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台山名剎—顯通寺

五台山名剎—顯通寺

上期本欄提到,五台山之名在很早的時期已名聲遠播,作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山上的寺院一度多達300餘所,現存的有47處,當中比較有名氣的為顯通寺、塔院寺、菩薩寺、南山寺、黛螺頂、廣濟寺、萬佛閣等。

顯通寺

顯通寺是五台山規模最大、歷史悠久的寺院,也是五台山五大禪處之一、全山寺院之首,與洛陽的白馬寺同為中國最早寺廟。上期提到,永平十一年(68年)期,印度佛教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二人來到了當時叫清涼山的五台山。相傳二人在此發現了釋迦牟尼佛所遺足跡以及佛舍利,決定在此建寺,以其山形命名為靈鷲寺。漢明帝為表示信佛,乃加「大孚」(即弘信的意思)兩字,因而寺院落成後的全名是大孚靈鷲寺,這是顯通寺的前身。後來唐太宗時重建,易名大華嚴寺。明太祖時重修,賜額「大顯通寺」;明成祖賜名「大吉祥顯通寺」,明神宗再賜「大護國聖光永明寺」,簡稱永明寺。清康熙二十六年(1687年),改為大顯通寺。

顯通寺坐北朝南,面積約8萬平方米,各種建築400餘間,且大多為明清時期的建築。中軸線建殿七座,分別為觀音殿、文殊殿、大雄寶殿、無量殿、千缽殿、銅殿和藏經閣。

在建築佈局上,在全寺中軸線上寺前銅塔聳立,七重殿宇布從南到北,依次為觀音殿、大文殊殿、大雄寶殿、無量殿、千缽文殊殿、銅殿、藏經樓,此外,還有鐘樓、僧舍和各種配殿。

大雄寶殿為舉行佛事活動主要場所,是顯通寺的第三重大殿,殿內供著三尊佛像:中間是釋迦牟尼佛,西是阿彌陀佛,東是藥師佛;兩旁有十八羅漢像,背後有觀音、文殊、普賢三尊菩薩像。大文殊殿,是顯通寺的第二重大殿,供著七尊文殊菩薩像。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寺內的銅殿,銅殿高8.3米,寬4.7米,深4.5米,用銅10萬斤鑄成。明代萬曆三十七年(西元1609年)萬曆皇帝母親李太后之師妙峰和尚,集全國13省市佈施,先後鑄成三座銅殿,三個銅殿均在湖北省荊州澆鑄,運至現場組裝,一座運至峨眉山,一座南京寶華山,另一座五台山,如今只僅存五台山這一座。殿內四壁上有小佛萬尊,金光閃閃,號稱萬佛;殿中央供奉著高3尺的銅佛。殿前原有同期鑄造銅塔五座,塔有13層,高8米,按東西南北中方位佈置,象徵五座台頂,然而中間三座被毁,後來以鐵補鑄三座塔立於原處。銅殿、銅塔皆飾以金箔。

顯通寺文殊殿(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南宋遺臣擁趙氐皇室逃避蒙古鐵騎

澳門是很小的地方,但卻有很重要的歷史意義,這不僅曾是中國對外的重要門戶,而且還見證了中原漢人政權反抗北方的遊牧民族政權侵略的一次大戰。筆者說的就是南宋覆歿前,南宋殘存的政權與蒙元軍隊在十門字海域發生的一場大型海戰,這是南宋軍隊鮮有一次能重創和擋下蒙古鐵騎的戰役,是當時歷史上最大規模的一次海戰,但戰果並未阻止了蒙古鐵騎的步伐,戰役是南宋政權強弓之末的最後一次反撲,改變不了覆歿的命運。

筆者先簡介一下歷史的背景,自960年元月後周殿前都點檢的趙匡胤,奉命出京防禦北漢及契丹聯兵犯境,但趙匡胤領兵出京城開封府(今河南省開封市)東北二十公里的陳橋驛時由帳下兵將披上黃袍發動政變,趙匡胤領兵回京城迫令後周恭帝禪位,趙匡胤登基,建國號「宋」。當時宋的政權版圖最北只去到當時稱為幽雲十六洲,即今北京以南的地方。西北及東北,先後有三個遊牧民族政權遼、金和西夏不斷地侵擾。西元1127年,金兵侵略北宋,徽宗、欽宗二帝皆被金兵擄去北上,史稱「靖康之恥」,北宋滅亡。其後,徽宗之子康王趙構由北宋大臣擁立,南下杭州臨安稱帝,是為宋高宗,歷史稱為「南宋」。南宋以殺將(嶽飛)和割地、賠款方式和金議和,換得一些和平的日子,發展了經濟,成為了當時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不過,由於過於側重於文商而壓抑武將,這個富有的政權窮得只有錢,1206年北方的遊牧民族首領鐵木真於統一漠北諸部族後建立的大蒙古國。這個新政權西出征伐,1227年及1234年先後滅掉西夏和金。當時金朝滅亡之際曾請求南宋援助抵抗蒙元,當時蒙古遣使到臨安商議宋蒙合作夾擊金朝,並允諾滅金之後將河南還給北宋。北宋朝廷當時就分為了聯金和聯蒙的大陣營,最後宋理宗決定聯蒙滅金,金最終滅亡,蒙元按與北宋協議將軍隊北撤,河南空虛,理宗以為是時機,趁蒙元軍隊經過多長征戰及北撤軍隊未穩之際,打算收後北宋丟失的領土,於是派兵揮軍北上,這一軍事行動種下北宋滅亡的種子,被蒙元指北宋違反協議的藉口而南下犯宋,自此,蒙元開始大舉對南宋展開了進攻。由於即使蒙古鐵騎在當時軍士上佔有絕對的優勢,一直輾壓北宋軍隊,即使南宋軍民拼死抵抗維持了近40年,在個別戰事上阻礙了蒙古鐵騎的進犯,但改變不了南宋政權的覆歿。1276年,南宋的都城臨安被蒙古軍攻佔,5歲的小皇帝宋恭帝也成了俘虜,南宋滅亡。南宋遺臣大臣陸秀夫、文天祥和張世傑等人連續擁立了宋朝趙氐血脈宋恭帝之兄趙昰和弟趙昺逃到南方福建,擁趙昰為帝成立小朝廷,以期望東山再起。

蒙古鐵騎一直輾壓北宋軍隊(互聯網圖片)

十字門戰役之一

南宋遺臣擁趙氐皇室逃避蒙古鐵騎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古人常說成事在天,謀事在人,當大家謀劃某件事情的時候,絕大部分的工作都準備好了,只欠最關鍵的要素,我們就會說「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此話原是描寫三國時期著名戰役「赤壁之戰」,也就是「火燒連環船」的故事,原意是周瑜定計火攻曹操,做好了一切準備,忽然想起不刮東風無法勝敵,後以此比喻一切準備工作都做好了,只差最後一個重要條件。

其實此話雖是說周瑜的,但最關鍵的人物卻是諸葛亮。話說三國時期,曹操率領80萬大軍駐紮在長江中游的赤壁,企圖打敗劉備以後,再攻打孫權。劉備採用聯吳抗曹之策,與吳軍共同抵抗曹操。當時,孫權和劉備兵力都很少,而曹操兵多將廣,處於壓倒性優勢。劉備的軍師諸葛亮和孫權的大將周瑜,商討破敵良策,兩人不謀而合,都主張只有火攻,才能打敗曹操。

可等一切都準備好後,周瑜卻發現曹操的船隻都停在大江的西北,而自己的船隻靠南岸。這時正是冬季,只有西北風,如果用火攻,不但燒不著曹操,反而會燒到自己的頭上,只有刮東南風才能對曹軍發起火攻。周瑜眼看火攻不能實現,急得口吐鮮血,病倒在床上,名醫、良藥都治不好他的病。這時諸葛亮去探望周瑜,問他為何得病。周瑜不願說出實情,就說:「人有旦夕禍福,怎能保住不得病呢?」諸葛亮早猜透了他的心事,就笑著說:「天有不測風雲,人怎能預料到呢?」周瑜聽到詣葛亮話中有話,非常驚訝,就問有沒有治病的良藥。諸葛亮說:「我有個藥方,保證治好您的病。」說完,寫了16個字,遞給周瑜。這16個字是:「欲破曹公,宜用火攻;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周瑜一看,大吃一驚,心想:「諸葛亮真是神人啊!」他的心思既然已被諸葛亮猜中,便請教破敵之策。諸葛亮有豐富的天文氣象知識,他預測到近期肯定會刮幾天東南風,就對周瑜說:「我有呼風喚雨的法術,借給你三天三夜的東南大風,你看怎樣?」周瑜高興地說:「不要說三天三夜,只一夜東南大風,大事便成功了!」

周瑜命令部下做好一切火攻的準備,等候諸葛亮借來東風,馬上進兵。諸葛亮讓周瑜在南屏山修築七星壇,然後登壇燒香,口中念念有詞,裝做呼風喚雨的樣子。半夜三更,忽聽風響旗動,周瑜急忙走出軍帳觀看,真的刮起了東南大風,他連忙下令發起火攻。

周瑜部將黃蓋,率領火船向曹操水寨急駛,當火船靠近曹軍水寨時;一聲令下,士兵們順風放火。風助火勢,火借風威,把曹營的戰船燒個一乾二淨,岸上的營寨也被燒著,兵馬損失不計其數。在煙火瀰漫中,曹操倉皇逃命,從小道退回許昌。

從此,這句「萬事俱備,只欠東風」被後人所傳頌,諸葛亮也被封神人,更被後人誇讚為「諸葛亮借東風,神機妙算」。

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諸葛亮(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葉劍英追隨孫中山精神公開反對蔣介石

葉劍英系列之三

葉劍英追隨孫中山精神公開反對蔣介石

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在北京病逝,此時葉劍英正在第一次東征途中,得知噩耗,悲痛不已。為了準備3月30日在梅縣召開全縣各界民眾追悼孫中山大會上的祭文,葉劍英徹夜難眠,他回憶過去追隨孫中山的戰鬥歲月,往事歷歷在目,不禁淚灑滿紙。在孫中山病逝不久,同年9月,陳炯明叛亂又起,葉劍英參加了第二次東征。兩次東征徹底擊敗了陳炯明叛軍,鞏固了廣東革命政權,以勝利的果實告慰孫中山在天之靈。

孫中山病逝後,由汪精衛、胡漢民、廖仲愷等國民黨領導人共同決定國民黨的黨務建設工作,但是在廖仲愷被刺案後,蔣介石伺機崛起,與汪精衛和許崇智組成特別委員會,一躍成為掌控政府和軍隊的三巨頭之一,更成為國民政府的最高領導人。「中山艦事件」爆發後,蔣介石借機排擠共產黨人,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國民黨左派及革命羣眾,國共第一次合作就此破裂,違反孫中山遺志「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引起葉劍英的不滿。然而在這革命陷入低潮的時刻,葉劍英面臨著兩個選擇,一個是昧著自己的良心聲援蔣介石,那麼仕途將一帆風順,自然有數不清的高官厚祿,另一個則是反對蔣介石背叛革命的行為。葉劍英仔細思索之後,始終忘不掉自己參加革命的初心,他毅然在個人感情和民族大義間選擇了後者。

1926年7月,葉劍英作為國民革命軍總預備隊指揮部參謀長,隨師北伐。在率部攻克南昌後,他受到蔣介石「佩劍」接見,再次受到重用,被委任為嫡系部隊新編第二師代師長。但是,沒有忘記孫中山教誨的葉劍英,始終保持著清醒的頭腦,沒有被蔣介石軟化和收買。

當蔣介石和汪精衛等國民黨右派背叛孫中山,同流合污,分共溶共,破壞國共合作,於1927年上半年相繼發動反革命叛變時,葉劍英遵守孫中山的遺囑,與國民黨左派宋慶齡、鄧演達等繼續執行孫中山提出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與蔣介石、汪精衛等叛徒徹底決裂。葉劍英於是在江西吉安通電反蔣,北上投向武漢國民政府。葉劍英逃到武漢後,見到了武漢國民政府軍事部長譚延闓,並出席了武漢國民政府召開的會議。

在會上,葉劍英發言說:「有人說我是蔣介石的嫡系,蔣待我不錯,蔣介石給了一個『巴掌』(職權),我拿這個『巴掌』打老蔣,這不合人情,對不住老蔣。其實,不是我對不住他。他在上海殺了那麼多人,我怎能還跟著他幹呢?」會後,葉劍英動身回吉安。幾天後,動盪的吉安形勢,使葉劍英只好重返武漢,並受張發奎之邀擔任國民革命軍第4軍參謀長。

第4軍受中共和國民黨左派影響較大,在此期間,葉劍英的思想逐漸轉向了共產主義。葉劍英找到當時在武漢的同鄉、地下黨員李世安,希望他想辦法介紹自己加入共產黨。

葉劍英(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五台山

五台山之名在中國相信無人不知,它是文殊菩薩的道場,也是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據記載在隋唐時已經名聲遠播。宋代以後,日本、印尼、尼泊爾等國的僧侶與五台山都有往來。五台山可謂是見證著佛教文化在中國的光明與進步。2009年6月,五台山被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五台山位於山西省東北部忻州市五台縣東北隅。五台山並非一座山,而是座落於「華北屋脊」之上由五座山峰環抱合成,《名山志》載:「五台山五峰聳立,高出雲表,山頂無林木,有如壘土之台,故曰五台。」五台分別為東台望海峰,西台掛月峰,南台錦繡峰,北台降雪峰,中台翠岩峰。景區面積達2837平方公里,最高峰為中台翠岩峰,海拔3058米。

五台山現存寺院共47處,台內39處,台外8處,其中多敕建寺院,多朝皇帝前來參拜。著名的有:顯通寺、塔院寺、菩薩寺、南山寺、黛螺頂、廣濟寺、萬佛閣等。

五台山的一大特色,是中國唯一一個青廟(漢傳佛教)黃廟(藏傳佛教)交相輝映的佛教道場,漢蒙藏等民族在此和諧共存。漢傳佛教是以地理位置劃分的佛教派別,流傳於中國、日本、朝鮮半島等地,以大乘佛教為主。藏傳佛教又稱藏語系佛教,或俗稱喇嘛教,是指傳入中國西藏的佛教分支。

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同屬大乘佛教,因此,都有大乘教的共同特點,如承認四法印,皈依三寶,發慈悲心,抑惡揚善,追求解脫苦與苦因等等,但因著傳入時期、歷史文化、各地的生活習俗、自然環境等因素影響,衍生出兩者不同的特點,雖然如此,兩者可謂是「同宗」,所以在五台山,都可看到漢傳佛教和藏傳佛教特色的廟宇。

佛教傳入五台山,普遍的說法始於東漢。永平十一年(68年),印度佛教高僧迦葉摩騰、竺法蘭二人來到了當時叫清涼山的五台山。相傳二人在此發現了釋迦牟尼佛所遺足跡以及佛舍利,二人決定在此建寺。寺院落成後,以其山形命名為靈鷲寺。漢明帝為表示信佛,乃加「大孚」(即弘信的意思)兩字,因而寺院落成後的全名是大孚靈鷲寺,這是顯通寺的前身。從此五台山開始成為中國佛教的中心,大孚靈鷲寺為中國最早的寺院。

隨後的皇帝都在五台山興建寺廟,南北朝時期五台山迎來佛教發展的第一個高潮,北魏孝文帝對靈鷲寺進行規模較大的擴建,並在周圍興建了善經院、真容院等十二個寺院。北齊時,五台山寺廟猛增到二百餘座。到了唐朝,五台山佛教的發展出現了第二個高潮。據《古清涼傳》講述,全山寺院多達三百所,有僧侶三千餘人。彼時的五台山,已經是名符其實的佛教聖地了,被譽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隨著五台山聲名大噪,到五台山朝禮和求取佛經、佛法的外國僧侶很多。

五台山顯通寺(互聯網圖片)

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五台山

五台山為中國佛教四大名山之首(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葉劍英英勇忠心獲孫中山賞識

葉劍英系列之二

葉劍英英勇忠心獲孫中山賞識

葉劍英從雲南講武學校畢業後,於1920年初決定追隨孫中山革命,投奔援閩粵軍。1921年4月7日,國會非常會議參眾兩院聯合會選舉孫中山為非常大總統,5月5日宣誓就職。在舉行大總統大典期間,陳炯明的倒行逆施讓葉劍英等人極為憤怒,決定上書孫中山,請纓北伐。孫中山閱後,親自在信上批復:「請纓北伐,壯志可嘉,著陸軍部校辦,全部錄用。」不久,葉劍英即被薦為大總統隨員。兩廣統一後,孫中山決定北伐,1921年10月15日,孫中山率領隨從從廣州出發巡視廣西,葉劍英被選為孫中山的隨行人員,途中孫中山接見隨行人員時,當知道葉劍英曾經為北伐大業上書給他時,高興地握著葉劍英的手連連說道:「年輕有為,年輕有為。」還問葉劍英是不是國民黨黨員,葉劍英回答道:「是!」返回廣州後,葉劍英被提拔為海軍陸戰隊營長。

1922年6月16日,陳炯明公開叛亂,炮轟總統府,孫中山被迫逃亡。17日,葉劍英乘「寶壁」艦緊跟孫中山所乘的「永豐」艦,由黃埔港出發向廣州挺進,當艦隊前進至白鵝潭附近時,遭到陳炯明叛軍密集炮火伏擊。葉劍英沉著指揮作戰,他手握機槍,同士兵一起,向敵軍猛烈還擊。為了保衛孫中山的安全,葉劍英親率士兵巡邏,嚴密監視敵人的行動。

其實當時討賊軍各部心懷異志,進攻不力,結果在叛軍攻擊下,節節敗退,潰兵如潮。這時,唯有張民達、葉劍英的第八旅和少數部隊抵擋敵軍,緊緊保衛大本營。葉劍英告諭官兵:「我們無論如何要穩住陣腳,誓死保衛大元帥!」他和張民達指揮部隊一方面阻止潰軍,保衛孫中山;一面繼續抗擊叛軍,且戰且走,保護孫中山安全返回廣州。而孫中山在廣州蒙難50天裡,葉劍英始終率部捍衛孫中山。由於葉劍英等英勇鬥爭,使陳炯明篡奪革命政權的陰謀沒能得逞。

1924年1月下旬,孫中山派蔣介石籌辦黃埔陸軍軍官學校。葉劍英應廖仲愷邀請,參加黃埔軍校籌辦工作。3月間,孫中山將原屬中央直轄的粵軍和東路討賊軍統一改編為建國粵軍,任命許崇智為總司令,蔣介石為參謀長,張民達升任建國粵軍第二師師長,而葉劍英也因討伐陳炯明軍功卓著,葉劍英任該師參謀長。

1924年3月12日,孫中山以大元帥的名義對張民達全師官兵進行訓話,他高度贊揚了二師官兵的戰績表現,稱原第八旅為真正的革命軍隊,張民達、葉劍英為真正的好同志,是革命的好黨員,並授予金質獎章和獎金,寄以深切期望。5月5日,葉劍英任黃埔軍校的教授部副主任,兼授《兵器學》。在黃埔執教期間,葉劍英接觸了許多共產黨人,受到影響,逐步接受了馬列主義,支持孫中山提出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三大政策。

在第一次國共合作實現後,國民政府以廣州為中心,匯集全國的革命力量,開創了一個反對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的革命新局面。7月,葉劍英應張民達師長請求,返回二師,率部迎擊進犯廣州的林虎叛軍,獲勝。後奉廖仲愷命,到香洲創辦粵軍第二師獨立營,兼任該營營長,並配合黃埔軍校的教學,培訓基層軍士。1924年10月15日,與張民達指揮二師參加鎮壓廣州商團叛亂。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葉劍英(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

四大名著之一的《三國演義》出了不少流傳百世的俗語典故,而有關名將關羽的更是多不勝數,當被後世封為「關公」的下場卻十分淒慘,最終落得一個身首異處的結果,這便是後人所說的「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的出處,「走麥城」形容失利的局面,而麥城之戰便是關羽人生中的最後一戰。

故事發生在漢建安二十四年,坐鎮荊州的蜀漢大將關羽主動北伐,目標是曹魏的樊城及其守將曹仁。為了救援曹仁,于禁率領七軍援救襄樊。八月連綿大雨,漢水暴漲,水高五至六丈,于禁所率領的七軍全為漢水所淹。關羽軍因備有舟楫而未遭損失並趁機大舉進攻潰散的曹軍,于禁被擒投降、龐德死戰被擒拒絕投降被殺。樊城被圍成為孤城,關羽以此戰威震華夏。

由於關羽勢力的壯大和意圖重新統一荊州,孫權得以與曹操聯手訂立秘密同盟。而曹操為解樊城之圍,想出了一個一箭雙鵰的主意。他寫信給孫權,勸説孫權乘現在荊州後防空虛,攻取被劉備奪去的荊州。這樣,當關羽聽説荊州被奪,定會撤軍回救,樊城之圍自然就會解除。孫權採納了曹操的建議,派荊州都督呂蒙攻取荊州,但是呂蒙從密探口中得知,沿江到處都是烽火台,防備也不見有鬆懈的跡象,便與孫權商量,對外假稱生病回去休養了,以此來麻痺關羽,孫權則另派年輕的陸遜接替呂蒙。

陸遜故意派人送信給關羽,對他水淹于禁七軍大大稱讚了一番,表達了自己對他的萬分仰慕之情。關羽看信後,認為陸遜初出茅廬,比呂蒙好對付多了,就放鬆了警惕,陸續把防守荊州的人馬調撥到樊城。

孫權得知計謀得逞,正值關羽在樊城前線期間,派呂蒙突襲攻打荊州。呂蒙把戰船偽裝成商船,派一些士兵喬裝打扮成商人和船伕的模樣,自己率兵埋伏在船艙內,騙過烽火台上的防守士兵,把船靠了岸。到了半夜三更,躲在船艙裏的士兵一擁而出,出其不意地殺死了防守的士兵,佔領了荊州。大勝後的呂蒙優待荊州百姓,下令軍隊不可擅取百姓東西,並發放荊州內的儲備軍糧供給當地百姓,得到民眾讚許。呂蒙和關羽曾結拜好友,因而關羽遣使通訊。使者在江陵城等地受到當地百姓所託返回關羽軍中傳達家訊,關羽軍將士多本地人因得知吳軍優待家屬而喪失戰意、軍心渙散,許多將士半路而逃。

關羽得知荊州、江陵等長江要塞相繼失守,非常震驚,幾乎不敢相信,他馬上率兵從樊城南撤。其後,孫權的軍隊勢如破竹,所向披靡,而關羽節節敗退,一直退到麥城。孫權率兵趕到,派諸葛瑾多次勸説關羽投降。關羽假裝投降,在城頭上豎起白旗,暗地裏帶了十幾個騎兵棄城往西而逃。孫權聞訊,派兵阻斷了關羽必經之路,埋伏在草叢中,用絆馬索絆倒關羽等人,活捉了關羽。

孫權親自出馬,再次勸關羽投降,然而關羽怒目圓睜,破口大罵:「我和劉皇叔一起共謀大業,怎會和你這樣的叛賊共事。要殺便殺,要剮便剮,何必廢話!」孫權怕留下後患,殺了關羽,更過分的是還砍下他的頭獻給曹操,美其名曰幫曹操殺的,其實是想要挑撥蜀魏關係,禍水東引。曹操也是個人精,他厚葬了關羽的頭,吳國的計劃也破滅了。

麥城之戰後,關羽敗走麥城的故事也被後世流傳,一句「關公走麥城」來形容大禍臨頭,最終落得一個身首異處的淒涼下場。

關公走麥城—大禍臨頭

麥城遺址(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高斯達任內澳門經濟發展迅速

馬萬祺和高斯達在波爾圖向葡萄牙政商界介紹澳門(互聯網圖片)

上期講述高斯達在管治澳門5年期間除了非常重視民生發展,包括穩定電力供應、發展電訊通訊外,他還是建設澳門國際機場的起步者。此外,他亦曾訪問北京、廣州及珠海,他亦多次出訪外地去推介澳門。

1981年10月,澳督高斯達訪問廣東省和珠海經濟特區4天,雙方就當時的澳門填海問題進行意見交流,高斯特邀請當時廣東省官員訪問澳門,於是同月月底,時任廣東省省長任仲夷訪問澳門,該年12月廣州市長梁靈光、副市長歐初、梁尚立亦訪問澳門,粵澳政府交流緊密。

1982年6月時任中國國務委員兼外長黃華訪問葡萄牙,會見葡總統埃亞內斯、理平托等,雙方討論了澳門的前途問題,澳門回歸祖國明朗化。翌(1983)年8 月廣東省長梁靈光應邀訪問澳門,他訪澳期間,與澳督高斯達就粵澳合作問題進行了會談。梁靈光在會後表示,此次澳門之行,交流了情況,交換了意見,增進了瞭解,加強了關係,對澳督發展澳門經濟的意向表示讚賞,一切有利於澳門繁榮穩定的事情,粵方都給予幫助和支持。

1984年6月7日至15日,澳門商界考察葡萄牙,並在波爾圖舉行「澳門周」活動,高斯達陪同澳門中華總商會會長馬萬祺率澳門工商界考察團向中國大使陸繼新講解澳門情況,葡萄牙銀行的主要負責人和北方商人不僅瞭解了澳門生產的一些主要產品,而且有機會瞭解了澳門金融體系的發展以及葡萄牙銀行等金融機構面臨的機遇。

1985年澳督高斯達應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邀請訪問北京,獲時任國家主席李先念會見。李先念向高斯達表示,在澳門問題沒有解決之前,我們希望雙方合作,把澳門管理好,維護澳門的穩定和繁榮。高斯達在回澳門後,澳門政府宣佈將組成研究中文合法化委員會,研究在澳門中文合法化問題。

1986年5月,高斯達離任返回葡國,他任內澳門經濟高速發展,1983年度澳門對外貿易總值首次突破百億大關,達102億澳門元。重大的政策包括:1981年12月,澳門政府頒佈「保險活動管制條例」,將澳門保險業納入正規;1982年5月,澳門立法會通過的「新博彩法」生效。該法使澳門成立永久性博彩區,規定博彩稅額不得少於公司收入的25%。

高斯達於2010年7月25日於里斯本離世,終年78歲。澳門政商界當時對高斯達離世表示惋惜,並肯定他在澳門管治時所做的貢獻。

澳門總督高斯達系列之七

高斯達任內澳門經濟發展迅速

(本系列完)

Read more

高斯達推動電力和電訊服務發展

上期講述高斯達在1981年被委任為第124任澳門總督,他來到澳門上任之後,發現澳門政府出現兩個權力部門。屬於行政最高領導的澳督和以土生葡人主的立法會在執行職務權利上,可以互相拒絕執行對方的命令。澳督亦認為土生葡人為主的公務員團隊陽奉陰違,澳督幾乎成為無兵司令。高斯達於是以「溝淡」方式,大量由葡萄牙聘入技術人員到政府入職,架空和排擠土生葡人公務員。對於立法會,高斯達索性解散立法會,將選民基礎擴大至所有澳門合選票條件的華人,於是土生葡人佔主要的選民變成了少數群體,重新選出的立法會就再無力挑戰澳督權力。而高斯達解散立法會這一招,在政治權力遊戲中盡顯其高超的手腕,澳門的立法會民主選舉亦受惠於權鬥而跨出一大步。

高斯達是政治權謀家,他在管治澳門5年期間非常重視民生發展,包括穩定電力供應、發展電訊通訊。

當時,澳門的電力供應由澳門電力有限公司(下簡稱:澳電)在路環島建設電廠的兩台燃煤凝汽式發電機組提供電力,每台2萬千瓦,共4萬千瓦電力。高斯達上任後,力主支援澳電改善了發輸配電系統,令澳電在經濟上和技術上逐漸走上正規。1981年,澳門政府一方面支持澳電與廣東省電力公司簽訂了補償貿易供電合同,由澳電出資(無息貸款)2億港元,由廣東省電力部門興建220千伏江門至珠海、兩回110千伏珠海至澳門的輸變電工程。另一方面,在1983年政府同意澳電在澳門半島興建了電廠,安裝了4台共3.2萬千瓦的中速四衝程柴油發電機組,當時澳門的製造業正發展迅速,新電力為澳門工業發展提供穩定而充足的電力供應,應付發展之需。

至於電訊通訊方面,澳門於1929年10月8日開設自動電話服務,這比香港還早了一年,不過,澳門的通訊發展緩慢。1981年10月,高斯達主管的澳門政府引入公認為世界電訊業翹楚之英國大東電報局,與其簽訂了20年的專營合約。合約內容包括於澳門設置並營運所有公共電訊服務。這間新電訊公司就是澳門電訊有限公司,其股東除了英國大東電報局、澳門郵政,還有葡萄牙Marconi公司、中信泰富,正式結束了澳門官辦電話事業。澳門電訊成立不足一年,便設立直通國際長途電話服務,首先可直撥往香港,之後IDD服務再擴展至世界各地超過200多個國家或城市。

高斯達亦非注重澳門的對外宣傳和中方建立友好關係,他一上任,澳門與聯合國國際貿易中心簽署技術合作協定,幫助澳門組外貿部門,成立商業諮詢中心,訓練外貿人員。此外,在他上任不足4個月就展開外訪的活動,首站是連接澳門的珠海,1981年10月19-22日,高斯達訪問廣東省和珠海經濟特區,並和粵澳雙方就共同關心的問題交換了意見,表示將繼續本著合作的精神,探討和解決彼此有關的問題。1985年2月7日,高斯達應中國對外經濟貿易部邀請出訪北京,獲當時國家主席李先念會見。李先念向高斯達表示:「中國和葡萄牙是友好國家,總督閣下是我們的好朋友。在澳門問題沒有解決之前,我們希望雙方合作,把澳門管理好,維護澳門的穩定和繁榮」。李先念說,解決澳門問題的原則在中葡建交公報中已確定,因此這個問題將來通過談判是不難解決的。高斯達表示,作為總督,他將努力使澳門不出現陰影,而在穩定的氣氛中,同中國大陸加強合作,使澳門的經濟得到發展,社會得到進步。而與此同時,澳門政府宣佈將組成研究中文合法化委員會,研究在澳門中文合法化問題。

澳門總督高斯達系列之五

高斯達推動電力和電訊服務發展

澳督高斯達訪問中國與國家主席李先念會面(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何東為海員大罷工捐資促成解決工運

何東系列之三

何東為海員大罷工捐資促成解決工運

在戊戌變法失敗後,大清興起了義和團運動,當時的洋人遭到華人仇視,當年38歲的何東於是以健康欠佳为由从怡和洋行辞职,之後他进军航运、地产买卖,成为香港的有名的大富豪。更令人咋舌的是何東錢包鼓了後,開始染指政治,縱橫於政商兩道,遊走於中英兩國,上演了一部風雲傳奇大片。

1922年,在孙中山的广州军政府的影响下,香港爆发了海员大罢工。这是中国工人运动第一次罢工高潮的起点,在贸易及航运有切身利益的何东四出奔走调停。期間,何東與香江劉鑄伯、周壽臣一起參與調停。「沙田慘案」發生後勞資雙方(包括廣東政府代表)重啟談判,身為航運業巨子的何東,為免令各方努力因為港府及資方拒絕「支付罷工期間一半工資」而令整個談判付諸流水,主動提出折中辦法,表示自己可以捐款支付該筆工資,促使談判雙方達成協議簽訂條約,並由何東簽字擔保,罷工潮得以迎刃而解,促使罢工在53天后停止。

1923年2月15日,高舉「護法」旗幟的孫中山乘坐美國郵輪「傑斐遜總統號」(President Jefferson),從上海啟程,經香港重返廣州。得知孫中山將於2月17日下午在中環卜公碼頭登岸,香港華人海員工會租了許多汽船,船上張掛彩旗,懸起鞭炮,駛出海外去迎接,沿途大放鞭炮。孫中山抵港的消息傳遍港九,全港鳴放鞭炮,由下午8時直放到 11 時。2月18日港督司徒拔在港督府設午宴歡迎孫中山。其後,司徒拔在提交給英國殖民地部的報告中,以1922年海員大罷工為例,表示香港的繁榮與廣東密不可分;為了香港的利益,港府必須與廣州當局保持良好關係。2月18日下午,香港首富何東爵士夫婦請孫中山喝茶,孫中山簡要說明了重組廣州政府以及裁軍計劃,並告訴何東爵士,他需要資金,以便裁撤全省軍隊一半。

時隔兩日,孫中山到香港大學大禮堂(今陸佑堂)發表公開演說,當時的港大學生會主席是何東次子何世儉。當時孫中山用英語發表演講,提及他的革命思想源自香港,略謂:「從前人人問我,你在何處及如何得到革命思想?吾今直言答之:革命思想,系從香港得來。」在談到中國目前的情形時表示,「無論若何艱辛,一定要革命成功。中國有一良好之政府,我心願已足。」

另據上海《民國日報》發表的《補記孫先生在港演說全文》記載,孫中山演講結束語有言:「學友諸君乎!諸君與余同受教育於此,並在同一之學校,吾人必須以西國為模範,以共和之良政治傳播於中國全國。」這話既是勉勵港大師生,也是講給何東聽的,因為他們都是香港中央書院畢業生,而且被人譽為「香港的珍珠」。何東爵士是歐亞混血兒,籍貫隨母系填「寶安縣」(今深圳),他的身世充滿傳奇。

1922年香港海員大罷工(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孫中山於港大師生合影留念,其左邊為是何東次子、港大學生會主席何世儉(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