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遇刺身亡促成何香凝遠離黨派政治

何香凝系列之四

夫遇刺身亡促成何香凝遠離黨派政治

上回說到何香凝在1924年3月8日開創了中國第一個慶祝國際婦女節活動,可謂是風光無限,但在1925年卻遭遇了人生的一大難關,她的丈夫廖仲愷遇刺身亡。何香凝對這場刺殺下的定論稱,此案只有真兇,沒有真相,這也使得何香凝在接下來的20年中遠離黨派政治。

何香凝是革命領袖孫中山的忠實追隨者,也是現代婦女革命的先驅,她的丈夫一直忠實執行孫中山的三大政策(聯俄、聯共、輔助工農)。但在1925年3月,孫中山病危。作為孫中山最信任的革命同志,何香凝成為其遺囑見證人之一。可當孫中山去世後,國民黨內部因為爭奪權利引發了激烈的政治鬥爭。最有資格繼承孫中山職務的胡漢民(代理大元帥)和廖仲愷因為一個極右,一個偏左,相互攻訐,最後便宜了中間派汪兆銘(即汪精衛)。同年8月,國民黨右派收買殺手,在國民黨中央黨部門口刺殺了時任黃埔軍校黨代表兼財政部長的廖仲愷,轟動全國。國民政府臨時處置小組經過調查後,只是將涉案的胡漢民和許崇智流放。因此何香凝在談及丈夫被刺殺時表示,此案只有真兇,沒有真相。

丈夫死亡,何香凝悲壯地吟誦出「輾轉蘭床獨抱衾,起來重讀柏舟吟。月明霜冷人何處?影薄燈殘夜自深。入夢相逢知不易,返魂無術恨難禁。哀思惟奮酬君願,報國何時盡此心」的詩句。她說:「廖先生一瞑長逝的遺體,不禁傾湧我的傷心眼淚!固然,我們二三十年師友之誼,夫婦之情,同志之愛,使我不勝悼亡的情義。但是,最叫我痛心的,還是我們的革命勢力,基礎尚未十分鞏固」,她唯有接過廖先生「拋下的未竟偉業」。奈何,何香凝卻受到國民黨右派的排擠,最後只得辭去公職。

在丈夫殉國後的次月,何香凝聯合國、共兩黨黨員8人,向國民黨中央呈交了一份提案,提議在廣州中山路旁撥出空地一處,建築仲愷紀念公園,並在公園內設立一所仲愷紀念學校。後來,因為中山路徵地遇到困難和所需經費預算浩繁,建「紀念公園」的目標一時難以達成,11月11日,「仲愷先生紀念籌備委員會」再呈文請國民政府令飭廣東省政府划撥士敏土廠(原大元帥府所在地)東南角田地設立仲愷農工學校及農場,獲得國民政府議決照准,學校獲得校園用地。何香凝創校第一為了紀念先烈廖仲愷,第二為了繼承廖先生為之奮鬥犧牲的「扶助農工」之意願,定名為「仲愷農工學校」,於1927年3月招生正式開學。學校還成立了董事會,董事長由許崇清擔任,成員有孫科、蔣介石、宋子文、金曾澄、何香凝等人。

正是因為丈夫遇刺身亡對她造成了極大的傷害,何香凝在其後的日子里遠離黨派政治,但這並不代表她忘記了孫中山與丈夫的遺志,在日本侵華戰爭中,她同宋慶齡等人,成立了國民黨紅十字會,發動廣大的中國婦女同胞縫製衣服鞋襪,上前線慰問抗日將士,為中國抗日戰爭的最終勝利做出了應有的貢獻。

粵港澳大灣區之名人錄

何香凝與廖仲愷(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