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東赴義兩度蔽護「反賊」康有為

何東系列之二

何東赴義兩度蔽護「反賊」康有為

何東自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畢業後,隨即加入廣東海關,建立初步人際網絡及與西洋的國際貿易操作。到1881年向海關辭職加入香港怡和洋行華人部任職初級助理員專責翻譯,因表現突出而獲迅速提升為買辦助理。

在怡和任職僅兩年即接替姐夫蔡昇南成為買辦,不久更獲委任為剛成立的「香港火燭保險公司」及「廣東保險公司」的總買辦。而買辦是清朝對外貿易的代理人和中間人,商品能否成交全部依賴買辦。因而買辦兩頭打壓,賺取「從收購到打包各個環節的傭金」,「頃刻間,千金赤手可得」。洋行買辦往往還投資錢莊﹑販賣鴉片﹑經營絲茶等等,大多富可敵國。何東也迅速累積了豐厚的資本。在任職買辦的同時,何東又自資成立「何東公司」(Ho Tung & Company)從事食糖的買賣,壟斷了清朝的食糖進出口。而胞弟何福及何甘棠亦加入怡和成為買辦,令到家族實力大增。1894年,22歲的何東接任吳炳垣成為怡和洋行華總經理,歷經三年時間,順利躋身香港的百萬富豪行列。離開怡和後,何東全力發展自己的生意,除一般貿易外,還進軍航運及地產買賣。

何東當時的生意可謂是風生水起,但一向認同自我身份為華人的他,也密切關注時政。話說1898年,戊戌變法失敗,維新人士四處逃亡。年僅26歲的何東收容了維新領袖康有為,讓他住在自己家裡避難,並幫助他逃亡海外。

1898年9月20日,康有為變法失敗,慈禧再度掌權,康有為倉皇出京,當晚抵達天津塘沽,翌日再乘英國太古洋行商船「重慶號」前往上海,為躲避清廷追捕,又登上英國鐵行輪船公司的「皮瑞里號」轉往香港,直到29日凌晨五時,香港時任警察司梅含理率領港府官員和何東乘坐蒸汽駁船,在鯉魚門海峽等候「皮瑞里號」。至早上7時,「皮瑞里號」駛進維多利亞港,康有為乘駁船在中環美利碼頭登岸,隨即乘轎前往中區警署的營房內暫住。10月6日,何東把康有為接到其位於半山的府第「紅行」,並把康有為的家眷帶到香港與之團聚,因此康有為對何東感激萬分,並稱之為「俠士」。

在接待期間,康有為曾贈語何東:「中國以守舊不變法之故,遂至危削,民幾幾不保,耗矣哀哉!僕頻上書請變法,遭遇聖主,洞達萬國,審通時變,大舉新法,一掃兩千年之積弊。偽臨朝那拉氏,養私守舊,淫亂怙權,乃敢幽廢聖上,天地反覆。僕毗佐維新,密受衣帶,大為所忌,誣加逮捕。英國仗義保護,得還港中。何君曉生,夙懷慷慨。憂憤國事,疇昔抵掌,嘆為寡儔,聞吾之難,慨然自任,遣陳君欣榮,以救吾家,先下吾艦,以接吾館。以全家累君,為吾安族姻,為吾謀旅斧。君與夫人才識絕人,既忠且周,過於吾之自謀,遷來如歸,忘其旅亡。嗚呼!患難之際,至親密友,亦多有遠避卻顧者,君乃獨仗義相濟恤,濡沫有如骨肉,其遠懷曠識,古之義士如種成捨宅,魯肅指,何以加茲。吾奉密詔,奔走海外,乞師求救,君高才遠慮,為吾籌畫,周切深至,豈惟救吾身,實以救中國也。」

何東則秉其意公開為維新派的行為辯護。其時有自稱「當世求真士」者致函香港各報,詆誹康有為,何東特致函香港《每日報》予以辯駁,他稱贊康有為求維新,於中國國運攸關,「當世求真士」反議論其為人,品格低下。「夫康之敗,不為可恥,誠為可惜,欲變中國之舊法而未能,欲維新中國之政府而未可。」中國因為守舊,大敗於日本,割讓旅順、膠州、廣州灣,若非各國互相猜忌,中國肥美之地,早已盡由守舊者租與外國。只有認真自強,才能除去戰敗之羞。維新各政,均於中國有益,守舊黨從此不能舞弊自肥,所以竭力阻撓。」

康有為(互聯網圖片)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東(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