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修法監管補習社_須公開通報各項收費_五百場所將納入規範

政府修法規管補習社(資料圖片)

政府修法監管補習社

須公開通報各項收費

五百場所將納入規範

【本報訊】特區政府修法加強監管補習社,制定《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業務法》法律草案,當中建議向五名或以上學生提供服務私人補習場所,須獲教青局發出准照後方可運作;曾涉部份刑事罪或被處以三年以上徒刑人士,不能在補習社工作;收費須通報教局等。教青局料法例生效後,將有不多於五百間場所納入規範。

規範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下稱“中心”)的法令實施已超過二十三年,隨着澳門社會發展,雙職家庭變得普遍,社會對課餘托管服務需求不斷增加,而有關服務一直未有法定制度監管。政府透過公開諮詢收集意見後,建議透過立法將課餘托管服務的監管納入教育及青年發展局的職責範圍。為此,特區政府制定《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業務法》法案。

法案建議將優化對補習社的收費監管,補習社未來需要將收費通報教青局,並需於識別牌列出各項收費,調整收費亦需提前三十天通報,亦會要求補習社與家長共同訂定清晰協議,包括收費及退費方式等。

人員學歷方面,教青局代局長龔志明稱,法案建議協調員至少需具備高中學歷,學習輔助員學歷需較輔助對象學歷高;又稱未來課餘托管將納入補習社其中一項服務,法案建議新增托管員一職,負責補習中心的生活照顧秩序管理,相關人員需具小學或以上學歷,否則需完成教青局提供的專門培訓。

龔志明又稱,未來將對補習社內從事各種業務人員設預先審查制度,若相關人員曾觸犯販毒、家暴或性犯罪等部份罪行,或曾被處以三年以上徒刑,將不能在補習社工作。

龔志明又稱,法案建議補習社運作時間由早上八時運作至晚上十時,強調補習社是作為學校以外輔助補充性質,學生不適宜補習至太晚,學校亦已普遍提供督課等服務,同樣作為補充性服務,讓家長因應需要選擇。

法案建議設兩年過渡期,補習社可設置於商業舖位、寫字樓或社會設施,但需符合檢視委員會共同制作的指引,又稱補習社的人數上限將按面積比例批准,教局現時亦設有巡查機制,監督各補習中心,未來會要求補習中心在當眼處設置識別牌,列明業務內容和人數上限等,方便巡查和家長知悉。法案又建議訂定一站式發牌程序,以建立一個更為完善的准照發出程序及監察制度。

教青局預料《非高等教育私立補充教學輔助中心業務法》生效後,將有不多於五百間場所納入規範,包括現時的四百多間補習社,以及只提供課餘托管但未有准照的中心。

Read more

秀才遇著兵

當人與人發生爭執時,想要解決矛盾必然要說理,但遇上對方是不講理的人就真的是「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秀才遇著兵,有理說不清」是中國歇後語,用來比喻對蠻橫不講理的人,無理可講。

大家都知道中國古代文人的社會地位非常高,因文人可參加科舉成為官員。而科舉制度是中國古代選拔人才的主要考核制度,讀書人要經過多次考試才能高中狀元。第一次考試叫童子試、第二次考試叫院試、第三次考試叫鄉試、第四次考試叫會試,其後便是殿試。一般會試由禮部在京城貢院舉行,亦稱「春闈」,同樣是連考三場,每場三天,由翰林或內閣大學士主考。會試發的榜稱為「杏榜」,取中者稱為「貢士」,貢士首名稱「會元」。得到貢士資格者可以參加同年四月的殿試。殿試由皇帝主持和出題,亦由皇帝欽定前十名的次序。殿試只考一題,考的是對策,為期一天。錄取名單稱為「甲榜」,又稱「金榜」;分為三甲:一甲只有三人,第一名狀元、第二名榜眼、第三名探花,賜「進士及第」。二甲多人,賜「進士出身」。三甲則賜「同進士出身」。二、三甲第一名一般稱為「傳臚」。

而秀才便是通過了第二次考試即院試的人,算是有了功名,而進入士大夫階層,則屬有識之士。

至於兵,同樣有一句話來形容這個職業,就是「好男不當兵」,在古代,有人認為老粗、缺乏知識的人,才去當兵。正因為一般當兵的都是老粗,因此讀書人與武夫的價值觀和溝通方式不同,難以親切友好的在一起交流溝通,硬要溝通可能還是一件比較費勁的事情,正正就是「有理說不清」。

談到「兵」,因現在是和平年代,軍人與百姓少有交集,因此「兵」這個詞語在港澳地區賦予了新的意思,也是我們常說的「觀音兵」。

觀音兵,字面意思便是觀音身邊的衛兵,是長時間貼身保護觀音的,用來比喻一些經常貼身跟隨某女子的男子,不過因為觀音兵可以是眾數的。但觀音本是男兒身,只是化作女兒身出身人世,普渡眾生,所以觀音理應是不會對身邊的男人動心,因此觀音兵便用來指被女生差來遣去的男生,即心甘情願圍著女人轉的男人。但「觀音兵」多為貶義詞,故此觀音兵亦是被嘲笑為沒有可能的追求者。

秀才遇著兵

殿試(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澳京協和合營離島醫院_雙方成立專責機構管理_私服盈利補貼公共開支

【本報訊】離島醫院將採用公私合營的模式運作。離島醫院籌設工作組宣佈,特區政府將與北京協和醫院合作,負責離島醫院的營運管理及提供服務,並將成立專責管理機構跟進離島醫院營運、管理、服務及人員薪酬等,成員將由北京專家及本地相關人士各半組成。特區政府強調,離島醫院定位仍為公立醫院,重點為澳門市民服務,未來提供的公營醫療服務,收費與山頂醫院一致;私營服務則可提供更多就醫選擇,補貼公共病人支出,盈利用於本地醫療事業發展。

離島醫院籌設工作組協調員李展潤表示,政府希望與非商業性的優秀醫療機構合作,請求國家衛健委推薦醫療水平高、內地知名度大、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大型公立醫院,經綜合考量推薦北京協和醫院。李展潤稱,離島醫院大部分專業人員或普通職員將聘用本澳居民,但醫院管理者、高級臨床及帶教醫生則由北京協和醫院負責招聘或派員擔任。

李展潤稱,香港大學早前的研究建議,離島醫院適合與第三方機構合營,經深入研究和評估,特區政府認為,與第三方機構合作可引入優質合作者,滿足市民多元的醫療需求和選擇;利用第三方機構的品牌效應,提升澳門專科醫療的吸引力,減少市民送外診治的個案。

李展潤重申,特區政府與北京協和醫院合營離島醫院屬非商業合作,離島醫院定位仍為公立醫院,重點為澳門市民服務。他相信北京協和醫院能為澳門醫療體系開創新局面,發揮離島醫院最大功效。

被問及市民對內地醫療機構的信任度,李展潤回應稱,北京協和醫院是中國最頂級的醫院,並得到國家衛健委推薦,信任度則交由市場調節。他又稱,據了解,相當多本澳居民會赴內地就醫,相信市民應該有信心。

離島醫院計劃在二零二三年底分階段投入使用。離島醫院籌設工作組成員黃靜波表示,因應將與北京協和醫院合作,將制訂相應法例,並成立專責機構,跟進將來離島醫院的營運、管理和提供服務。

黃靜波稱,北京協和醫院提出提高澳門疑難重症與專科診治能力,實現本澳居民大病不出澳目標,並希望將離島醫院建設成專科齊全,國際一流的綜合醫學中心。

政府稱,北京協和醫院於一九二一年創立,是醫教研一體的現代化國際化公立大型綜合醫院,二零一九年門診量三百七十六萬三千人次,設有全國疑難重症診治指導中心和國家臨床與轉化醫學中心。

離島醫院籌設工作組介紹離島醫療綜合體合作夥伴

澳京協和合營離島醫院

雙方成立專責機構管理

私服盈利補貼公共開支

Read more

永定縣的「兩樓」

福建土樓總數約有三千餘座,主要分佈於福建省的龍巖市永定縣和漳州市南靖縣、詔安縣、平和縣、華安縣。在永定縣,較為有名的「三群兩樓」,上期本欄已講述當中的「三群」,而「兩樓」則是振福樓和衍香樓。

振福樓

振福樓位於湖坑鎮下南溪,建於1913年,建樓者蘇振泰,經營煙絲生意發跡,選擇了這片風水寶地,用了幾萬大洋來築建振福樓。

這座圓形土樓以八卦圖布局設計,佔地面積4000多平方米,分內外兩環,外環高三層,直徑42.5米。全樓共有3個廳堂,96個房間,中廳高二丈、寬二丈二。一層有廚房浴室等,二層是糧倉;一二層沒有窗口,可防野獸的攻擊,亦可防土匪搶劫,第三層才是住房,有窗口,亦可作為防禦。

振福樓大門面對著南溪,溪面寬闊平緩,河裡大石橫臥,依山傍水,四周風景秀麗,而樓內用了許多石料和磚料,雕刻精細,是一座「外土內洋」、「中西合壁」的土樓,它是20世紀初期客家土樓融合部分近代西方建築藝藝術和中國園林藝術的傑作之一,故有「土樓公主」之稱。

振福樓同時又是「客家家風樓」,一樓設有「客家好家風」展廳,以「客家家風世代傳」為主題,以厚德篇、忠孝篇、耕讀篇、勤儉篇、清廉篇等5個篇章10個展室,展現了41個客家家風故事。

二樓設有「中華好家風」展廳,以「中華好家風世代傳」為主題,以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注重家庭、注重家教、注重家風」為3個篇章主線,通過22個展室展現愛的搖籃、家教家風起源、歷史上名門望族和名人家風、無產階級革命家家風和新時期共產黨員家風等45個家風故事。

衍香樓

衍香樓位於新南村,建於1880年,為蘇氏民居。

衍香樓佔地約4300平方米,樓體直徑40米,樓高4層,每層34間,共136房間。同樣按八卦圖布局設計,樓的內廳仿府第式建築,即有後堂、中堂、前堂,左右兩側有廂房(橫房)。一層為各家廚房餐廳,二層為糧倉,三四層為臥室。廳內及樓外圍牆、左右小門等雕刻精巧,牆壁上書畫精美。整體佈局協調、統一、美觀而實用。大門釘有鋼板,門內的頂端設有滅火的水喉水箱,過去曾有匪賊行劫,想縱火燒門,均不能得逞。

衍香樓樓名的含義是「繁衍子孫昌盛發達,書香門第世代流傳」。樓外大門上書「大夫第」,兩旁對聯是:「積德多蕃衍,藏書發古香」橫披是「詩禮傳家」,衍香樓始祖雖以商起家,但家族顯然重視後輩教育,後裔13個孫輩中有5個秀才、1個舉人供職于福州等地而得譽稱。現居住在衍香樓裡的有16戶近百人,其中教師25人,大中專生32人。歷代以詩書傳家,成為典型的書香門第。

振福樓有「土樓公主」之稱(互聯網圖片)

永定縣的「兩樓」

Read more

徐日升在澳門當教友的懺悔神父

本欄上周講到明末清初來華的耶穌會傳教士中,瑞士傳教士徐日升在年青時期已經對東方有著特殊的感情,所以很早就加入了耶穌會東方傳教士團,立志到東方傳教。當時葡萄牙壟斷了東方傳教的事,傳教士去東亞傳教只能經過葡萄牙,並且只有乘坐葡萄牙船才有可能去到東方。徐日升於耶穌會中學畢業後,為了到東方傳教,就在冬季冒險徒步穿過阿爾卑斯山脈,經過義大利北部的港口城市熱那亞來到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他之後參與32名耶穌會會士結成了一個團隊,由義大利神父馬施蒂理(Marcell Mastrilli, 1603—1637)率領,於1635年乘船前往印度,於同年順利到達印度半島的果阿(Goa)。

果阿是當時葡萄牙在亞洲的重要殖民地,亦是歐洲到亞洲的中轉站,天主教耶穌會的東方傳教重鎮,到華的傳教士,都會首先到果阿停留二至三年的時間,去學習外語和神學。徐日升亦如其他耶穌會的前輩,如利瑪竇等一樣,在果阿停留了二年,完成了數學的學習,在當時來華的傳教士每個人都有二門以上的專長,而教學就是其中一個必要的專長。徐日升除了教學外,在果阿還成功晉升為神父,他在離開果阿前往澳門之前,能夠熟練地掌握了三門外語:義大利語、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徐日升在寫給他在瑞士的中學學校校長的一封信中提到,他在果阿的當地教堂接受來自不同國家、不同地區人士的懺悔,這三種語言很有幫助。他曾借這些外語的幫助,在被俘的大船以及小艇上也可以與對手們交流,從而在被俘後獲得釋放。另外,他第一次主持彌撒是在果阿,為耶穌會創始人之一、西班牙籍傳教士方濟各神父(San Francisco Javier,1506—1552)主持他的葬禮儀式。

徐日升在信中亦提到華傳教的原因,是因為葡萄牙籍神父李瑪諾(Emmanuel Diaz,1559—1639)希望徐日升和另一位同仁前往中國內地傳教。當時徐日升在給中學校長的信時寫到,仍未答應李瑪諾神父的要求,但是認為自己會接受這個要求,他認為中國當時對基督耶穌信仰的需求迫切,確實是遠東其他國家無法比擬的。中國有三萬教友,都呼喚著他們前往。他透露,想去傳教的另一個地方是朝鮮半島,當地也做好了投入主的懷抱的準備,他因此更願意去朝鮮半島傳播福音,也準備前往韃靼地區。他在信中透露,有一些很有身份的朋友,在那裡可以給他幫助。相對於其他傳教團來說,他們這裡有足夠的力量,不僅很有影響,而且沒有任何危險,所以即便是有一萬名神父,也有做不完的工作。

徐日升最後選擇了到中國傳教,他在信中沒有提及理由,只知道他在1637年到了澳門,當時在中國傳教的歐洲人已為數不少,這些歐洲的傳教士都是經過澳門進入中國大陸。他在澳門居住在一間修道院,並在此繼續學習數學,並當教友的懺悔神父。他在寫給中學校長的信中提及澳門教堂的建築,包括被火燒毀了的聖保祿教堂、教友的活動,以及當時澳門的情況,雖然他所描繪的情況筆墨不多,但可以粗略地了解到澳門當時社會情況。由於篇幅所限,筆者下周再繼續介紹。

中瑞两兩國歷史上首名使者之二

徐日升在澳門當教友的懺悔神父

徐日升在瑞士弗里堡的母校(互聯網圖片)

(本系列待續)

Read more

家暴前科爛賭內地男_索二百元不成掌摑妻_再撒生肖鈔落街就擒

【本報訊】一名有家暴及搶劫前科的爛賭內地商人,涉侯審期間再犯案,日前在本澳妻子位於賈伯樂提督街的住所,向她索取二百元不果,一怒之下掌摑妻子並將一疊面值十元的生肖鈔,從窗口撒出街上,驚動途人報案。治安警到場拘捕該名爛賭躁夫後,轉交司警跟進。

被捕的男子姓盧,四十九歲,內地商人,持“探親證”;涉家暴送交檢察院處理。其妻子(女事主)五十多歲,本澳居民。而盧某去年十二月曾涉家暴及搶劫女事主財物案件,目前正在侯審。

案情指,涉案的盧某二零一七年在內地認識女事主,兩人成為情侶後,去年三月於內地結婚。盧某經常持“探親證”來澳探望女事主之餘,亦順道到賭場“搏殺”。至本月二十五日早上約八時,盧某在賈伯樂提督街某單位,向女事主索款二百元稱返回內地用,女事主估計他用來賭博,立即拒絕。盧某隨即與女事主爭執及拉扯,其後出手掌摑她,導致其前臂及咀唇受傷。

盧某繼續“發矛”撲水,衝入房間拿取女事主放在床底的澳門生肖鈔,女事主見狀喝止及致電報警。盧某一怒之下,一拍兩散,將一疊面值十元的生肖鈔,從窗口掉出街上,上演一幕天降鈔票,之後他再搶走女事主的手機,將其掟落地。最終治安警趕到現場拘捕盧某,轉交司警跟進,其承認犯案。

家暴前科爛賭內地男

索二百元不成掌摑妻

再撒生肖鈔落街就擒

Read more

學生書包減重計劃奏效_再多三十校獲顯著改善

學生書包減重計劃奏效 再多三十校獲顯著改善

【本報訊】今個學年,教青局就學生書包重量進行兩次調查,結果顯示,學年內再多三十間小學的學生書包減重情況取得顯著改善。教青局表示,為減輕學生書包重量,教青局亦積極推出相關措施,比如規劃出版教材時預先關注書本重量、透過教育發展基金支持學校增設儲物設備,以及鼓勵學校增設飲水機等。

學生書包重量是教育及青年發展局、學校、教師、家長和學生共同關注的事宜。教青局在《學校運作指南》訂定書包重量不應超過學生體重的百份之十五,並資助學校增設設施設備,現時約有九成六學校已設有儲物設備,九成七學校設有飲水機。根據本學年兩次調查結果顯示,在已有的基礎上,學年內再多三十間小學的學生書包減重情況取得顯著改善。

今年九月起,教青局繼續走訪學校,通過實地視察學生書包情況,支援學校落實和檢視減輕書包重量的策略和措施,計劃於本學年開展超過一百五十次的書包實況抽查,共調查約五萬名學生人次。學校須根據調查結果分析書包重量的原因,訂定校本書包減重方案,並須將有關分析提交至教青局。根據學校的經驗,以下措施有助於書包減重,包括:選擇課本時考慮重量,優化課表的編排,加強和家長的溝通,以及正確指導學生執拾書包,如建議學生善用儲物設備存放書本和學習用品、帶空水瓶回校盛水等。

總括而言,影響學生書包重量因素主要有:使用拖拉式或材質偏重的書包、書包內較多非必要學習用品、學生沒有按照課表執拾書包、書本或作業本數量多或較重、文具多或文具盒材質較重、課表編排令學生在某天書包特別重等。因此,書包減重需要各方面的通力合作與配合,例如教青局制定指引、學校的執行與指導、家長的關注、學生的自律、學校的課程安排與硬件設施,以及書本的重量等。教青局持續與各持份者合作,共同關愛學生的身心發展。

教青局瞭解學生書包重量情況

Read more

八學生組偷竊集團_盜鐵馬頭盔箱財物_涉多宗案最終被捕

【本報訊】八名就讀本澳兩校的學生合組偷竊集團,過去兩個月合共三次偷走停泊黑沙環街頭、住宅停車場內的電單車頭盔箱財物,涉及四千多澳門元。司警接報調查截獲該八名學生,其分別供稱貪玩及為錢犯案。

涉案的八名學生全是男性,本澳居民,分別就讀北區兩間學校,年齡介乎十二歲至十六歲,朋友或同學關係;涉加重盜竊。

案情指,司警上月至本月先後接獲多宗電單車頭盔箱爆竊案,經分析鎖定目標,發現部份案件與涉案的八名學生有關,他們不同組合地隨即作案,四處尋找目標,用手打開電單車頭盔箱。經分析鎖定目標後,警方在上月二十九日至本月二十日,於該八名學生的住所帶走調查。

經了解,八人承認貪玩及為錢犯案,分別涉及三宗案件,作案地點均是黑沙環區,涉及總金額四千零四十澳門元。第一宗案件發生在上月二十一日早上九時許,其中兩人於街上偷走一輛電單車頭盔箱內二千七百澳門元。同日晚上七時,另外五人進入某住宅停車場,偷走一車頭盔箱內八百元。第三宗案件發生在國慶節下午,其中三名學生進入另一住宅停車場,偷走一車頭盔箱內的車場閘門卡,三日後再折返用該卡進入車場,偷走車場內一個價值五百四十元的閉路電視,之後棄掉閘卡。

八學生組偷竊集團

盜鐵馬頭盔箱財物

涉多宗案最終被捕

Read more

保民生

新冠疫情持續近兩年,以為在疫情不會太大變化的情況下,政府原本對今年賭收預算較樂觀,甚至認為經濟會有序恢復,毋需要繼續泵水求市。上半年的確見到起色,怎料下半年經歷一波又一波的疫情,並在內地與澳門之間反覆出現,唯有在防疫措施上加大力度,無奈地也令到社會運作返回到疫情之初,一切停滯不前。旅遊相關行業再度陷入門可羅雀的煩惱中,政府不得不又一次出手,推出支援措施,幫病入膏肓的中小企吊住鹽水先!

在其它消費優惠等措施聯動下,仍能透過提升內需來穩定經濟市場,以居民為主的小生意得以頂住,不過做旅客生意的如同斷捱式插水,藥石無靈,不是單靠內需就能起死回生,相關行業出現大調整是必然,只有待疫情過去或闖過。這樣一來,保住大圍穩定顯得相當重要,起碼不至於人心惶惶,否則對形勢發展更不利。在特區政府財政仍有力的狀況下,即使庫房已不如前,開支要想過度過,但一定要保住民生穩定。

政府向中小企推出支援措施後,總會有人希望措施能惠及到自己。民選議員自然心明此道,新一屆的立法會議員豈能不做事,故紛紛在大會上促請政府加大經緩措施,希望得到支援的對像更全面。看今年賭收雖不似預期,但首九個月累計收益已超過去年全年總收入,若疫情穩定,今年全年賭收仍有機會達到按年增五成,整體而言,不是太壞。如果政府認為前景不是問題,短期支援措施何足掛齒。

山草

Read more

何香凝四方奔馳促停止內戰

何香凝系列之八

何香凝四方奔馳促停止內戰

抗日戰爭後期,為了更有效地反抗獨裁和反動統治,何香凝開始著手籌劃把國民黨的民主派組織起來,首先改變國民黨統治集團反共、獨裁和對日妥協的錯誤政策,恢復孫中山三大政策,並在國民黨內部開展鬥爭,瓦解、分化蔣介石黨派的力量。1941年,何香凝同李章達、梅龔彬、柳亞子等多次商談,醖釀起草國民黨民主派組織的綱領,其後決定推舉李濟深、何香凝來領導籌建國民黨民主派組織的工作。

抗日戰爭勝利後,國共內戰以促即發。何香凝在中國往何處去的問題上,明確而堅定,她對蔣介石賣國、獨裁、內戰的反動政策深表憤慨,堅決擁護中國共產黨關於建立廣泛的革命統一戰線的主張。於是,她更加積極地號召組織國民黨內的民主力量,並進一步擬出政治綱領和組織章程草案,提出了要求民主、反對獨裁、實行孫中山三大政策的政治主張。1946年3月,李濟深、何香凝等籌建的中國國民黨民主促進會(簡稱「民促」)成立。

同年6月23日,蔣介石以30萬大軍圍攻中原解放區,點燃了全面進攻的戰火。何香凝對此非常痛心。她與彭澤民、蔡廷鍇等致電譴責蔣介石,強烈要求蔣介石立即停止內戰,以政治協商解決問題。同時致電毛澤東等中共領導人,希望「和平為懷,相忍為國」。中共中央對他們的呼籲給予極大關注,毛澤東還復電:「諸先生呼籲和平,語重心長,至為感佩。」1946年11月偽國民大會召開後,蔣介石連續頒發「戡亂」動員令、撤銷政治協商會議令、宣佈民主黨派非法令等等,國內形勢急劇惡化。

何香凝與李濟深認為:「國民黨反動統治集團破壞停戰協定,不顧全國人民反對,悍然發動內戰,進攻延安,叫囂消滅共產黨。在這種情況下,再和他們講團結,希望恢復政治協商,組織聯合政府,已不可能了。必須把國民黨內的愛國分子組織起來,推翻蔣政權。這就需要成立一個組織,以便名正言順地進行號召。」1947年5月4日,何香凝與李濟深、彭澤民、李章達等民促負責人在香港聚會,再次商討與民聯等正式成立聯合組織的問題,與會者一致認為,應當盡快團結國民黨內一切愛國民主力量,建立自己的革命組織,以便更好地與中國共產黨合作,共同推翻國民黨蔣介石政府。

同年9月,民促、民聯和其他國民黨內民主派人士會聚香港另組新黨,關於新黨的名稱問題,香港籌備處收到多方建議。根據宋慶齡意見,何香凝當即倡議這個革命組織就叫「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當時有許多同志嫌棄「國民黨」幾個字,何香凝主張保留「國民黨」三個字,並申明自己的理由:當前南京政府在戰場上已經敗北,國民黨內部人心惶惶,不少人對各自的前途正在抉擇,形勢需要我們這樣做。在當前形勢下,只有團結可以團結的力量,我們這個組織才會興旺發達,才能在與共產黨真誠合作中發揮分化敵人的作用。她的建議得到了與會同志的贊同,大家同意採納何香凝的提議,把即將成立的革命組織定名為「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香凝(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