各家。

太公分豬肉

祭祖後分豬肉(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東莞發展成為台商投資建廠重鎮

東莞發展成為台商投資建廠重鎮

粵港澳大灣區之東莞歷史之四

東莞的歷史是多姿多彩的,除了煙花爆竹聞名世界外,在近代的歷史進程中,尤其在改革開放後,東莞的製造業也逐漸登上世界舞台,在過去40年的時間裡,從一個地區生產總值僅6億元的農業縣,發展成經濟總量超7000億元的現代製造業名城,東莞奇跡般崛起於中國南方,成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實現巨變的生動縮影。

由於東莞地處肥沃的珠江三角洲,所以大部分的土地都適合耕種,農業也相對發達。東莞的農業有一個很大的特色是,除了本地需求外,很大一部分還供予臨近的地區,特別是香港。農民生產的農作物以蔬菜為主,東莞農業集散形成了完整的產業鏈,但東莞除了農業發展外,也乘搭上中國改革開放的便車,雖未如深圳一樣成為經濟特區,但改革開放後的40年,東莞的製造業已經發展成為世界級。

1978年,廣東率先拉開了中國改革開放的序幕,東莞人與香港商人合作建立了中國第一家對外加工裝配廠——太平手袋廠。1979年,東莞縣委充分利用「特殊政策、靈活措施」,制定發展「三來一補」業務的10條優惠措施,推動「三來一補」在東莞蓬勃發展起來,吸引了大批外資進駐東莞,並為其打造成為「世界工廠」奠定基礎。

到上世紀80年代,中國改革開放,東莞一帶成為港商和台商投資、開設工廠的熱門地點,也由於東莞樟木頭設有廣深鐵路的車站,交通便利成為不少港人北上活動和做生意之地。當中不乏地產公司瞄準商機,在樟木頭興建樓宇,再在香港大賣廣告吸引香港人購買,而會在樟木頭買房子的香港人很多都是祖籍東莞的,買房子作退休或供親友居住之用,自此東莞吸引了五湖四海的人來此居住打工,資料顯示,東莞的外來人口已佔一半。

東莞的外資除了港資之外就是以台商為大宗,估計在東莞生活的台灣人有近10萬人,是大陸台商聚集度最高的城市。台商主要以電子、塑膠、製鞋、製衣、傢具、五金、機械等產業為主,除傳統中小型企業外,亦不乏上市公司,例如上市公司華映、鴻海、技嘉、昆盈等集團,台商在此有台灣商會,是在中國台商組織中最大者。此外,籌組台商子弟學校,並興建會館大樓,要蓋成68層樓、總高度289公尺的大樓,這棟大樓,是台商集資新台幣41億元所興建,將是台商在大陸興建的最高大樓。主導這個蓋樓計劃的人,是東莞台商會長、台升傢具董事長郭山輝。東莞現在面臨產業轉型的關鍵時期,發展速度已經落後於國內其他城市。

世界各國企業亦在東莞設立工廠或在東莞投資,例如杜邦、三星電子、諾基亞、可口可樂公司、雀巢和馬士基等,皆在東莞設立工廠或在東莞投資,東莞正式成為「世界工廠」。

粵港澳大灣區系列專題

東莞台商會館大樓(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黃寬能醫不自醫英年早逝

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系列之三

黃寬能醫不自醫英年早逝

本欄上期講到馬禮遜學堂的其中一名學生黃寬於1857年在英國愛丁堡大學成功取得了醫學博士的學位,他成為了首位取得歐洲醫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黃寬之後依照資助他讀書的教會及資助人的意思返到少年時長大的香港,一心一邊當醫生,一邊傳教。不過,黃寬作為一個華人的醫生,並不能融入西方獨佔的西醫體系,受到了排斥和歧視,黃寬不得意下,辭去教職,到了廣州為第二次鴉片戰爭而禍及被破壞的惠愛醫館處理重建工作。惠愛醫館經黃寬大力整頓後,業務蒸蒸日上。據1859年報告,醫館有病床80張,住院病人430人,門診病人達26030人。另外,黃寬亦在1860年,成功施行胚胎截除術,成為中國實施此手術的第一人。由於黃寬是華人西醫第一人,而且醫術精湛,被時任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聘請至幕府任職醫官,但黃寬對當官生活不感興趣,當了未夠半年就掛冠而去,再返回廣州自設診所行醫,並參與博濟醫院的診務及該院培養中國醫生的教學工作。

雖然黃寬對當官興趣不大而不願當李鴻章靡下醫官,但他實在太優秀,在西醫界中,在西方傳教士醫生亦是赫赫大名,於是又有官職找上門。1863年,清廷成立中國海關醫務處,在全國聘請醫官,首批聘任的17名西醫中,16人是外籍西醫,只有黃寬是唯一的一名中國西醫,可見黃寬在西醫界的地位。

黃寬被聘為首批海關醫官後,在廣州海關工作,當時廣州是中國重要的對外貿易港口,醫官的責任相比其它港口更為重大。黃寬在廣州海關的主要職責,一是為海關職員提供醫療勤務服務;二是診治港口患病船員,涉入海港衛生檢疫業務,對港口船隻上的病患提供醫療服務;三是撰寫《海關醫學報告》,監測口岸流行病況。

黃寬在《海關醫學報告》編撰醫療報告和海關醫務年刊多篇,指導醫生治病救人,其中日期為1878年3月報告就詳細記錄了他對一位來自黃埔的洋員的治療過程。又例如,1873年廣州霍亂流行,黃寬就著文辨析真假霍亂。

黃寬在海關工作之餘,亦一直從事醫病和教學工作,1866年,美國長老會創辦的中國最早的教會醫院–廣州博濟醫院正式開設醫學堂,這是中國第一家西醫教育機構,首屆招生8人,教學方式為帶徒式,但以英語授課為主,課程參照英美醫學課程設計,學制為三年。黃寬是西醫華人第一人,理所當然被聘為學校的教師,教授解剖學和外科學。這間西醫學校大名鼎鼎,學校裡許多醫療手段和設備,如X光透視技術等,都是首次在中國應用,並培育了中國本土的第一位西醫醫師關韜。20年後,即1886年收了一名來自中山的學生,這是將來的國父孫中山,但當時黃寬已經病逝了8年。

1878年10月,黃寬突然患了中醫稱為癰疽(癰粵音讀:翁)的頸部腫瘤,這種病在中醫中又稱為「天疽」,多發生在頸部,指由熱毒引起的腫瘤,形狀較大,顏色呈赤黑色,如果不迅速治療,熱毒就會向下蔓延,侵入腋部的淵腋穴處,向前可傷及任脈,向內可熏及肝肺,使肝肺損傷,患者如不及時治療,大約十來天人就會死亡。

黃寬當時患了癰疽之際,原本可以接受治療,但剛巧英國駐華領事夫人難產,需他緊急出診,雖經家人再三勸阻,黃寬還是決意出診。黃寬順利助英國領事夫人生產,但事後歸家後頸癰疽突發惡化,於10月12日病逝於粵海關醫官任上。黃寬一代名醫而不能自醫,享年49歲,而黃寬因為與妻離異,故無子裔留下。

Read more

雞毛當令箭

一個人憑著某上司(或某人)的一些無關痛癢或十分寬泛的話語發號施令,用驕傲的口氣驅使於人,完全不考慮客觀因素。相信大家對這些人都是十分厭惡,甚至用「拿著雞毛當令箭」來諷刺,但其實大部分人都不知道「雞毛當令箭」其實原先並非此意。

令箭,也叫令旗,舊時軍中發令所用的小旗,桿頭加箭鏃,故稱令箭。也引申為號令,上司的指示。另外,古時傳令的時候時常在信箋上插上某種動物的羽毛作為標記,數目越多表示事件越緊急。而「雞毛當令箭」是源自商紂王,提及紂王,大家必然想起那千古「奸妃」蘇妲己。

話說紂王貪圖女色荒廢政事,除了修建了著名的豪華宮殿鹿台,還修建「酒池肉林」讓一群男男女女赤身裸體追逐打鬧,他和妃子們坐在周圍如同看戲一般欣賞著。而甚少人知的,紂王還有另一大愛好,那就是鬥雞,對於這個愛好,紂王幾乎已經到了痴迷的程度,他在宮殿里修建了專門鬥雞的場所,經常帶著文武百官觀看鬥雞,鬧得一時間朝野上下鬥雞成風,成為當時上流社會的時尚愛好。

正因紂王荒淫無度,周武王聯合了八百多個小氏族討伐紂王,雖紂王急忙將國內的戰俘和奴隸組織起來拼湊成一支十七萬人的軍隊攻打周武王,令商紂王萬萬沒想到的是,這七十萬大軍在牧野遇到周國的軍隊後便立即倒戈。

就在牧野激戰之際,紂王正在觀看鬥雞,恰逢一場鬥雞剛剛結束,按照紂王定下的規矩,旁邊的人從獲勝雞身上取下一支箭尾羽毛交給紂王。恰好在這個時刻,門外忽然有人來報牧野之戰的敗績。紂王聞迅後立刻慌了神,趕忙在觀看鬥雞的百官中找到了一個叫做辛庚的將軍,命令他前往前方抵擋叛軍,還順手將自己手中雞毛交給了辛庚。辛庚見狀,時刻都不敢怠慢,雖然國王給他的是雞毛,但他也只能把這根雞毛當成令牌去指揮軍隊,這便是等雞毛當令箭的出處。

而「雞毛」是沒用的東西,而「令箭」是可以憑借它發號施令的東西,是非常重要的東西,若一個人憑著某上司(或某人)的一些無關痛癢或十分寬泛的話語發號施令,用驕傲的口氣驅使於人,便會被人諷刺為「拿著雞毛當令箭」。

紂王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黃寬在廣州兩間醫院行醫教學

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系列之二

黃寬在廣州兩間醫院行醫教學

本欄上期講到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黃寬、容閎和黃勝跟隨美國傳教士布朗於1847年4月12日抵達美國。當時為晚清時期,大清帝國剛因為第一次鴉片戰爭戰敗,國運走下坡,對西方國家和傳教士恐懼和排斥,官方尚未大規模組織公派留學,因此這三名澳門留學生能到美國留學,可能說是命運的安排,而他們亦因為各自的選擇了自己走的餘下道路,在人生舞台寫下了輝煌的成績。

筆者先說黃寬,他到了美國後就入讀了布朗的母校麻薩諸塞州孟松學校學習。筆者所看的資料沒有提及黃寬的讀書成績,但顯然他很快適應了當地生活,以及是一個學霸,他只用了3年時間就順利畢業,之後他又得到香港及愛丁堡醫學傳教會資助,繼續前往愛丁堡大學深造醫學,1855年黃寬取得了醫學學位,再經過了兩年的實習,終穿上了醫學博士的袍子,成為了首位取得歐洲醫學博士學位的中國人。

為黃寬加封學位儀式是黃寬的恩師—愛丁堡大學著名醫學家詹姆斯•楊•辛普森(James Young Simpson,1811~1870),他的來頭很大,是無痛分娩法的創始人,他有份資助黃寬在愛丁堡大學讀書,被黃寬的聰明和勤奮打動,他在儀式中提到黃寬:

「在你們中間,黃寬作為一位值得稱道和謙遜的學生,贏得了高度評價。他所獲得的獎勵與榮耀給我們帶來希望。我相信,作為畢業於歐洲大學的第一位中國人,他將成為西方世界醫學藝術與科學的代表,將在他的國人中產生重要的影響。」

辛普森並沒有看錯人,黃寬在取得博士學位後,就遵照教會的願望,接受倫敦傳道會的委任,兼任傳教士一職,返回了少年時生活的香港,在香港開設診所,因受倫敦傳道會本傑明·霍布森(Benjamin Hobson,又譯稱:合信,1816-1873)醫生等英籍傳教士的歧視和排擠,原因很簡單,因為黃寬是華人,他的中國人面龐會影響到西方醫生的權威。

黃寬受到的歧視和排擠具體的事例如下:

黃寬於1859年他打算結婚,於是他向教會申請「婚後加薪」的待遇,這本來是教會的一項制度福利,但是教會一口拒絕了,理由是「中國人生活方式較為簡樸」,不用花那麼多錢。黃寬對此據理力爭,教會才讓步。

教會興建新宿舍,事後得知醫院的華人助手從建築商那裡收到10%的回扣,教會認為這是賄賂,要嚴懲;對此黃寬認為這是中國人社會中行規,是合理的「花紅」,頂多是陳規陋習,並不是賄賂。另外,教會又發現黃寬曾經借錢給那名建築商並收取高額利息,於是指責黃寬不講操守。

在以上種種的歧視和排擠的壓力下,黃寬於是遂辭去傳教士之職。

黃寬辭去傳教士之職之後,1858年赴廣州,接手修復和管理由本傑明·霍布森創設的惠愛醫館。當期時,因為第二次鴉片戰爭爆發,惠愛醫館因為由西方人所創建,被廣州的民眾遷怒被大肆破壞,本傑明·霍布森被迫到了上海逃難,黃寬是華人的醫生,他就被委派接管惠愛醫館這爛攤子。黃寬對惠愛醫館大力整頓,使醫館業務蒸蒸日上。據1859年報告,醫館有病床80張,住院病人430人,門診病人達26030人。另外,黃寬亦在1860年,成功施行胚胎截除術,成為中國實施此手術的第一人。

黃寬在廣州從醫並教授醫學,有4名學生,以協助其醫務。後來,黃寬與教會的磨擦日深,於是辭去惠愛醫館之職,自設診所,暇時在博濟醫院從事診務。

1862年初,時任北洋通商大臣李鴻章聘請黃寬至幕府任職醫官,但黃寬對當官生活不感興趣,當了未夠半年就掛冠而去,再返回廣州自設診所行醫,並參與博濟醫院的診務及該院培養中國醫生的教學工作。

中年時的黃寬(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