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核檢基本完成_僅維持六站點運作_最後今晚九時結束

全民核檢基本完成

僅維持六站點運作

最後今晚九時結束

【本報訊】第三輪全民核檢將於今晚九時結束,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表示,截至晚九時 ,有六十七萬三千八百八十一人(673,881)已完成採樣,其中五十四萬零八百一十三人(540,813)已有檢測結果,均呈陰性,今次全民核檢於昨晚九時已基本完成,之後只會維持六個核檢站應付餘下的檢測工作。並再次呼籲市民爭取時間儘快完成核檢,愈早完成,愈多數據供局方評估社區風險及下一步防疫措施。

應變協調中心表示,目前各核檢站名額充足,為加快核檢工作,便利市民,凡輪候時間少於十五分鐘的一般站,可免預約入場檢測。關愛站維持無須預約,可隨到隨檢。市民出門前可留意各站點的實時輪候數據,並帶備身份證明文件及健康碼截圖。

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戴華浩表示,希望昨晚九時前在澳人士可基本完成核檢,強調核檢名額充足,按現時監測每小時可完成一萬五千至兩萬人核檢,現時各核檢站輪候時間不長,等候時間少於半小時,若有核檢站人流增多會加派人手疏導,暫未見有核檢站擁擠,按至今已預約人數,估計至昨晚上九時不會超過兩萬人未核檢,因此有信心可以關閉大部份的核檢站。

戴華浩稱,昨晚九時後開放的六個核檢站分別有工人體育館、文化中心、綜藝館、沙梨頭活動中心、望廈體育中心、氹仔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再次呼籲市民爭取在晚上九時前完成核檢,他稱愈早完成全民核檢,愈多數據供局方評估社區風險及下一步防疫措施。

戴華浩強調,在宣佈開展第三輪全民核檢後,已表明爭取兩天內完成,設置、增加或減少多少站點,主要視乎市民輪候情況或各區分佈。他強調人力資源一定要合理利用,市民有需求,定會滿足,但若剩餘核檢人數不多,則需要保留實力,以應付下一輪“戰鬥”。

戴華浩稱,明白有些市民未能在昨晚九時前完成核檢,因此全民核檢時間仍維持三天,而未來若須再開展全民核檢,希望可於兩天內完成,但需要考慮市民情況。

另外,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下稱應變協調中心)昨晚十時公佈,第三次全民核酸檢測於十月四日下午三嗎開始至昨晚上九時,已採樣六十七萬三千八百八十一人(673,881),其五十四萬零八百一十三人(540,813)已有檢測結果,均呈陰性,是次全民核酸檢測基本完成。

應變協調中心指出,是次全民核酸檢測期間逾十九個政府部門參與疫情防控相關工作,直接參與的公務員合共超過一萬一千人,在此,感謝全澳市民、各政府部門、醫療機構的醫護人員、醫療義工、教職員和義工等的支持、配合及同心協力。

應變協調中心又表示,昨晚九時後仍會開放六個核檢站分別為:工人體育場、澳門文化中心、綜藝館、沙梨頭活動中心、望廈體育中心一樓和奧林匹克體育中心室內體育館,呼籲未完成核檢的市民儘快到此六個站點進行核酸檢測。全民核酸檢測預約連結為https://eservice.ssm.gov.mo/allpeoplernatestbook ,檢測結果不在健康碼上顯示,不可用於通關。

第三次全民核檢於昨晚上九時基本完成

Read more

部份核檢站關閉前現人龍_有預約民未趕及吃閉門羹

【本報訊】昨晚九時起,全民核檢點只維持六個一般站及三個自費站運作,而晚上將會關閉的多個核檢站均出現人龍,有市民稱因工作關係,原定今天才去核檢,但有關站點卻要關閉,令其大失預算。亦有已預約市民到場,但因遲到吃閉門羹,須另往別個站點。

在昨晚九時後會關閉的中葡職業技術學校體育館採樣站,在晚上七時許有約三百多人輪候,而隊尾更排至黑沙環公園對開,現場設有優先人群及無預約通道,工作人員以喇叭呼籲等候人士按地面紅線排隊,保持距離。

另 一個亦將關閉的廣大中學核檢站,排隊人數十分多,龍尾一度排至學校近球場位置,有現場人員表示,需等候一個多小時,且只接受已預約核檢的市民入內。有已完成核檢的市民表示,等候時間較想像中長;而多個同樣會關閉的核檢站外亦有市民等候檢測,整體秩序正常。

此外,多個全民核檢站點在九時關閉後,仍有已預約市民到場,但因遲到須另往別個站點。

培正中學核檢站關閉後,警方在門口張貼告示,列出現時繼續開放的站點。但期間仍然有不少已預約了的市民陸續到場,惜均吃閉門羹。有未能趕及於九時關門前到達站點的市民表示,不了解相關消息,到場後才被警員告知要到其它站點做核檢。

而在勞校中學附屬幼稚園,已預約核檢的市民趕在核檢站關閉前進入,而無預約的市民則被工作人員告知需到附近的沙梨頭活動中心核檢站。有不少市民九點後前來,到場後才知道核檢站會關閉。

部份核檢站關閉前現人龍 有預約民未趕及吃閉門羹

Read more

皖南古村落—宏村

上期本欄提到,分佈在中國安徽、江西境內、長江以南的一些傳統村落,合稱皖南古村落,於2000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

皖南古村落具有古徽州地域的特色文化,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便是西遞村和宏村。上期已介紹了西遞村,今期講的是另一代表宏村。

宏村,古稱弘村,因避乾隆帝「弘曆」之諱,而更名為「宏村」。該村位於安徽省南部的黃山腳下,是一座有著大量明清時期歷史建築的古村落,其中以清代建築為主,有102幢,明代建築1幢,民國時期建築34幢,大都保存完好,是徽州民居的典型代表。

據講,南宋紹興元年,宏村始祖汪彥濟因遭火災之患,舉家從黟縣奇墅村沿溪河而上,在雷崗山一帶建十三間房為宅,是為宏村之始。汪姓一族漸漸興旺起來,有做官的有營商的,他們積累了大量的資金財富,紛紛在家鄉購田置屋,修橋鋪路,以光宗耀祖。

整個宏村鎮依山而建,大多處於平坦地帶,結構呈「牛」字型佈局,至於為何呈「牛」字,據說是祖先的遺夢,牛象徵富裕,水是福澤子孫的保證,祖先按遺夢解讀,把新建的村莊規劃為一個牛形村落:鑿清泉以為池塘,引西溪水為補充,擴大為「月沼」,是為「牛胃」,通過二個出水口,建成縱橫交織,長共1300多米的上水圳和下水圳,九曲十彎,通向村子裡的家家戶戶,水圳是為「牛腸」,水圳的水經過使用之後,全部彙聚到村南被稱為「牛肚」的南湖;村口的兩株古樹為牛角,民居建築為牛身,四座古橋為牛腳。這種嚴謹規劃的古村落世上少有,專家評價宏村是「人文景觀、自然景觀相得益彰,是世界上少有的古代有詳細規劃之村落」。

2000年,包括宏村、西遞村在內的皖南古村落在第24屆世界遺產委員會上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2001年,宏村古建築群被國務院公布為第五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之一。2003年,宏村被授予中國歷史文化名村稱號。

Read more

李應林帶領嶺大師生搬米度糧荒

本欄上期講到著名清末平民教育家陳子褒的學生李應林,在1937年6月,他成為嶺南大學的第八任校長。之後,日本展開全面的侵華行動,局勢動盪。1938年10月,廣州告急,李應林拒絕校董會的停學要求,宣佈「母校屹立,風波不搖」申明「即使赤手空拳,也要保持母校生命之存在」,但鑒於局勢危險,李應林不得不將嶺大搬往香港繼續辦學,並安排嶺南大學農學院遷入粵北的韶關,一方面可以讓粵北的學生繼續讀書,另外亦以將來抗戰成功,可以迅速地返回廣州原校復課。但是隨著香港亦不能倖免於日本的侵略,李應林又要再次搬校,將香港的教學搬到韶關坪石荒村中,建立臨時校舍,他並自行尋找資金支持辦學,以免再受到美國基金的支配和國民政府將嶺大納入公立學校,讓嶺大維持獨自立自的辦學方針。

李應林在韶關坪石的臨時校舍位於曲江縣仙人廟大村,他在大村的村名前加了個「嶺」字,於是該地就改名為嶺大村了。當時該地為原為戰區軍官訓練營地,在山坡上只有由竹搭建成的簡陋棚屋。李應林於是呼籲學生及軍人一同動手,合力興建校舍。他們採用當地常用修繕棚屋的方法,在竹棚舖上繩網,然後在繩網上掍上灰泥,這樣快速地竹棚其改建為臨時課室,並增加了圖書館、科學館、課室、膳堂、男女生宿舍等設施。這些臨時的建築物還沿用廣州嶺大校園建築的舊名,如懷士堂、格蘭堂、黑石屋等。搬到韶關的嶺大雖然臨時建成,但相當有規模,學校設有文學院、理工學院、農學院和醫學院。其中,文學院和理學院設於嶺大村,文學院院長由李應林代任,開設中國文學系、外國語文系、歷史政治學系、社會學系、商學經濟系等專業。由於受到校舍規模所限,大學部學生約有500人,教職員工約60人。此外,大學亦設有中學部,基本為完全高級中學,人數最多時達到280多人。

李應林管理學校相當實事求是和接地氣,在韶關辦學期間,就因為帶領師生一同搬米而被登上報章,亦成為當地人茶餘飯後的佳話。1943年秋韶關米荒,國民政府無法解決,米價直線上升,漲了幾倍,學校要維持幾百人伙食不容易,幾乎隔周就要派人到韶關找門路,走後門買公價米,經常面對斷糧威脅。李應林於是派人到湖南商購大米,疏通官員和戰區放行,終於把大米運來,但搬運人力不足,僱工不化算,又值陰雨,大米在車站露天堆放容易黴壞。李應林遂帶頭,號召師生、家屬協助搬運大米。於是全校沸騰起來,無論男女學生、教授、家屬,連小孩也來幫忙,搬米的人群宛如長龍,川流不息,忙到了深夜二時許,他們將800多石米全部搬完。當時一位報章記者乘火車路過,詫為奇觀,於是發了這段新聞,而受到全國的關注。

嶺南大學部在韶關大約辦學了5年,直至1945年日軍攻佔曲江,大學再不能繼續開課,於是被迫停學。不過,停學了不久,日軍就宣佈戰敗投降,嶺南大學於是遷回廣州康樂校園,同年10月31日正式復課。

李應林帶領嶺大師生搬米度糧荒

學生在仙人廟嶺大科學樓裡上課(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朝裡無人莫做官

中華五千年歷史的官場文化,永遠離不開「關係戶」,在科舉出現之前,絕大部分官職都是貴族擔任,平民一般是沒有機會做官的,到了隋朝出現科舉制度,平民才有機會躋身官場,但面對貴族專屬的官場,可謂是「朝裡無人莫做官」。

「朝裡無人莫做官」暗指「關係戶」,意思便是官場中沒有親朋好友等人為靠山,就不要向那裡求發展。大家都知道古代做官,七品以上都由朝廷任命,想做官的人,如果朝廷裡有自己的親朋好友,能夠說上話幫上忙,做官就不那麼難了。

反之,清朝文康的《兒女英雄傳》也有「朝中有人好做官」一說,指因有權勢的人做靠山就能得到重用。以晚清的劉玉書為例,他靠花錢捐得一個雜職,他到北京經營多年,才熬出一任廣東某縣巡檢實缺。按照清代制度,這等小官沒有機會當面覲見皇帝,只能在午門外磕頭謝恩。可是就連這種儀式,後來也漸漸廢弛,一般都是拿到官憑後直接上任。但劉玉書卻將這事兒當真了,得缺的次日一大早便換上朝服,在午門外行起了三跪九叩的大禮。當時還下著雨,他在雨中從容叩拜,正好這時有位王爺入朝經過午門,見了這等情景後覺得很奇怪,於是讓人去詢問情況。王爺得知劉玉書不過是個巡檢,覺得好笑。王爺其後在朝房剛好碰見了前來述職的兩廣總督,不由得想起了午門那一幕雨中奇景,便對兩廣總督說:「貴屬下某縣某巡檢劉玉書……」話剛講到一半,太監便來傳話讓王爺面聖,王爺匆匆入內,兩廣總督以為是王爺讓他關照劉玉書,便記下了這個名字。

不久,劉玉書到總督衙門參見,照老規矩,像這等微末小吏,只要遞一個手本進去便可,想要見一面總督決無可能。偏偏總督衙門的門丁早就接到總督的叮囑,一見劉玉書人來,趕緊通報。總督傳見後,還特意問劉:「王爺安好?我出京時沒來得及辭行。」劉玉書只是隨便應付了一下,說:「是,是」。

劉玉書上任不滿一年,總督便讓他兼了徵稅的差事,發了不少財。其後,劉到總督衙門參見,總督說:「你級別太低,我無法提升你,你再花錢捐兩級吧。」劉玉書趕緊花錢捐了各知縣候補,而廣東巡撫和藩司都認為劉玉書是總督的親信,立刻讓他補了實缺。

此後,劉玉書仕途極其順暢,數年間,居然升到了司、道一級。按照清制,劉玉書被舉薦為道員後照例也要受到皇帝的引見後才能實授。此次進京,總督還拜託他帶上禮物去孝敬王爺。王爺早就忘了多年前午門那一幕,看見總督信中說劉玉書忠厚,才具優長,反過來,王爺又當劉玉書是總督的心腹,收了重禮便記下了劉玉書。

第二天,王爺入宮,恰逢廣東某道出缺,皇帝徵求王爺意見,該派誰去?王爺一時也無中意人選,馬上做個順水人情給兩廣總督,就推薦了劉玉書。一個引見的候選道員能馬上補缺,這在清朝也是不常見的。背靠王爺及兩廣總督兩大靠山,劉玉書這個「關係戶」如果上任那天算起,他已經是連升十幾級了,成為官場的一個奇蹟,這真真是「朝中有人好做官」。

朝裡無人莫做官

清朝小官都會在午門朝拜(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實名制

新冠肺炎裝修群組至今累計有四人確診,衛生局經過一輪調查追蹤後,初步發現感染源頭是來自醫觀酒店的保安群組,當中病毒基因排序一致。根據衛局最初掌握的資料,看不到最新確診患者與醫觀酒店確診病例有任何關聯。但世事往往就喺咁巧合,兩組當中各有一人曾乘坐同一巴士,且位置相當接近,更曾觸摸過同一條柱,懷疑在這樣的情況下傳染。再一次證明,在公共場所或人多的地方,必須提高個人防疫的警惕性,還須戴好口罩,勤手洗!

幾個巧合就成了必然,結果一齊開工都中埋招。找到感染源頭,有利於防疫,可集中跟進傳播鏈。對於發現醫學觀察酒店保安群組後,在行蹤追查時沒有發現該名同軌跡的裝修工人。衛局解釋因為巴士卡並非實名制,無法知道持卡人身份。因此,正考慮參考內地做法,日後的巴士卡或均需要實名,或透過行程記錄方式記下上車和下車時間。科技很多時候的確能讓工作事半功倍,然而,為防疫追蹤共同軌跡人士,搭巴士都要實名制,有值得商榷的地方。

事實上,澳門巴士乘車優惠必須使用巴士卡才可享用,已經很奇怪。方便歸方便,但硬性規定是不合理。若巴士卡採取實名制,倒不如搭巴士不能投幣。因為即使採用實名制,還是有人會投幣,始終存在不可能一吓子就找到的人。相比之下,要是站在澳門人才可享有優惠而實名制的角度看,更具說服力。當然,「天眼」、行踪記錄、實名制或許是建設所謂智慧城市必須的元素,但是否完全符合社會的期望,需要思考。

山草

Read more

孫中山彌留之際將夫人托付何香凝

何香凝系列之五

孫中山彌留之際將夫人托付何香凝

何香凝夫婦一直是孫中山的最忠誠追隨者,孫中山在彌留之際更是把夫人宋慶齡交托到何香凝手上。在孫中山與丈夫廖仲愷相繼逝世後,蔣介石成為繼任者,卻推翻孫中山的三大政策,炮製了「中山艦事件」,以至於何香凝與蔣介石公開決裂。

由於一直奮鬥在革命前線,孫中山最終因操勞過渡,在前往北京的途中終於病倒。1925年1月27日,北京協和醫院正式公佈由代院長劉恆瑞、主刀醫生邰樂爾聯合簽名的手術結果:孫中山所患系肝癌,病狀危殆。雖然早有消息說孫中山所患為肝癌,但沒有醫生正式簽名的醫療報告,所以很多國民黨人都不相信孫中山得的是一種絕症,1月底,孫中山患肝癌的確診消息傳到廣州,大元帥大本營的留守人員和廣東省署的各界要人聞之,個個都感到大為吃驚,對於孫中山在這麼短的時期內被確診為絕症,很多人都沒有心理準備,有些人從情感上也難於接受。何香凝聽到這個消息時,忍不住心中的悲傷,竟然當著大本營那麼多人的面痛哭出聲,一時間,廣州的國民黨人一下子沈浸在無限的悲傷與擔憂之中。

3月11日時近中午,孫中山情況急遽惡化,在宋慶齡幫助下,簽下兩份遺囑:「孫文,3月11日補簽」的內容。孫中山簽完字,在場者內心懸著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下午,宋慶齡來到病床前侍疾,孫中山經過中午的休息,精神似乎好了一些,他主動與宋慶齡談起自己的身後事,此時見何香凝進來,輕輕叫了聲:「廖仲愷夫人!」何香凝點了點頭,來到孫中山病床邊。孫中山說:「仲愷不可離廣東,請勿來京。」何香凝一邊點頭,一邊強忍心中憂傷說:「我雖沒有什麼能力,但先生改組國民黨的苦心,我是知道的,此後我誓必擁護孫先生改組國民黨的精神。孫先生的一切主張,我也誓必遵守的。至於孫夫人,我亦當然盡我的力量來愛護!」1925年3月12日,孫中山終於走到生命的最後一天。

在孫中山逝世以及丈夫廖仲愷遇刺身亡後,國民黨右派蔣介石躋身進入了國民黨的權力中心,成為了最高指揮者,卻推翻了孫中山的「聯俄、容共、扶助農工」的三大政策。1926年3月20日,蔣介石炮製了「中山艦事件」,散布蘇聯顧問和共產黨員要劫持蔣介石的謠言,以此為藉口拘捕了海軍局代局長、共產黨員李之龍,監視蘇聯顧問,包圍蘇聯領事館,在廣州實行緊急戒嚴,強迫在國民革命軍第一軍中工作的共產黨員退出。何香凝聞知後心急如焚、氣憤不已,立即帶著一名衛兵,坐上黃包車去找蔣介石。由於全城戒嚴,交通斷絕,蔣介石又行蹤不定,跑了整整一個上午,何香凝才找到蔣介石。她含淚斥責說:「總理死後,骨尚未寒,仲愷死後,血也未乾,你昨夜那樣對待蘇聯人,太背信棄義了。以德報怨,違背孫先生的主張,使革命進程衰退,你將何以面對孫先生?」痛罵過後,何香凝與蔣介石公開決裂。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香凝是孫中山遺囑見證人之一(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博監局加強巡查賭場_促嚴格執行防疫指引

戲院等娛樂場所暫停

特別防疫巡查人員抽查場內客人健康碼

於娛樂場入口詳細檢查健康碼,帶好口罩,測體溫

【本報訊】為配合特區政府的防控措施,博彩監察協調局加強巡查全澳娛樂場的防疫工作,敦促博企嚴格按照防疫指引,貫徹執行各項防疫措施,保障員工及客人的安全和健康。

博監局表示,為防止新冠肺炎在澳門娛樂場內傳播,除了恆常巡查覆蓋所有娛樂場外,每天均抽調駐場督察人員設立特別防疫巡查隊,不定期到不同的娛樂場進行特別巡查,包括巡查娛樂場入口、場內博彩區、角子機娛樂場、清潔消毒情況、抽查客人健康碼、後勤休息區等。

博監局領導與博企高層管理人員於日前舉行防疫會議,與業界商討如何更有效地落實各項防疫措施。博企亦積極配合特區政府各項防疫政策,加強場方的清潔消毒,做好防疫工作。

同時,為預防新冠病毒在博企場所傳播,鼓勵所有工作人員負起公民責任接種新型冠狀病毒疫苗,保障自己,保障他人,為本澳博彩業建立安全健康形象。

另外,大部份娛樂場所昨日起需要關閉。有戲院在門外張貼告示,宣佈暫停所有電影放映及活動至另行通知,多間健身房停運,美容院亦無營業。有市民認理解有關做法,認為今次疫情較嚴峻,措施可保障市民安全。亦有美容店負責人表示,疫情反覆,一再影響生意,只能期望疫情儘快過去,亦希望政府提供援助。

博監局加強巡查賭場 促嚴格執行防疫指引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