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規”襲澳_有驚無險

“圓規”襲澳 有驚無險

【本報訊】繼颱風“獅子山”後,“圓規”再襲澳門,一周內第二度懸掛八號風球,今次八號波歷時十九小時,間中帶來狂風大雨,內港昨日清晨出現輕微水浸,民防行動中心接獲九宗事故報告。“圓規”遠離澳門後,昨下午登陸海南島。

上周六送走颱風“獅子山”後,本澳一周內再迎來另一個颱風“圓規”。本澳氣象局前晚十時三十分懸掛八號風球,同時藍色風暴潮生效。香港天文台亦在前日下午五時二十分掛八號風球。昨日清晨“圓規”距離最近,集結在澳門以南約三百四十公里,早上八時在本澳以南掠過,其後驟雨變得頻密,風勢增強,有居民冒雨出門上班。八號風球下,本澳巴士及輕軌服務暫停,部份公共停車場昨早七時禁止車輛進出,三條跨海大橋及蓮花大橋封閉,西灣大橋下層隧道開放。清晨時份,內港出現輕微水浸,至早上約七時水退,不少內港商戶提早做好防浸準備,有商戶形容今次水浸輕微“又捱過一關”,長遠希望政府徹底解決水患問題。

受颱風影響,爹美刁施拿地大馬路與林茂巷交界、沙梨頭海邊街與爹美刁施拿地大馬路交界兩個路口的交通燈出現故障。澳門國際機場最少有二十個往來澳門航班取消或延誤,八十五人滯留。有原定搭乘昨日下午航班到台灣的旅客反映,昨早從東莞經陸路來澳,到達機場後才知航班取消。該名旅客稱,因機票自動延後兩天,若交通及防疫等措施不容許返回內地,會考慮在本澳留宿。

中午時份,不少居民到外賣店或快餐店買食物“醫肚”,風雨時大時細,大風時行人舉步維艱,需撐住雨傘頂風前行。“圓規”昨日下午四時登陸海南島,並逐漸遠離澳門,氣象局下午五時半改掛三號風球,公共巴士和特別的士陸續恢復服務。交通事務局表示,路氹汽車檢驗中心及澳門摩托車檢驗中心明日起恢復正常驗車,原預約昨日檢驗的車輛,需於網上重新預約。而港珠澳大橋口岸穿梭巴士 (金巴)今日首班車起恢復所有正常班次服務。

民防行動中心表示,在八號風球期間共錄得九宗事故報告,涉及建築物損毀及招牌廣告等有墮下風險。

另外,“圓規”昨日為香港帶來烈風、大雨和風暴潮,當局收到三十五宗塌樹報告和八宗水浸,包括鯉魚門,大澳,沙田等低窪地區。八號風球下共有七人受傷,其中一名電單車司機懷疑“自炒”傷重死亡。

Read more

避險中心人數明顯減_料早前已住收容中心

青洲坊明愛匯應服務中心(臨時收容中心)

【本報訊】社工局表示,颱風“圓規”襲澳期間,入住本澳四間避險中心的人數明顯減少,相信是有需要人士早前已入住青洲坊明愛匯應服務中心(臨時收容中心)。

社工局表示,本澳四間避險中心前晚起對外開放,至昨日中午共有十九人使用,包括本澳居民、香港居民及外僱等。社局稱,今次入住避險中心人數明顯減少,相信是有需要人士早前已入住青洲坊明愛匯應服務中心(臨時收容中心)。

截至昨日中午,青洲坊明愛匯應服務中心共有四百三十八人入住,當中外僱佔八成,其餘為本澳居民及旅客。中心會為入住者提供杯麵、口罩及飲用水等;中心因應颱風延長開放時間,在風球取消後,會陸續讓暫住者離開作清潔消毒。有入住該中心的外僱反映,受疫情和珠澳通關防疫措施影響無法返回內地居所,已入住該中心數天,其感謝特區政府安排,又希望珠澳儘快恢復正常通關。亦有居民認同延長臨時收容中心開放時間的安排。

避險中心人數明顯減 料早前已住收容中心

Read more

網傳菜檔抬價相片_經科局證並非屬實

【本報訊】在八號風球下,網上流傳的一張相片聲稱是義字街某菜檔的相片,相中的菜心標價高達每斤五十元,對於蔬菜價格異常提高,經科局隨即派員查察,證實有關相片的內容並不屬實。

就相關異常抬價事件,經科局高度關注並立即派員瞭解。經實地巡查,確定義字街的蔬菜售價正常;同時經翻查資料,發現網上流傳的相片應該是鄰近地區在去年年初曾出現的價格異常情況,而非本澳的菜檔。

經科局表示,會持續密切關注市面情況,嚴厲打擊抬高價格及囤積居奇的行為,以確保本澳民生物資的供需秩序維持正常。同時亦呼籲居民留意政府發佈的官方訊息,切勿輕信及傳播未經證實的消息。

網傳菜檔抬價相片 經科局證並非屬實

Read more

私家車「擱淺」黑沙海灘_司機稱不熟路被票控

【本報訊】颱風“圓規”昨襲澳掛八號風球期間,一部私家車離奇地“擱淺”在黑沙海灘,陷入濕泥不停被海浪拍打險衝入海。治安警和消防接報到場證實無人受傷,其後用拖車將該車拖回岸上。肇事車輛的香港司機聲稱不熟路,警方已對其作出票控。

昨日網上流傳一部黑色私家車“擱淺”在黑沙海灘,車輪陷入濕泥內動彈不能,期間不停被海浪拍打險衝入海,治安警和消防接報到場處理,出動拖車將該車拖回路上。事發時有不少前來觀浪的居民拍攝。

海事及水務局手機應用程式的實況影像亦見到該輛私家車。消防表示,昨日下午三時許接報到場發現事件,年約三十八歲的香港司機聲稱不熟悉路況駛入黑沙海灘,無法調頭返回路面,其後自行通知拖車公司將私家車拖走。經了解事件中無人受傷,治安警已票控該名司機,違反“在禁止交通符號內駕駛”。

私家車「擱淺」黑沙海灘 司機稱不熟路被票控

Read more

福建土樓的誕生

在福建的一些地區,分佈著外型獨特的巨型群體集居建築,這些建築大多呈方形或圓形,因為是以不加工的生土作為主要原料,故稱為土樓,而土樓的防衛性強,可將外界隔絕,又稱圍樓。在中國,土樓總數約有三千餘座,但主要分布地位於福建省的龍巖市永定縣和漳州市南靖縣、詔安縣、平和縣、華安縣。2008年,46處福建土樓被正式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福建土樓是中國東南地區獨一無二的民居形式,這些土樓的出現,主要因為「自保」,在兵荒馬亂的時代,為了族人的安全以及凝聚族人力量,漸漸出現這些以防衛為目的巨型建築。

土樓最早見於宋末,成熟於明末、清朝。人們拼棄了防衛性差的傳統四合院或其他的江南建築,最初出現了「五鳳樓」,「五鳳樓」規模比四合院大,房屋層數更多,可以容納更多的族人。「五鳳樓」原型從北方的四合院演變而來,兩側的廂房(稱為橫屋)被加高,自前向後分為下堂、中堂和後堂,逐層升高,後當最高有三至五層高,族人按照長幼尊卑分配房間,長者居於地位最高的後堂,中堂則是舉行家族聚會和待客的場所。從正面看屋簷層層錯落,看似五隻展翅的鳳凰,故稱「五鳳樓」。雖然它比四合院的防衛有所加強,但仍有缺憾之處,三堂與兩橫屋之間僅以低矮的連廊相連,這些地方很容易成為被攻擊的突破點。

「五鳳樓」再次「升級」,下堂被加高為兩層,並且取消薄弱的連廊,讓樓房直接與兩側橫屋相連,而後堂也向左右伸長,直抵橫屋,方形土樓雛形形成。但這樣仍然未夠堅固,最終四面的樓房全部升至相同高度,圍牆高聳、屋簷四角相連,從外部完全看不到裡面的景象,方形的土樓誕生。

方形土樓只留一個前門作為出入口,從外看像是一個堅固的堡壘。而土樓內部,每層20多間房沿長方形的周邊對稱佈置,同時住著同宗同族的幾十戶人家,而不同之處是,族人不再按照輩份地位分配房間,而是各門各戶平均分配,消除了等級尊卑,這樣族內的凝聚力更強。土樓可容納更多的人口,但佔地少,而且更適應福建西南山地的自然條件。

方形土樓雖然堅固,但仍有不足之處,因是四方形,便有暗角、拐角,要消防這些暗角、拐角,圓形土樓便因應而生。

圓形土樓全封閉圍合,沒有拐角,更加易守難攻,而且同等周長下,圓樓的面積是方樓的1.273倍,這意味著用等量的建築材料,可以得到更寬敞的院內空間。民間的建築智慧盡數體現出來了。

田螺坑土樓建築群(新華社圖片)

Read more

李應林受到各種壓力辭去嶺大校長之職

本欄上期講到著名清末平民教育家陳子褒的學生李應林,在1937年6月,他成為嶺南大學的第八任校長。之後,日本展開全面的侵華行動,局勢動盪。他兼顧了嶺大不因為戰爭而停學和學生的安全,於是決定搬校,先後將嶺大搬到香港,並將農學院搬到粵北的韶關。隨著香港亦淪陷,他又將香港的嶺大搬到韶關曲江縣仙人廟大村,於是該村被改名為「嶺大村」。他帶領師生,在軍人的支援下,將簡陋的竹棚採用當地常用修繕棚屋的方法,快速地將竹棚其改建為臨時課室,並增加了圖書館、科學館、課室、膳堂、男女生宿舍等設施,力保大學教學工作繼續進行。由於戰亂糧荒,李應林派人到湖南用盡方法商購大米,在找不到足夠的搬運工的情況下,他發起師生在車站搬運大米,嶺大師生們徹夜搬運大米的情景被記者報導,受到全國的關注。這間臨時的學園運營了約3年,隨著日本戰敗投降,1945年10月31日,嶺南大學搬回廣州原校園,正式復課。

李應林在日本侵華期間帶領嶺南大學師生捱過了戰亂,但在復課後又面對了政治方面的壓力,其中一個原因是李是一個有濃厚的西方民主色彩的人,他包容不同政見的人,在學校任用反蔣及親共的老師、加上他和孫中山長子孫科交情甚深,在當時需要政治靠邊站的社會環境,都受到了政治上的壓力。

當時抗戰勝利後次年,李應林在孫科屬意及前嶺大校董會主席、時任聯合國駐廣州救濟總署副署長的香雅各支持下,兼任行政院善後救濟總署廣州分署副署長。當時署長是凌道揚,不久後凌辭職,由李應林繼任署長。因此在政務與管理學校上出現顧此失彼,不能專心致志於嶺大校務。當時,政治氣氛激烈,校務出現種種困難,而引起部份校董對李應林不滿。

根據楊逸梅在《廣州文史》一篇名為《李應林時期的嶺南大學》的文章,寫出李應林離職的原因。楊逸梅在文中透露,1948年,嶺大發生了數宗不愉快的事件,包括有守舊而不受學生歡迎的老師,懷疑遭學生推下樓梯以至受傷而引起併發病而亡(蔡輝甫案)、嶺大學生被指參與火燒英領事館案,這些校董會都將矛頭指向了李應林,指他管理不力。1948年6月,李應林不堪來自各方的壓力,辭去校長之職。

李應林之後出任青年會全國協會華南區幹事,1949年又兼任廣州青年會會長職。1949年夏天,廣東省東西北區三江水災,當時從南京遷來廣州活動的國民黨內政部長李漢魂,指使廣東省基督教團體,利用美國經濟合作署專款,成立粵港澳水災救濟委員會,李被選為救濟委員會主席。廣州解放前夕,李應林遷居香港,但在1950年曾回過廣州參加青年會基本會員年會及同年三月青年會決策會議。1951年,李應林連同前上海聖約翰大學校董會主席歐偉國、香港聖公會領袖何明華一起,把美國基金會付給國內十三間基督教大學的助款,在香港設立崇基書院,代表基督教在華發展高等教育傳統的延續。該書院於1963年和新亞書院及聯合書院合併而成為今日的香港中文大學,崇基書院現時仍為香港中文大學的屬下一個學院。李應林在設立崇基書院後出任院長之職,直至1954年8月,李應林因病逝世。為了紀念李應林,香港中文大學將其中一幢學生宿舍命名為應林堂。

李應林為中國教育事業作出有力貢獻,尤其是在戰時堅持辦學的精神,是當時黑暗時代的一盞燃點希望的照明燈,他的主要著作有:《日本與中國》、《第一次世界大戰戰利品》、《蘇聯觀感》、《廣州勞工狀況》、《廣東情勢》、《琪蘭博士名著》、《勞工論》等。

澳門學生李應林系列之七

李應林受到各種壓力辭去嶺大校長之職

早期的崇基書院(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友誼賽切磋變悲劇受傷拳手終告不治

友誼賽切磋變悲劇受傷拳手終告不治

【本報訊】氹仔一間健身房日前進行一場“私人拳賽”,期間一方拳手發生意外暈倒;司警隨後接手調查。當時傷者送院後證實右腦有血腫及嚴重腦出血,手術後轉往深切治療,並處於昏迷狀態,延至前日不治。司警當時將涉嫌嚴重傷人的一方落案移送檢察院,由於傷者死亡;司警已就案件的變化通知檢察院。

嫌犯姓楊,男性,二十八歲,本澳居民,報稱是泰拳運動員。死者三十四歲,男性,本澳居民。

事發於本月五日晚上,據司警調查,案中兩人屬朋友關係。事發前被害人主動邀約嫌犯進行拳術切磋,相約當日下午到氹仔一間拳館作友誼賽,在場並有合資格教練作拳證。比賽中雙方互有攻守,到比試約七分鐘後,嫌犯揮拳擊中被害人左臉,被害人中拳後即時坐下,拳證隨即叫停比賽。及後被害人在擂台下休息時突然暈倒,在場人士隨即報警。

司警當時經搜證,發現雙方比賽只協議佩戴牙套、拳套及腳套;並沒有佩戴頭套。經對嫌犯進行訊問,嫌犯承認雙方在未有足夠個人防護裝備下進行作賽,最終引致被害人受傷;司警當時以“嚴重傷害身體完整性”控告嫌犯。

至前日下午近五時,司警接到山頂醫院通知,被害人經搶救無效證實死亡;死因將待法醫檢驗。司警隨即作出跟進工作並通知檢察院。

Read more

初生牛犢不怕虎

如今青年人做事敢作敢為,頗有「初生牛犢不怕虎」之意,奈何少有人知道「初生牛犢不怕虎」背後的故事,這正是三國時期被兵敗關羽,拒不投降遂被關羽所殺的龐德。

話說東漢末年,劉備從曹操手中奪取了漢中,並在此稱王。下令關羽北取襄陽,建安二十四年(公元219年)七月,關羽在安排好南郡太守糜芳守江陵,將軍傅(衍)士仁守公安之後,覺得後方沒有什麼問題了,於是就率駐紮在江陵的大部分荊州軍隊,浩浩蕩蕩地向襄陽、樊城進發,很快將襄陽、樊城分別包圍起來。當時關羽主攻的是樊城,關羽部將廖化、關平率軍攻打襄陽,曹操部將曹仁領兵抵抗,結果擋不住關羽軍隊的進攻,一方面堅守在樊城不出戰,曹操後來派大將于禁為徵南將軍,以勇將龐德為先鋒,領兵前往樊城救援,抵御關羽軍隊的進攻。

龐德率領先鋒部隊來到樊城,讓兵士們抬著一口棺材,走在隊伍的前面,表示誓與關羽決一死戰。龐德耀武揚威,指名要關羽與他決戰。關羽出戰,兩人大戰百餘回合,不分勝負,兩軍各自鳴金收兵。關羽回到營寨,對關平說:「龐德的刀法非常嫺熟,真不愧為曹營勇將啊。」關平說:「俗話說:『剛生下來的小牛犢連老虎都不害怕。』對他不能輕視啊!」

關羽覺得靠武力一時難以戰勝龐德,於是心生一計。秋八月,時連續陰雨下了10多天,漢水暴漲溢岸,發生了「漢水溢流,害民人」 的自然水災。大水沿著漢江故道河床低窪地帶分三路湧向罾口川、鏖戰崗、余家崗到團山鋪一帶;再加上唐河、白河、小清河及西北的普沱溝、黃龍溝、黑龍溝等地的山洪暴發之水,使罾口川、鏖戰崗、余家崗、團山鋪等區域內的水平地五六丈深。

于禁等七軍皆被大水所淹。于禁與諸將登高望水,一片汪洋,無處躲避。他只好與龐德等將領上堤避水。這時,關羽命令他的水軍乘船猛烈攻擊被大水所圍困的曹軍,並在大船上向曹軍避水的堤上射箭,曹軍死傷落水被俘者甚多。

這便是三國演義中以少勝多的著名戰役——水淹七軍。在全軍覆沒的窘迫情況下,于禁被迫向關羽投降,而龐德卻頑強抵抗,終被擒住,拒不投降,遂為關羽所殺。

在這場著名的戰役中,勇將龐德剛剛出身,銳不可擋,用「初生牛犢不怕虎」正是恰當。後來「初生牛犢不怕虎」便指剛生下的小牛犢不怕老虎,因為不知道老虎的厲害,一般形容年輕人,比喻青年人思想上很少顧慮,敢作敢為。

初生牛犢不怕虎

關羽畫像(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八號波店舖如常營業_居民晨運感覺風不大

八號波店舖如常營業 居民晨運感覺風不大

【本報訊】颱風“圓規”襲澳期間,本澳市面人流車流明顯減少,部份店舖如常營業,亦有居民如常晨運。

昨日八號風球下,清晨五時許在筷子基北灣一帶,有居民如常晨運,他稱習慣每天早上外出運動,認為今次颱風風力不算大,又稱家中已關好窗門,做好防風防浸措施。而內港有食店如常營業,食店員工稱,受颱風影響,昨日客人較平時減少逾半。有前來的食客稱,習慣每天飲早茶,又認為,今次氣象局的天氣預報做得不錯。

昨日義字街一帶人流稀疏,不少店舖下午陸續開門做生意。有居民表示趁風雨減弱後出門,購買今日重陽節的祭品。該居民稱,颱風天物價與平日一樣。另有居民認為,今次打風市面情況不算惡劣,蔬菜價格甚至較平日低,種類亦多,感覺比打風前的搶購情況好。

有菜檔負責人表示,八號風球營業希望方便市民,菜價沒有調升。燒味店負責人稱,昨日下午市面人流不多,相信不少居民今日重陽節才購買祭品。

居民到快餐店醫肚

Read more

何香凝送舊裙和詩諷蔣介石不抗日侵華

何香凝系列之六

何香凝送舊裙和詩諷蔣介石不抗日侵華

上回提到,孫中山死後,蔣介石躋身進入了國民黨的權力中心,成為了最高指揮者,卻推翻了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何香凝隨後公開與其決裂。1928年底,何香凝發表申明辭去在國民黨內一切職務,不久後,她就帶著300多幅畫離開了上海,乘坐著一艘郵船出國,過上了居無定所,顛沛流離的生活。

在旅居海外的期間,她和海外僑胞結下深厚情誼。何香凝出國後,從菲律賓到新加坡、柔佛、吉隆坡、馬賽,抵達巴黎,寄居在巴黎市郊的里拉頓島。在此期間,何香凝以畫畫籌集旅費和生活費,每張畫賣幾元。僑胞們聞知後大力支持,踴躍購買,她竟一下籌足了兩三年的生活費。廖承志在《我的母親和她的畫》中回憶這段生活時說,「愛國僑胞是敬重她的。」

可惜不久之後,中國被遭到日本的侵華戰爭。1931年「九·一八」事變後,全國人民對蔣介石「攘外必先安內」和不抵抗政策非常反感,在加上國民黨華北軍分區代理委員長何應欽,與侵華日軍司令官津美治郎簽訂了喪權辱國的「何梅協定」,拱手讓出河北、察哈爾兩省的大部分主權,使華北名存實亡。消息傳來,何香凝義憤填膺,回國後到南京找蔣介石,為抗日戰士要求物資援助,蔣介石也設宴招待何,還不停地給她夾菜,但對援助之事一直閉口不談。何香凝對此非常氣憤,連筷子也沒碰便離去。

隨後,何香凝派人把自己的一條舊裙子與續範亭的一副對聯裝進一個包裹送給蔣介石,她在裙子上題了一首詩並有落款:「枉自稱男兒,甘受倭奴氣。不戰送山河,萬世同羞恥。吾儕婦女們,願赴沙場死。將我巾幗裳,換你徵衣去!」而且包裹中附寄的續範亭的對聯為:「井底孤蛙小天小地自高自大,廁中怪石不中不正又臭又頑。」

本以為蔣介石收到包裹後對何香凝痛下殺手,但他卻放過了何香凝。蔣介石打開包裹一看,是條舊裙子,有些莫名其妙,但在讀了何香凝的詩與續範事的對聯之後,大為惱火。但由於何香凝是中國民主革命的先驅,是卓越的政治家和社會活動家,是大名鼎鼎的廖夫人(國民黨左派領袖廖仲愷的夫人),且早年追隨孫中山,是同盟會的第一位女會員。所以蔣介石遭此辱罵也不敢公然報復,只好悻悻作罷。

到了「一·二八」淞滬抗戰期間,何香凝忙著募捐宣傳,冒著槍林彈雨隨車親臨吳淞前線慰問戰士,與宋慶齡一起創辦傷兵醫院。一次,她在醫院裡遇到前來慰問傷兵的孔祥熙。孔祥熙說:「廖夫人辦傷兵醫院辦得很好,你願意到南京去辦嗎?南京也正預備辦呢。」何香凝對蔣介石和國民黨高官自顧享受、不願抗戰非常反感,冷冷回答道:「我願意聞抗日傷兵的血腥臭味,不願聞腐化官僚的臭味!」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香凝(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