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扮嫖客_劫北區鳳姐_五人落網主謀十四歲

學生扮嫖客

劫北區鳳姐

五人落網主謀十四歲

【本報訊】世風日下!四名本澳男女學生涉停課期間,串同一名朋友作賊,其中十四歲“男主犯”疑熟悉賣淫架步,提出與兩名分別十七歲及十二歲的男同黨扮嫖客,在祐漢興隆樓梯間劫走一名無證的“內地鳳姐”三百多元。警方接獲居民報案調查,迅即拘捕五人,被劫的“鳳姐”則不知所蹤。

被捕五人包括四名學生,本澳居民,就讀北區不同學校,分別姓孔,十七歲,男;姓李,十四歲,男;姓楊,十二歲,男;姓郭,十三歲,女。另一人姓梁,二十一歲,女,本澳居民,無業。涉搶劫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前日凌晨一時許,涉案的五名男女在街上遊盪,行至祐漢區時,十四歲的涉案李某,疑知悉該舊區有女子賣淫且部份人士屬非法留澳,估計她們遇事不敢報案,於是提出假扮嫖客劫“鳳姐”。五人即計劃好工,由李某、楊某、孔某三名少年到興隆樓附近尋找獵物,兩名女同黨負責把風,未幾一名操普通話口音的女子上前搭訕,三名少年佯裝性交易,傾好價後便尾隨“鳳姐”進入祐漢新村第五街興隆樓,行至某樓層梯間,三名少年突然發難合力制服該名“鳳姐”,搶走她身上三百多澳門元現金逃去,“鳳姐”高呼求救,而事發過程被對面大廈一名住戶見到,立即報警。

五名男女賊人得手後逃去無蹤,治安警到場亦找不到遇劫的“鳳姐”,不排除她因非法逗留驚慌離開。治安警其後透過“天眼”迅即鎖定目標,同日凌晨三時在祐漢新村第八街拘捕其中四人,轉交司警跟進。翌日早上十一時,司警在美副將大馬路某單位拘捕孔某。經盤問有人承認犯案,供稱得手後贓款平分,行動中在孔某身上起出一百九十多元。警方正追查遇劫“鳳姐”的下落,案件有待跟進。

Read more

男教師涉吸食大麻煙事後不適求醫被揭發

男教師涉吸食大麻煙事後不適求醫被揭發

【本報訊】一名本澳男教師涉停課期間,在家中吸食大麻電子煙後不適,到醫院求診被揭發。司警接報到場拘捕該名教師。

被捕的男教師姓奧,二十二歲,本澳居民;涉吸毒送交檢察院處理。

因應疫情,本澳高等及非高等教育正暫停面授課程。本月十八日下午六時,司警接獲治安警通知,指早前涉案的奧某因身體不適到醫院求診,院方替其驗血發現對毒品大麻呈陽性反應。司警到醫院接觸奧某,其承認吸毒,供稱最近透過手機應用程式,以八百元向一名不知名男子購買一支大麻電子煙,相約在氹仔舊城區交收,其知悉大麻是毒品。

事件懷疑有人吸毒後不適,求診“穿煲”。警方正進一步調查案件。

Read more

牙齒當金使

中國自古以來均重視承諾,正如《史記季布欒布列傳》:得黃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諾,演變成如今的「一諾千金」,因此在廣府地區也有一句俗語叫作「牙齒當金使」,意思就是不要輕易啓齒,而一旦啓齒說話,每句話都要像金子一樣貴重。換句話說,「牙齒當金使」就是要說話算數,要講誠信,要有公信力,與一諾千金意思相同。

「牙齒當金使」也就是「一諾千金」的意思,只不過廣府人說話總喜歡顯示點黠慧,「牙齒」成為「諾」的代稱,「牙齒當金使」這句話最能夠體現嶺南文化的本質。裡面包含的元素有:飲食文化,突出牙齒的感受,說明粵人樂於享受美好的事物;金子,永遠的硬通貨,是經濟、商業的代名詞;重承諾,說話算數,這正是商品社會里的一個重要法則。牙齒在相學而言,是「忠信學堂」,是代表一個人的「信用」。

當然,講到當「牙齒當金使」,難免令人想起銀牙、銅牙、鐵牙。這便是要講「鐵齒銅牙」,,即是乾隆皇帝的忠臣紀曉嵐。為什麼說紀曉嵐是「鐵齒銅牙」?其實「鐵齒銅牙」是形容固執的、頑固的、不信邪的。但是也是可以形容能說會道之人。

「鐵齒銅牙」被人熟悉的應是電視劇《鐵齒銅牙紀曉嵐》,裡面講到清朝乾隆年間的著名學者紀曉嵐。他學識淵博,擔任過《四庫全書》的總纂官,本人著有《閱微草堂筆記》,在電視劇中形象更是被塑造成一位反應靈敏、正義機智的學者,在朝廷之上與和珅針鋒相對,無所畏懼。

話說某年夏天,因為天太熱,紀曉嵐光赤裸上身在軍機處辦事,手下人突然來報:「皇上駕到」。情急之下,紀曉嵐嗖的一下鑽到桌子下去。乾隆明知紀曉嵐躲在桌子下,想調戲一下紀曉嵐,故意坐在椅子上。過了大概一個小時,大汗淋灕的紀曉嵐突然從桌子下面冒出了一句:「老頭子走了嗎?」乾隆一聽到此話,龍顏大怒:「反了你了,敢罵老子是老頭子,你今天要是不給我個解釋,我就把你腦袋劈成兩半!」紀曉嵐心裏打著鼓,面上回道:「臣還沒穿衣服呢,不好回話。」

「來人啊,給他件衣服穿上,我今兒個到是要聽聽他怎麼個說法!」紀曉嵐穿好了衣服,不慌不忙走到皇上身邊:「皇上,您看,人們都稱您為萬歲萬歲萬萬歲,萬壽無疆,可不就是老嗎?皇上是一國之君,是大清朝的扛把子,可不就是頭?皇上還是真命天子,是天地之子,「子」還是聖人之稱,譬如孔子、孟子,可不就是子?連在一起可不就是老頭子!」乾隆聽了頓時心花怒放:「好個鐵齒銅牙紀曉嵐,朕沒白寵你這麼多年!」

上面這一幕,將紀曉嵐能說會道的口才展現得淋漓盡致,更是被乾隆誇張成「鐵齒銅牙」。

紀曉嵐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永定縣的「三群兩樓」

上期本欄提到,福建土樓總數約有三千餘座,主要分佈於福建省的龍巖市永定縣和漳州市南靖縣、詔安縣、平和縣、華安縣。當中46處土樓於2008年被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而較為有名氣的莫過於永定縣的初溪圍樓群、洪坑土樓群、高北土樓群、南溪土樓群,南靖縣的田螺坑土樓群、河坑土樓群,華安縣的大地土樓群等。

永定縣的土樓有著名的「三群兩樓」,所謂三群是指初溪土樓群、洪坑土樓群、高北土樓群,兩樓是振福樓和衍香樓。

初溪土樓群

初溪土樓群位於福建省永定縣下洋鎮初溪村,由5座圓樓和數十座方樓組成,主要的有集慶樓、餘慶樓、繩慶樓、華慶樓、庚慶樓、錫慶樓、福慶樓、共慶樓、藩慶樓、善慶樓等。初溪土樓群建於明朝,為徐氏家族聚居地。

一般圓土樓,小的設置兩處公共樓梯,大的設置四處樓梯,底層相通且層層環廊通達。集慶樓於明朝永樂17年(1419年)建成,它由兩個環圓形組成,外環頂層外牆設置了9個瞭望台及多個樓梯。外牆的簷下有4個瞭望台,整個土樓只有一道大門進出,易守難攻,防禦性十分強。而內圈則按底層每戶從一樓到四樓各自安裝樓梯,各層通道用木板隔開,72道樓梯把全樓分割成72個獨立的單元,既有私密空間,又不用獨自對抗盜賊。

洪坑土樓群

洪坑土樓群位於福建省龍岩市永定區湖坑鎮東北面的洪坑村,最早(宋末元初,13世紀)建成的土樓為林氏家族所建的崇裕樓、南昌樓,可惜現已坍塌。到了明代,林氏建造了規模較大的峰盛樓、永源樓等13座土樓。之後林氏家族亦陸陸續續建了不少土樓。

振成樓建於民國元年(1912年),以八卦形設計,每卦6間,一樓梯為一個單元。前門是「巽卦」,而後門為「乾卦」,卦與卦之間以拱門相通,還設卦門,關閉起來,自成一方,開啟起來,各方都可以相通。而八卦中的陰陽兩極,則為樓內的一廳和二井,天、地、人三才則是大樓的三門(正大門和兩則門)。

1993年,洪坑土樓群所在的洪坑村被列為中國客家土樓民俗文化村。

高北土樓群

高北土樓群位於福建省龍岩市永定區高頭鎮高北村,大多為江氏後代居住,始建於明朝永樂年間。

承啟樓是高北土樓群最為經典的土樓,亦是圈數最多的圓樓,有「土樓王」之稱,高峰時期的承啟樓有800多人居住,現在只剩20餘戶約60餘人。

它由4個環環相套的同心圓樓組成,4環樓屋外高內低,直徑73米,外牆周長1915米,走廊周長為229.34米,全樓共有400個房間,3個大門,4部樓梯,3口水井,整個建築占地面積為5376.17平方米。樓中心為大廳、回廊和半圓形的天井組成的單層圓屋。由圓心外向數為第二環,亦是1層高,有20開間和3條過道。第三環2層,底層有34開間,還有2口水井和7條過道,房屋與二環之間有小天井,第二三環原是作為會客、讀書、休閒的場所,其後人口增多,改作廚房、飯廳或住房之用。外環主樓4層,67開間,設4架樓梯、1個大門、2個側門。外環底層牆厚1.7米,二層以上依次遞減,到頂端牆厚1.1米。

Read more

教局學校準備復課_爭取未來幾日公佈

【本報訊】本澳疫情轉趨緩和,何時復課受到關注。非高等教育廳廳長黃嘉祺表示,每次疫情都有不同狀況,很難有一個標準界定在何種情況下復課。他又稱,教局在全民核檢結果公佈後隨即與衛生部門及學校溝通,了解在家學習與面授課堂銜接,校方亦已為復課有充足準備,相信很快會有好消息。

黃嘉祺昨日稱,關於復課問題,學生與家長一定有足夠時間準備,反而校方要有充足時間做好校內設施清潔和測試。對於有家長認為停課措施是遷就跨境學生,黃嘉祺強調,復課與否與通關措施並不掛勾,教局爭取未來幾日公佈復課時間。

黃嘉祺解釋,跨境學生現時已可自由進出澳珠兩地,復課時間與通關措施並無掛勾,但需觀察兩地人口恢復流動後的情況,再決定復課時間;他又稱,仍於珠海在家隔離的跨境學生,若復課後未能來澳上課,校方不會視為缺勤,並於他們回校後將有相應學習輔導。將來若因疫情再需停課,教局在能確保校內防疫措施及學生外出時的安全,便會考慮推出友善措施。

對於有意見反映老師在執行網課上的準備不足。一同出席節目的教青局課程發展及評核處處長鄭錫杰表示,教局事前已為老師開展“智慧校園平台”的使用培訓及支援,也會解答老師的疑難,現時師生使用這個平台亦不受地域限制。

也有家長憂慮網課影響學生學習進度。黃嘉祺稱,學校最熟悉師生狀況,教局已指示校方彈性處理復課後的教學進度、調整內容和延後考核日子等,以滿足學生需求。

另一出席節目的菜農學校副校長江欽育稱,網課安排方面,經去年經驗,相信學生家長與校方會做得較以往好。他稱去年起教局已有停課指引,不同學校亦會應因自身情況有所調整。幼稚園至小三很多時要父母輔導學習,校方會安排較輕量的在家學習,評核寬鬆,相信壓力不會太大。

教局學校準備復課 爭取未來幾日公佈

Read more

惹罪招愆

這段時間,政府和居民都專注於防疫,偏偏有人不遵守防疫措施。早前兩名男外勞沒有戴口罩進入超市,被職員勸籲並要求出示健康碼,豈料兩男拒絕之餘更即場兼發爛渣,倒亂超市,打傷嚴格執行防疫指引的職員,傷者目前仍在留醫。毫不講理,動不動就出手打人,已經不對,仲要喺堂堂兩個大男人,大庭廣眾對一名女人施以重襲,實在令人髮指。由於案情嚴重,法庭命令對該兩名涉案男外僱採取強制羈押措施。

疫情之下,外出戴口罩已是常態,為此而動干戈,惹上官非,實在無謂。多少反映出涉案者的守法意識薄弱,防疫指引又點會遵循。當然,云云外僱中大多配合防疫,這是個別的反面教材。就好似有人乘搭巴士,拒絕出示健康碼或戴口罩而動手打司機,也有人連口罩都戴不好,結果引發出一波疫情。除了要加強宣傳外,對於私人實體如何有效執行衛局的防疫指引,同時又能避免發生不必要或不愉快事件,需要思考。

嚴格執行防疫指引,值得鼓勵,但打工仔或許要懂得隨機應變,切勿凡事強出頭,尤其不幸碰到「蠻牛」,有理說不清的時間,若認為有需要,立即報警方為上策,毋需糾纏。戴不戴口罩本屬自由,但不是自己的地方就得守人家的規矩。事實上,目前戴好口罩,做好個人衛生,是防疫的重要動作,不能說笑,否則累了自己,累埋人哋。對於影響社會正常運作的謠言更是不能開的玩笑,近日就有人在網上發放珠澳通關又再暫緩的不實消息,無聊之餘,同樣地有機會惹罪招愆。

山草

Read more

徐日升自小立志到東方傳教

在明末清初來華的耶穌會傳教士中,先後有兩位神父的中文名為徐日升,而其一位是昔日朝廷中乃至現代中國知識份子中頗有名聲的葡萄牙人Thomas Pereira;而另一位則是鮮為人知的瑞士人Niklaus Fiva。後者比前者還早出生36 年,更早進入耶穌會35年,更早經澳門踏足中國大陸傳教,更是有紀錄以來最早中瑞兩國文化交流使者。兩名徐日升神父都有共同的結局,就是一生為宗教事業努力,作為耶穌會傳教士在中國去世。

有關於這名瑞士傳教士徐日升的資料很少,這可能是因為他在澳門逗留了一年、在中國大陸逗留了兩年就逝世了,他是一名年輕的傳教士,工作和學術上沒有如葡萄牙傳教士徐日升般取得顯赫的成績,加上當時的朝廷對宗教的防禦政策,令到所載的資料不多,但這並不代表這位瑞士傳教士徐日升不曾存在,而他寫給他瑞士的中學學校校長的書信,更描繪了當時澳門及中國的一些社會情況,成為了研究明清時期澳門及中國社會的重要歷史資料。

根據德國波恩東亞研究院的常務院長許文敏撰寫一篇名為《徐日升:中瑞兩國歷史上的第一名使者》的文章提及,關於瑞士傳教士徐日升的資料,可以從費賴之(Louis Pfister,1833—1891,耶穌會法國籍會士)的《明清間在華耶穌會士列傳(1552—1773)》、榮振華(Joseph Dehergne,S.J.,1689—1759,耶穌會法國籍會士)的《在華耶穌會士列傳及書目補編》以及《明末清初耶穌會士資料選集(內部資料)》中,能夠找到有關這位徐日升的資訊,這能找到的資訊少得可憐,基本上不外乎:姓名、生辰、籍貫、何時來華、故於何時、葬於何處。至於徐日升其他的資料就介紹得很少,有關他在華傳教的文字則更少。甚至連徐日升的瑞士故鄉所存的資料亦很少,這可能是他自少離鄉之故吧。

據許文敏在文章中透露,德國波恩東亞研究院以及瑞士博登湖研究所為了紀念這位瑞中兩國交往的開拓者,於是委託他對這位使者的中國活動進行調研。許文敏圍繞徐日升的足跡,先後走訪了歐洲以及中國的許多地方,翻閱了大量的歷史檔案,做了一些調查研究。尤其是從瑞士、德國以及羅馬找到了一些第一手資料,如他給弗萊堡(Freiburg)耶穌會中學校長的兩封信、耶穌會1640年寫給梵蒂岡的《中國省區年度報告》和人事評估報告以及耶穌會歷史學家約翰賴斯· 貝克曼(Johannes Beckmann,1901—1971)教授的文章,從而得到稍為詳細一點關於徐日升的事跡的情況。筆者在此欄主要是引用許文敏所硏究的成果資料,希望能引起更多學者、教會以及讀者興趣,尋找更多關於瑞士傳教士徐日升的資料。

瑞士傳教士徐日升神父原名Nicolaus Fiva,於1609年出生於瑞士西部的弗萊堡。他來華後改了中文名叫徐日升,字左恒。他早年就讀於其故鄉弗萊堡的耶穌會中學,於1628年3月20日加入耶穌會,成為神學工作者。這位年輕的神學工作者對東方有著特殊的感情,所以很早就加入了耶穌會東方傳教士團,立志到東方傳教。

當時葡萄牙壟斷了東方傳教的事,傳教士去東亞傳教只能經過葡萄牙,並且只有乘坐葡萄牙船才有可能去到東方。徐日升於耶穌會中學畢業後,當年年僅19歲的他,為了到東方傳教,就在冬季冒險徒步穿過阿爾卑斯山脈,經過義大利北部的港口城市熱那亞來到葡萄牙首都里斯本。

徐日升在里斯本與32名耶穌會會士結成了一個團隊,由義大利神父馬施蒂理(Marcell Mastrilli, 1603—1637)率領,於1635年乘船前往印度,於同年順利到達印度半島的果阿(Goa)。這次的航程對徐日升來說,是尤如神助般順利,因為當時歐洲傳教士到東方傳教是乘帆船前往的,途中會遇到風浪、海盜,甚至葡萄牙船隻遇到敵對的荷蘭船隻會引起海戰,此外,還要面對普通發生的壞血病(維生素C缺乏症)令大批船員死亡的情況。據統計,在1581至1712的131年間,至少有249名耶穌會會士前往中國,而至少有127人死在途中,因此,當時的傳教士去東方傳教,是冒著生命危險,有去無回的決心,而此次順利到達印度半島的果阿,對徐日升來說,無疑認為是一件神跡的事情。

中瑞两國歷史上首名使者之一

徐日升自小立志到東方傳教

Read more

內地外僱冷氣技工_澳大偷窺學生沐浴

【本報訊】一名內地男外僱涉在橫琴澳大校區維修冷氣期間,偷窺在相連宿舍浴室準備洗澡的女大學生,涉案男外僱被保安截獲轉交治安警跟進。

被捕的外僱姓林,三十八歲,男,內地人,報稱冷氣技工;涉侵入私人生活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的女事主為內地人,大學生。

案情指,本月十八日早上約九時,女事主在橫琴澳大的宿舍浴室準備洗澡時,突然發現浴室窗外涉案的林某偷窺她,兩人當時雙目對視。女事主立即尖叫及通知宿舍保安,保安其後當場截獲林某並報警。治安警到場調查發現,涉案的浴室窗因故障無法關上,與浴室相連的位置,正是林某事發時工作的地方。林某否認犯案,聲稱被公司安排到有關位置的冷氣槽進行維修工作。警方正進一步調查案件。

內地外僱冷氣技工 澳大偷窺學生沐浴

Read more

傳統犯罪蔓延至網絡檢院籲提高防範意識

傳統犯罪蔓延至網絡檢院籲提高防範意識

【本報訊】疫情之下,電腦犯罪案大幅上升。檢察長葉迅生表示,疫情改變全球生活和消費模式,傳統犯罪呈加速蔓延至網絡犯罪趨勢,由於網絡隱蔽性高,執法部門取證偵查較難,相關部門除了強化網絡安全預防措施,更有必要提高市民防範意識,方能有效遏止網絡犯罪。

葉迅生在新一個司法年度開幕禮上表示,在過去一個司法年度,電腦犯罪立案 一千零七十三宗,同比大增近三倍,當中盜用信用卡網上消費案件呈急增趨勢、網賭和俗稱 “殺豬盤”等網絡騙案亦有所增加;期內對擾亂抗疫工作的違法行為開立三十二宗案件,並對三十三人提出控訴,涉及違反醫觀隔離措施、散播不實資訊和偽造健康碼等;而涉及未成年人色情物品的立案高達一百九十八宗,較上個司法年度的十九宗大幅增長近十倍,再次敲響社會警鐘。

葉迅生稱,檢察院將始終如一準確把握 “一國兩制”正確方向,維護“憲法”和“基本法”確定的秩序,旗幟鮮明維護國家安全,切實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及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

Read more

何香凝到香港募集物資支援內地抗戰

何香凝系列之七

何香凝到香港募集物資支援內地抗戰

隨著日本侵華戰爭的爆發,1937年上海淪陷,當時正在上海的何香凝為了支援前線官兵疆場驅寇,率先發起成立了「中國婦女抗敵後援會」,組織上海婦女界進步人士慰問戰場傷員,贈送衣服和食品。在其感召下,上海無數家庭婦女參加到抗日救國的工作中。

為解決經費困難,尤其是短短一周內湧入「公共租界」的七萬餘難民,都身無長物,急需救濟的情況下,何香凝倡議上海各畫家合力舉辦「義賣畫展」。除了畫家各自捐出作品二百多幅外,畫展得到了各方支持,義賣現場由先施公司借出東亞酒家的房間作籌備處,二樓大廳作會場,上海各大文具店捐出大量宣紙、筆墨、顏料,裱畫店送來成捆的畫軸,畫家們在現場又創作了四十多幅。

但上海最終還是淪陷了,面對這一殘酷的事實,何香凝決定前往依然歌舞昇平的香港,繼續為抗日奔走呼號。進入香港,何香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抗戰呼號吶喊。《救亡日報》曾發表她《恢復十三年精神》的文章,文章特別強調抗戰需要團結,需要發動民眾,為此要恢復孫中山的「聯俄、聯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

1938年7月,何香凝又撰寫了《抗戰一週年感言》:今天既然看見日寇越入越深,便應該下決心將我們過去的杞憂顧慮一併拋除,完全恢復到總理的「三大政策」精神上來。這精神是什麼?就是將現在已經說出來的話,交給能真正實現這句話的人去執行……

當時,孫中山夫人宋慶齡亦在香港,通過「保盟」「工合」兩組織募集物資,支援內地抗戰。何香凝成為宋慶齡工作的有力支持者,她利用在華僑中的崇高威望,與宋慶齡聯名發表《致海外僑胞書》,號召廣大華僑發揚革命救國的傳統精神,用實際行動繼續給予抗戰將士以各種援助。

當時,只要在海外僑胞中提起「廖夫人」,大家都表示高度崇敬。每當以何香凝名義募捐時,僑胞紛紛捐獻出現金和藥品、醫療器械、食品等各種物資,有的華僑甚至把身上穿的冬衣脫下來或把床上用的毛毯取來捐獻。之後,大衣、毛毯、日用品等海外支援物資源源送達香港,再轉交內地。為了感謝海外華僑的一片愛國熱心,何香凝每收到一筆華僑捐款,就送上一張自己創作的畫。就這樣她送的畫不計其數,也迫使她不斷勤奮作畫。

眾所周知,何香凝的畫作數量相當多,連他的兒子廖承志回憶當時送出的畫作也說:「究竟送了多少幅,也記不清。」就這樣,她用手中的畫筆為祖國、為人民、為抗敵將士謳歌,也為抗日救亡,為貧病婦孺、前線傷病員募款救護。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