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應林在戰火中將嶺大搬到香港辦學

澳門學生李應林系列之四

李應林在戰火中將嶺大搬到香港辦學

本欄上期講到著名清末平民教育家陳子褒的學生李應林,於1927年春天正式進入嶺南大學任教,1年後嶺南大學從美國教會的支持的背景獨立出來,當時鍾榮光被推舉為校長,成為嶺南大學的首位華人校長,李應林是鍾榮光由澳門帶過去的學生,獲得鍾榮光信任外,嶺南大學的美國校監香雅各支持,李應林被推舉任嶺南大學副校長職務。由於,鍾榮光被委任為國民政府教育委員會常務委員在南京任職,並出任中央僑務局局長,實際上李應林代理鍾榮光的職務,管理嶺南大學。李應林著手處理反帝國主義罷工罷學後嶺南大學的復課工作,並創辦了多個學院。之後幾年,陸續有博士學位教師到嶺南大學任教,形成了「新博士派」,他們認為李應林以學士的學歷當副校長資歷不足,對李應林作出質疑和排斥,李應林不堪壓力而辭職,之後到美國取得博士學位,他回國後當公職。1937年6月,鍾榮光卸任嶺南大學校長之職,由李應林接替為嶺南大學校第八任校長,然而,中國局勢風起雲湧,因為當時日本開始全面發動對華侵略戰爭,李應林在危難之際掌管學校面對艱鉅的挑戰。

日本對華侵略除了軍事外,其中另一個舉動是摧毀中國的文化教育,因此大學成為打繫對象。1938年10月,廣州告急,鑒於局勢危險,嶺南大學的校董會—美國基金會發來電文要求「大學停辦」,李應林置若罔聞,並發表題為《苦難中的新生》的演講,宣佈「母校屹立,風波不搖」,申明「即使赤手空拳,也要保持母校生命之存在」。但是局勢急轉直下,國民政府教育廳和教育美國基金會再要求嶺南大學停學。美國基金會安排李應林停職一年,到海外旅遊,待局勢好轉再作考慮。對此,李應林拒絕美國基金會的建議,提出將大學搬到其他地方繼續辦校。由於搬校所涉及問題眾多,且涉及大量金錢,校董會對情況無能為力,亦認為李應林沒錢的情況下,搬校行不通,於是作出決議:「如校長能解決遷校經費,同意暫遷香港」。

李應林獲得校董會同意搬校後,決定將大學分開條路走,把大學搬遷局勢相對平靜的地方繼續辦學,待廣州局勢好轉再回校。這其中一個搬校的地方是英國殖民統治的香港,李應林親自到香港,通過關係會見當時港督(兼香港大學校長),要求港大借出課室讓嶺大可以繼續辦學,獲得港督同意。他又找到永亨銀行借到了場所作為辦事處場所,於是解決了搬校的工作,當年11月12日大學召集學生覆核注冊,2日後大學開學。據李應林的回憶錄,當時到大學繼續上課的學生有563人,約佔嶺南大學學生的九成,大部分為港澳的學生。當時課室是借用而來,在香港大學課餘時間使用,故此,嶺南大學的上課時間多為下午5時之後至晚間進行,部分課程可以提早到下午2時30分。教職員方面,由於搬校的關係,人員大幅減少,由原本的83人減到30人,而且十多人還要身兼多職。即使如此困難的環境,當時嶺南大學在香港首個學期仍能開設102個科目,之後第二個學期還將科目數量擴至138科。

至於嶺南大學搬到香港辦學後,原廣州校舍的情況,李應林按照規定,將學校的固有資產交回校董會美國基金會,校舍改掛美國國旗。在廣州淪陷後,日本侵略軍認為該地是美國人的資產,故沒有破壞,亦因此嶺南大學校舍得以在戰火中保存完好。當時,李應林指定十多名中西教育職員留守學校,並利用校舍作為難民的救濟場所,並保持與校方的聯絡,嶺南大學就成為了保護中心,保護眾多受到戰火災劫的人。

此次在倉促的情況下成功搬校及復課,顯示出李應林臨危不亂、高超的處事和決斷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