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賢系列之一年幼生活所迫何賢少年創業成商賈

在澳門的發展過程中,有這麼一號人物,他原本並非澳門人,但歷史的波瀾將其推向了澳門,並讓他的一生和後人從此都與澳門緊緊聯繫在一起,成為澳門三大家族之首;他原本只是一位生意人,最後成為愛國賢達,贏得了「外交大臣」、「影子澳門總督」、「澳門王」的美譽。這位就是何賢。

何賢1908年12月1日生於廣州。他的故鄉是離廣州不遠的番禺石樓鎮岳溪鄉應塘村。其父何澄溪早年做糧油、草帽等小買賣,後移居廣州,經營航運。何澄溪待人和藹,熱心社會福利,這些品德對何賢影響很深。

Read more

拉脫維亞

繼去年11月國家總理李克強訪問並出席第五次中國-中東歐國家領導人會晤,中拉兩國就在「一帶一路」框架下加強多領域合作達成重要共識後,今年4月12日至14日,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張德江又成功對進行正式友好訪問,兩次訪問可見,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將作為「一帶一路」進入歐洲的重要節點,並得到積極回應,這也標誌著中拉兩國政治經濟交往步入快車道。

Read more

美的路主教街

澳門街道的形態,如其他城市一樣,與其地理特徵和歷史軌跡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穿梭於澳門的大街小巷,會發現有不少有趣的街名,當中不乏一些為紀念某位歷史人物而命名的街道,位於望德堂區的則是為了紀念澳門教區主教Medeiros(又譯為:明德祿)而命名。

在沙嘉都喇賈罷麗街與羅利老馬路之間,東南端由士多鳥拜斯大馬路起向西北延伸至俾利喇街止,北起俾利喇街,南至士多烏拜斯大馬路。全長約365米,闊約10米。最早見於1925年由澳門市政廳出版的《澳門街名壹覽表》中。這條街道由士多鳥拜斯大馬路至賈伯樂提督街的一段屬於塔石範圍。

Read more

公、檢、法之間的關係

中國現行憲法第135條規定:“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和公安機關辦理刑事案件,應當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以保證準確有效地執行法律。”分工負責、互相配合、互相制約是公、檢、法三機關在辦理刑事案件時所應遵循的基本行為準則,它對調整司法機關之間的基本關係具有憲法指導意義。

分工負責是前提。所謂的分工負責是指公、檢、法三機關根據法律規定的責任,依照法定程式,各司其職、各盡其責,既不越權代辦和干涉,也不互相推諉和不履行職責。具體在辦理刑事案件時的分工體現為:公安機關負責對刑事案件的偵查、拘留、預審,執行逮捕,依法執行判決,除了由人民檢察院依法自行偵查的案件外;人民檢察院負責批准逮捕、審查起訴和出庭支持公訴、抗訴;人民法院負責審判。

Read more

中國願同阿拉伯國家共享機遇

9月6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向2017中國-阿拉伯國家博覽會致賀信,強調中國願同包括阿拉伯國家在內的各國一道,推動「一帶一路」建設共享機遇,共促和平。習近平稱,中國同阿拉伯國家是好朋友、好夥伴;歷史上,中阿因絲綢之路相知相交。在經濟全球化深入發展的今天,中阿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合作夥伴,雙方互利合作領域越來越廣,成果越來越實。

2017年5月,中國成功主辦「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當時29個國家的元首和政府首腦,140多個國家、80多個國際組織的1,600多名代表出席,標誌著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已經進入從理念到行動、從規劃到實施的新階段。而在日前結束的金磚國家領導人廈門會晤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再次強調,共建「一帶一路」倡議不是地緣政治工具,而是務實合作平台;不是對外援助計劃,而是共商共建共享的聯動發展倡議。相信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將為各國實現合作共贏搭建起新的平台,為落實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創造新的機遇。

Read more

澳門之子冼星海

在上個世紀國家處於危難中的時候,有一位公認卓有成就的人民音樂家,創作出無數激動人心的作品,鼓舞起千百萬的軍民勇敢地投入到抗日戰爭至最後勝利,他就是近代著名作曲家、無產階級革命家冼星海,同時他亦是澳門人優秀的兒子。

冼星海(1905.6.13-1945.10.30),男,曾用名黃訓、孔宇,祖籍廣東番禺(現屬廣州市南沙區欖核鎮),出生於澳門,是家境清貧的漁家子弟。冼星海在下環街度過了6年美好的童年,他自幼喜愛大海,年少的他,最開心莫過於與母親和外祖父出海打魚。他常常跑到海邊聽漁民唱歌,漁歌潛移默化地影響著他幼小的心靈,成為他學習音樂的開端。在冼星海的作品集裡面,記錄了一首著名的廣東民謠——《頂硬上》,冼星海在日記中記載,自小母親就經常唱這首歌給他聽,「鬼叫你窮啊,頂硬上」是澳門貧苦人家經常掛在嘴邊的話。

Read more

二龍喉街

位於澳門繁市中,有一條以泉水之名來命名的街道,名為,始於士多烏拜斯大馬路,止於松山隧道出口處。該街名較早見載於1925年的街道名冊。葡文名稱意為「嫉妒泉」,是昔日頭一口泉眼的名稱,因山泉位於附近的松山隧道入口處,故「」的中葡街名正是以山泉來命名。

在澳門歷史上曾經有一些山泉,雖山泉隨著時間消失,但它們的故事卻長流於歷史之中。在東望洋山的西側有三座山泉:大龍喉泉、二龍喉泉和小龍喉泉,泉水清涼甘美。《香山縣誌》有記載:「澳門有泉,曰大龍喉,曰二龍喉,曰小龍喉,俱在東望洋寺右。」最初,大龍喉泉和二龍喉泉從山上涓涓流下,在龍田村旁的山腳匯成溪澗,但在1848年該處開闢成園林(即二龍喉公園的前身),溪澗被填埋。大龍喉泉不僅為居民使用,亦為軍人醫院(仁伯爵綜合醫院的前身)的水源,每天新鮮的泉水會運到醫院,供病人使用。

Read more

蘇丹

「一帶一路」並非憑空而生,早在兩千多年前,古絲綢之路就將和中國連接在一起,發展對華關係委員會國家項目部副主任穆罕默德•阿里•哈邁德曾表示,「一帶一路」為兩國合作、中非合作提供了新機遇。

是非洲僅次於阿爾及利亞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第三大國,鄰國有南、埃及、利比亞、查德、中非共和國、衣索比亞和厄利垂亞。中部是盆地,尼羅河河谷貫穿,青尼羅河、白尼羅河匯合處一帶土質最為肥沃,西部和東部是高原。終年炎熱,主要屬熱帶莽原和沙漠氣候,年降水量自北向南由20多毫米遞增至1,000毫米以上,北半部多沙漠,南半部多草原、森林和沼澤;礦藏有鐵、錳、銅、金、石油、雲母等。

Read more

地方司法系統與地方政府之間的關係

根據中國憲法規定,人民法院作為國家審判機關,人民檢察院作為國家法律監督機關,政府作為國家行政機關,其中人民法院和人民檢察院同屬司法系統,它們都是中國國家機構的重要組成部分,它們都是行使國家權力、執行國家職能的重要工具。它們都接受中國共產黨的政治領導,其組織和活動都實行民主集中制,並對人民負責,受人民監督,為人民服務;都由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對其負責並彙報工作,受其監督。

Read more

張高麗訪蘇丹推經濟技術合作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8月25日應邀訪問蘇丹,並在喀土穆分別會見蘇丹總統巴希爾和第一副總統兼總理巴克里。張高麗表示,要在共建「一帶一路」框架下開拓中蘇合作新領域,將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的共建「一帶一路」倡議同蘇方的發展戰略對接好,拓展在農業、礦業、港口建設等新領域合作。中方鼓勵中國企業赴蘇投資。雙方要加快推進喀土穆新國際機場項目。

Read more

愛沙尼亞

2017年4月13日,中國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應邀訪問,並在塔林會見總統卡柳萊德。張高麗表示,是波羅的海沿岸重要國家,也是中國在中東歐地區的重要合作夥伴。中方讚賞愛方支援和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希望兩國積極推動發展戰略對接,為中愛友好合作注入新的動力。卡柳萊德歡迎張高麗訪愛,並表示愛中建交以來雙邊關係持續深化,合作富有成果。愛方重視在「16+1」框架下加強與中方各層次合作交往,希望以「一帶一路」建設為契機擴大對華經貿合作。

Read more

瘋堂斜巷

在澳門有一條甚具南歐風格的街道,除名字夠爆外,身臨其中必定能感受到葡式異國風情,這條街道就是位於望德堂區的,整條街道除了都是歐陸風格建築外,更彌漫住濃厚的文化藝術氣息,如今已變成遊客喜好之地。

,位於澳門半島中部的斜坡路,靠近望德聖母堂,即所謂的瘋堂。具體位置由和龍街即若翰亞美打街對面起,至鏡湖馬路與新勝街之交叉點附近止,且在靠近美珊枝街處有一段石級。開闢於20世紀初,1904年的《澳門憲報》刊登了一部份新命名的街道,其中便有的記載。由此可知,該街初建之時,街道的位置僅僅到聖美基街,長度不及現在。後直到1925年,該街才拓展到鏡湖馬路,與今位置相符。

Read more

孫中山系列之四孫中山視澳門為家人安身之所

偉大的革命先行者孫中山與澳門關係密切,還體現在澳門是孫中山安置家人的地方,他視澳門為安置家人的革命後方,根脈所繫,不少親友曾在澳門居住。孫中山的元配夫人盧慕貞、長女孫娫、幼女孫琬和女婿戴恩賽博士以及孫中山的哥哥孫眉,均先後在澳門病逝。孫中山的兒子孫科也經常來澳,唯一的侄兒孫昌,也在澳門讀書、長大。

孫中山的哥哥孫眉18歲時,其舅父和嬸母把他從故鄉帶到檀香山做雇工,用傳統農耕方法獲取收益,獲雇主慷慨贈給一點土地,依法向當地政府申請領地開墾農場,經營農牧場而致富。當興中會成立時,孫眉是最早加盟的會員。孫眉一生傾家支持孫中山的事業,以致幾近破產,他曾說:「行醫只能救少數人,革命則能救多數人,吾弟奔走革命多年。應始終一貫。豈可輕易變更,前功盡棄。」聽聞的人都認為孫眉一語道破天機,奉為至理名言。孫中山在澳門行醫期間,孫眉曾在澳門風順堂街置有一棟房子,供孫中山及其家人居住。辛亥革命前後孫眉舉家定居澳門,位於文第士街1號的一棟洋房,經改建成為孫中山家人長期居住的地方。孫眉于1915年2月在澳門鵝眉街寓所病逝,終年60歲。

Read more

孫中山系列之三土生葡人飛南第助孫中山脫險

在澳門開啟革命征途的偉大革命家孫中山,在澳門也結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誼,不僅與澳門的華人有深厚友誼,還跟眾多葡人成為密友。土生葡人FRANCISCOI•FERNAND-ES,中文譯名法連斯哥•飛南第就是他的其中一位密友。飛南第不僅支持孫中山開辦《鏡海叢報》,更在孫中山落難時,不顧個人安危協助其脫險。

孫中山在香港讀大學時,認識了飛南第。那時,飛南第在香港法院任翻譯。鴉片戰爭後,香港開埠,澳門有不少葡人、葡人土生仔,往港經商或當公務員,香港電話公司最早的接線生,多是澳門葡人土生人士。由於飛南第在澳門出生、長大,對華人熟悉,懂講廣州話,為與孫中山交往提供了有利條件。

Read more

捷克

總統澤曼在前往北京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前,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中國提出的「一帶一路」倡議是「現代偉大構想,也是回歸傳統」。

「一帶一路」倡議為深化捷中雙邊合作提供了機遇,捷中雙方為積極參與「一帶一路」做出許多努力。澤曼建議,希望與中方利用「16+1合作」平台,推進「一帶一路」建設,為各國帶來更多合作機會,如在基礎設施建設、雙向貨物交流等領域,各國企業都將大有作為,同時,互聯互通也將為中國和中東歐國家的人員往來提供更多便利。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