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令夕改

因為疫情關係,新一期經屋申請期延長至上月底,最終遞表數量增加多幾千份至約一萬一千宗。以五千個單位計算,上樓機會大概是二份一,前所未見。當然,還要視乎申請家團成員的構成,以提供的戶型數量。如政府所講,今次個人申請較多,而一房廳單位相對較少,唔夠分。事實上,每一期經屋都唔夠分。若按政府認為信錯人,比例上應該推出更多一房聽,結果多於二名成員或以上的家團同樣白遞表。

今次二至三人家團的申請數量其實要比個人申請多,需要上樓的程度在一般狀況不亞於個人申請。至於個人申請何解出現比「預期」多的情況,當中可能受很多因素影響,需要較深入了解。不是見個人申請多就建更多一房廳,下次情況有變,是否又要多建二房或三房呢?視實際情況推出不同戶型是需要的,但應該事前做好評估,而不是事後怪責。現時定好戶型和數量始開隊的做法,根本難以滿足實際遞表的需要,更多的只會陷入戶型的爭議中。

經過今期申請,政府表明要等到後年經屋才會再次開隊。這段期間,政府要認真思考經屋存在的各種問題。新城A區經屋規劃有二萬四千個單位,照理可以解決不少人上樓的問題。最弊是既摸不清社會的需要,還要搞夾屋將問題複雜化,現時立法尚未見影,政府就話考慮將偉龍馬路地段改作夾屋,規劃一變再變,究竟想點?這種階梯式房策,一環扣一環,相互影響著市民對住屋的想法,加上政府朝令夕改的規劃,更叫人難以適從。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