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斯達解散立法會成為澳門歷史首例

本欄上期講到上世紀七十年代的澳門,並非實行行政權、立法權和司法權三權分立的政治體制。當時代表葡萄牙利益的澳督和代表澳門土生葡人利益的議員和公務員形成對立,並發展成政治的角力。1980年,當時以立法會主席宋玉生為首的土生葡人議員提議修改《澳門組織章程》,將立法會由17席改為24席,且全由直選產生,而立法會議員更可以透過不信任票彈劾官員。這無疑是削弱了總督的權力,而且以土生葡人為主的選民和議員就掌握了總督及主要官員的罷免權。時任總督伊芝迪當然不會自行閹割權力而接受,於是斷然拒絕。翻查資料,立法會與澳督的政治鬥爭,自1976年至1984年,由澳督高斯達提請葡萄牙總統解散澳門立法會為止的8年中,澳督和立法會的政見不一的事件共有6次。

這6次的事件年份和事件內容如下:

1977年5月,立法會通過追認港務廳填補職缺的法令;

1977年12月,立法會通過追認諮詢會辦事處的組織法令;

1978年3月,立法會通過追認若干政府機關人員團體增設職位的法令;

1982年2至3月,多名葡籍選任議員要求追認被高斯達總督修改的衛生司內部章程,但立法會通過毋須追認;

1982年10月,多名葡籍選任議員要求追認關於外聘公務員待遇的法令,結果雙方各讓一步:執行權對該法令作出符合那些議員意願的修改,而他們則把追認的要求撤銷;

1984年1月,立法會通過追認三項法令:1訂定有關本地區總預算及公共會計之編製及執行,管理及業務賬目的編製及公共行政方面財政業務的稽查規則。2撤銷民政廳、澳門及海島市行政局和路環行政分局,設立行政暨公職署。3.制訂行政暨公職署章程。這些追認行動構成稍後立法會被解散的誘因。

另一方面,這八年中,執行權(以總督或護理總督為代表)曾6次拒絕頒佈立法會通過/追認的法律/法令:

1977年9月,澳督李安道拒絕頒佈幸運博彩監察處重組章程;

1978年8月,護理澳督羅作堅拒絕頒佈公務員超時工作報酬法律;

1979年2月,澳督李安道拒絕頒佈衛生廳重組法律,後經立法會覆議,該法律重新獲得通過;

1980年7月,澳督伊芝迪拒絕頒佈地方自治機構法律;

1982年10月,高斯達總督拒絕頒佈調整公務員的薪酬、退休金及卹金法律;

1984年2月,高斯達總督拒絕頒佈立法會追認的有關總預算及政府機關重組等三項法令(即上述1984年1月立法會通過追認的3項法令)。

1984年發生的事件,是八年中唯一一次在同一立法事項方面,同時出現立法會追認及執行權拒絕頒佈這兩種情況。這一事件使立法會與執行權之間關係的危機達致最嚴重的後果——立法會被解散。

如此政權惡爭的環境,令到行政混亂,迫使澳督高斯達出手兵行險著,向葡萄牙斯總統恩尼斯請求解散澳門立法會,在1984年1月27日請求獲準,一日之間,立法會按法律解散,成為澳門歷史首例,而高斯達又藉擴大選民基數,來削弱土生葡人的選舉權,精彩環節就尤如電視劇集。

澳門總督高斯達系列之三

高斯達解散立法會成為澳門歷史首例

澳門總督高斯達(左)出席立法會(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