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師生曾離澳外遊_部份從不同區陸續回_開學視疫情可能延遲

教青局擬定開學預案不排除延遲

不少師生曾離澳外遊

部份從不同區陸續回

開學視疫情可能延遲

【本報訊】暑假將結束,開學在即。教青局表示,暑假期間不少師生曾離澳外遊,部份師生正從內地不同地區陸續返澳,可能會提高開學風險。教局已制定不同開學預案和指引。若疫情存在高風險和不穩定因素,可能會延遲開學,也不排除會有更高標準的開學指引,以保障師生安全。

非高等教育廳廳長黃嘉祺表示,近日開始向各校初步了解暑假期間各校師生離澳情況,發現不少師生曾離澳外遊,部份師生正從內地不同地區陸續返澳。教局分析認為目前本澳疫情緩和,但自內地不同地區返澳師生可能會提高開學風險,因此針對有關情況已有不同開學預案。

黃嘉祺稱,若疫情持續平穩,爭取如期開學和面授課程;若存在高風險和不穩定因素,可能會延遲開學,也不排除會有更高標準的開學指引,保障師生安全,教局會與衛生局密切溝通,動態研判。

另外,本澳已連續十五天沒有新冠病毒本地和境外輸入病例,累計共有六十三宗確診個案。旅遊局稱,今日共有一千三百六十一人在酒店接受醫學觀察,分別是 五百九十六名澳門居民、七十一名外僱和六百九十四名旅客。

治安警稱,前日全澳各口岸總出入境有逾二十七萬三千人次,當中澳門居民入境近四萬六千人次。

Read more

鼎湖山白雲寺由惠能弟子創建

粵港澳大灣區之肇慶歷史(十五)

鼎湖山白雲寺由惠能弟子創建

肇慶作為歷史名城,有著不少的古聖名跡,上回孫中山暢遊的鼎湖山便是其中一處。鼎湖山除了與孫中山有關,也與早前曾說過的佛教的六祖惠能有關,確切的應是惠能的弟子,法號智常。

唐代儀鳳年間,一位僧人風塵僕僕路經端州的鼎湖山下。他見山中有股靈氣,料定其間必有名剎古寺可以掛單,心想,今宵的食宿算是有個著落了。

他到山前的村中一打聽,誰知村民們告訴說,山上非但沒有寺院,就連這山的脾氣也十分古怪。即使是晴天烈日,也是說變就變,驟然間便會風雨交加,山洪奔瀉,令人忽魂悸以魄動,茫然不知所措。俗諺有道:爛柯落雨擔谷曬,鼎湖落雨走唔快。所以,就連山下的獵戶樵夫也都未敢輕易深入。智常不禁納悶:鼎湖山不是「天下第十七福地」麼?竟會如此!待我明日探個究竟。當晚智常便在村中借宿。

翌日清晨,智常不聽村人勸阻,決意孤身溯溪而上。他登上溪邊一塊巨石坐下歇息。忽然聽出隆隆的雷聲並非來自天上,卻是傳自腳下,低頭一看,一條數丈長的蒼龍正在溪澗中翻滾。原來攪得滿天神佛的正是此孽畜!它輾轉一番之後,便沿著溪澗隱入潭中。智常笑了,他悟出了鼎湖山風雨的奧妙。就在那塊巨石之上,智常趺跏打坐,誦起師父惠能傳授給他的《金剛經》來。自此,他每日都坐在巨石上參禪念經。餓了,就在附近採些野果;渴了,捧一掬山泉。偶爾還用隨身帶來的戒刀在巨石上刻字。

當初,山下的村民們無不為智常捏著一把汗,以為他此次進山,即使不迷路飢斃,也難免被山洪沖走。然而在當日下過一場大雨之後,一個月過去了,白天都是風和日麗,夜晚總是星月璀璨。難道這個僧人確有超人的真本事?於是結隊入山,探個究竟。村民們走到潭邊,看見大石上刻有「涅槃台」三字,下面的石壁上「正法眼藏,涅槃妙心」八個大字更是赫然奪目。驚詫的村民們定了定神,這才發現,僧人正端坐在巨石之上。於是大家高興地上前簇擁著他,稱他為「聖僧」。僧人對村民說,自己並非什麼「聖僧」,只是六祖惠能的弟子,法號智常。並將潭中蒼龍作孽,攪風攪雨的事告訴了大家。

惠能弟子降伏蒼龍,村民們奔走相告,連整個端州城都轟動了:鼎湖山來了六祖的高徒智常禪師,擬在鼎湖弘揚南宗法旨,連那蒼龍都已被他感化,蟄伏在潭底修身養性云云。

後來,在村民們的資助下,智常在鼎湖山創建了第一間寺院——白雲寺。鼎湖山自此便成為了著名的佛教聖地和旅遊勝地。公元676年,惠能高僧的弟子智常禪師在鼎湖山西南之頂老鼎建白雲寺,此後,高僧雲集這裡,環山建起三十六招提,前來朝拜、遊覽的香客、遊人越來越多。明崇禎年間,即公元1633年,和尚在蓮花峰建起蓮花庵,第二年又迎來高僧棲壑和尚入山奉為主持,重建山門,改蓮花庵為慶雲寺,到了清代,慶雲寺規模越來越大,成為嶺南四大名剎之首。

粵港澳大灣區系列專題

白雲寺(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紅碼區內解封人士_衛局不作針對跟進

【本報訊】連勝街及義字街的紅黃碼區昨日零時起解封,早上相關店鋪陸續重開,有部份仍關閉未有營業,當中義字街人流增多。衛生局傳染病防制暨疾病監測部協調員梁亦好表示,紅碼區解封後,不會再針對相關區域的人士作更多跟進。

梁亦好稱,衛局在解封前,已綜合多種考慮因素,包括跟進確診患者密切接觸者健康狀況、全民核檢未發現陽性個案,以及紅碼區內人士接受六次核檢且結果陰性等。她稱除非出現其它因素,倘風險再次出現,不排除重新安排其它工作跟進。梁亦好又稱,若疫情出現後兩個潛伏期都沒有新增個案,證明疫情已真正緩解,因此未來十四天全澳居民都要留意自身健康狀況。

有住在紅碼區的居民表示,在解封首日落街,打算買餸煮飯,心情顯得不錯。區內有復業店舖負責人則稱,封鎖十四天沒有做生意,損失一定有,希望恢復營業後生意能好些,亦會加強店內清潔消毒。

另外,受資助托兒所昨日起恢復正常運作,幼兒返托前十四天須留在澳門、珠海或中山居住地。有家長表示,復托前曾接獲托兒所致電詢問幼兒有否離澳等,對復托不太擔心,相信托兒所會做好清潔消毒等防疫工作。

本澳電影院及部份娛樂場所亦恢復營業,但有電影院貼出告示,今日才會重開和售票。有計劃帶小朋友看電影的家長稱,由於疫情剛過,仍會注意衛生,加強個人清潔消毒。

紅碼區內解封人士 衛局不作針對跟進

Read more

歐華利石像

在澳門舊南灣初級法院大樓對開的一個綠樹成蔭的公園內, 竪了一尊葡萄牙人面貌的雕塑和石柱,石柱上有葡萄牙的國徽。這雕塑的主人翁名叫歐華利/歐維士(Jorge Alvares),他從來沒有踏足在澳門,但為何在繁榮南灣商業區竪立他的石像呢?

歐華利是葡萄牙早期的航海探險家之一,由於時代久遠,又記錄的資料不多,因此,歐華利何時出生已難以考究,估計是約15世紀晚期,但他出生地可以肯定是在葡萄牙東北部的Freixo de Espada à Cinta城鎮。

在十六世紀初期,歐洲的海上強國葡萄牙尋找新的航路,由海路前往中國及印度,首先佔領了印度的果亞(GOA),設置總督管治。當時馬六甲已經有些華人在經商或者定居,這些華人大多是海商或者是海盜,亦有些是因為生活所迫而到海上謀生的廣東及福建的沿海人士。葡萄牙人從這些華人口中得知有個富裕的華人國家在附近,希望找到這個國家進行貿易,於是葡萄牙當時駐馬六甲的總督就派出船隊到中國沿海,開展「對中國通航的試探」,而第一個被派出探索的人就是歐華利。

據《澳門編年史》敍述,1513年,歐華利任「魯梅沙」號艦長,「從馬六甲被派往中國」,來到東莞伶丁島(即今香港境內的屯門),就被中國官方攔下來,歐華利於是提出和中國官方貿易。當時,中國官員只許葡人進行貿易活動,不許他們登陸定居。歐華利於是在伶丁島上搭建了簡單的棚寮上岸居住, 並一如發現其他未曾發現過的新大陸做法一樣,在島上豎立了一塊「王國紀念碑」,碑上刻有葡萄牙徽章,以向其他歐洲國家宣示領地。此外,由於歐華利此行同行的兒子死去,他於是將兒子的屍骨埋在石碑旁邊,這成為了可能是首個被長埋在中國領土的葡萄牙人。8年後(1521年),歐華利又一次受命從馬六甲往中國,不過,他此行成為了不歸路,當年7月8日,他在船上因病而在朋友懷中逝世,他的遺體同被埋葬在他兒子墓旁。歐華利的一生從未踏足澳門,但被稱為第一位由海路來華的歐洲人,是澳門開埠的領航人,促成了葡萄牙人發現澳門。至於歐華利那竪立在伶丁島上的石柱,相信之後被中國官方拆掉,歐華利及其兒子的骸骨亦難以找到。

目前在南灣的歐華利石像,葡國雕塑家華斯按照過往在其他地方竪主的石柱仿照而做,再加上歐華利的形象所創作而成,石像身長三公尺,連底座高四公尺,由葡萄牙運來澳門,於1954年9月16日豎立。該石像在1967年「一二三事件」中曾遭破壞,歐華利石像的右手臂和左腳被弄斷,後獲得修復。澳門特別行政區成立後,該紀念碑像獲得保留,但時至今日,知道歐華利石像來龍去脈的澳門人已經不多。

歐華利石像

舊南灣初級法院對面的歐華利石像

1517年時期的繪有澳門的歐洲人海圖(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機場加強各項防疫措施_員工疫苗接種率六成八

機場加強各項防疫措施 員工疫苗接種率六成八

【本報訊】特區政府對機場的針對性防疫工作高度重視,機場專營公司表示,目前機場員工的新冠疫苗接種率達六成八,並按政府要求,每日核檢員工人數近三百五十人。希望機場上下人員清晰明確繼續加強防疫工作為長期目標,警鐘常鳴,保持警惕,認真地落實各項防疫工作和措施。

澳門國際機場專營公司召開防疫應變會議,討論機場的各項防疫工作和措施。機場專營公司稱,根據行政長官指示,機場前線人員需一天一次核酸檢測,前線支援服務人員三天一檢,後勤補助人員與公司管理機關人員則為七天一檢,現時公司每日作核酸檢測的人數有近三百五十人,員工的新冠疫苗接種率則為六成 八。

機場專營公司執委會主席鄧軍在會議上提及,本月四日至十五日,雖然機場航班和旅客大幅減少,但有望在十月份,航企能逐步恢復市場信心,提升航班數量。他又希望各員工做好防疫措施,並加強對旅客和貨物的安保工作。

機場公司舉行防疫應變會議

Read more

明清皇家陵寢—明十三陵

古時的皇帝,大多養尊處優,即使對自己身後事也有諸多要求和安排,到了明清兩朝,皇室陵寢比以前的朝代更加考究。明清皇家陵寢是指中國的明朝、後金、清朝等朝代的皇帝陵墓群,分佈於中國北京市、河北省、湖北省、江蘇省和遼寧省,湖北省的明顯陵、河北省的清東陵和清西陵於2000年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登錄為世界文化遺產,並在2003年、2004年再擴充了入遺提名地。需注意的是,另一個世界遺產是北京及瀋陽的明清皇家宮殿,與這個明清皇家陵寢是分開登錄的。

北京市—明十三陵(登錄時間:2003年)

明十三陵坐落於北京市昌平區十三陵鎮的天壽山下40平方公里的小盆地,距離北京市中心約50公里,總面積120餘平方公里。明朝共有16位皇帝,當中13位就葬於此。自永樂七年五月(1409年)起用,直到安葬崇禎帝後結束,但因崇禎帝是亡國之君,並沒有正式建陵,現時的陵墓是以其妃田氏的墓穴改建。未入陵的明朝皇帝就包括開國皇帝朱元璋,他早年建都於南京,死後便葬於南京紫金山的「孝陵」。另外,惠帝朱允炆失蹤,加上成祖不承認其帝位,因此沒有帝陵。其餘的入陵者還包括23位明朝皇后、2位明朝太子、30餘名妃嬪、1位太監,是全球保存最完整的皇陵墓葬群之一。

13座陵墓中,主陵是永樂帝朱棣於1409年至1413年最早興建的長陵。永樂帝、嘉靖帝和萬曆帝都在生前就興建皇陵,規模亦最大,其餘的明朝皇帝都是在死後才修建。

自明太祖朱元璋起,修訂了陵寢制度,包括增設祭奠設施、增加院落及寶蓋式屋頂。

天壽山是朱棣欽定命名的,明代皆視此地為風水地。十三陵依山而建,採用南京孝陵的模式,即除神道共用外,各陵都是前為祭享區,後為墓冢區。陵墓規格相近,各據山頭,陵與陵之間相距500米至8000米不等。除思陵偏在西南一隅外,其餘均成扇面形分列於長陵左右。目前,長陵(明成祖)、定陵(明神宗)、昭陵(明穆宗)和神道可供遊客參觀,其餘陵均未開放。

明清皇家陵寢—明十三陵

明成祖永樂帝朱棣長陵(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接種後嚴重不良事件_八宗僅一與疫苗相關

【本報訊】本澳開展新冠疫苗接種工作至今,共接獲逾二千宗不良事件,八宗屬嚴重,目前只有一宗十七歲青年心肌炎的個案被認為與接種疫苗相關,剩下七宗不確定與疫苗有關,或屬偶合事件。衛生局稱,只要不是被判斷為偶合事件,政府都會負責接種後不良事件的醫療費用,但只有死亡事件或嚴重傷殘,且判定與疫苗相關才會獲得保險賠償。

衛生局稱,新冠疫苗接種計劃開展至今,共接獲二千三百八十八宗接種後不良事件,其中二千三百八十宗屬輕微不良,經判斷有一千七百四十八宗出現副作用是與疫苗相關,其中涉及國藥疫苗有一千一百一十一宗,BioNTech疫苗有六百三十七宗。

山頂醫院醫務主任戴華浩表示,八宗嚴重不良事件中,三宗涉及國藥疫苗,五宗涉及 BioNTech疫苗。目前只有一宗十七歲青年心肌炎的個案被認為與接種疫苗相關,剩下七宗不確定與疫苗有關,或屬偶合事件。他又稱,只要不是被判斷為偶合事件,政府都會負責接種後不良事件的醫療費用,但只有死亡事件或嚴重傷殘,且判定與疫苗相關才會獲得保險賠償。

衛生局表示,截至昨日下午四時,本澳累計接種逾五十六萬八千劑新冠疫苗,當中逾二十五萬七千人已接種第二劑疫苗。過去二十四小時接獲二十三宗接種後輕微不良事件。

接種後嚴重不良事件 八宗僅一與疫苗相關

Read more

冤過竇娥

人生在世難免會會收到怨屈,哭訴無門,此刻就真的「冤過竇娥」,但竇娥是誰?佢究竟有何怨屈而令她的事蹟流傳千古?其實竇娥是出自元朝著名戲劇名家關漢卿的雜劇人物,是大家耳熟能詳的《竇娥冤》。《竇娥冤》全名《感天動地竇娥冤》,悲劇劇情取材自「東海孝婦」竇娥的民間故事,敍述她短暫的一生。

竇娥原名叫竇端雲,從小死了母親,她父親竇天章還不起債,把她賣給孤苦的蔡婆婆家做童養媳,靠蔡家的資金上京赴考。但竇端雲嫁到到蔡家後更名為竇娥,但成婚僅兩年,丈夫就病死了,只剩了竇娥和她婆婆兩人相依為命。楚州有個流氓叫張驢兒,欺負蔡家婆媳無依無靠,跟他父親張老兒一起賴在蔡家,逼迫蔡婆婆嫁給張老兒,蔡婆婆勉強答應了。張驢兒又脅迫竇娥跟他成親,竇娥堅決拒絕,還把張驢兒痛罵了一頓,張驢兒懷恨在心。

過幾天,蔡婆婆害病,要竇娥做羊肚湯給她吃。張驢兒偷偷在湯裏下毒,想先毒死蔡婆婆,再逼竇娥成親。竇娥把羊肚湯端給蔡婆婆喝,蔡婆婆接過碗,忽然嘔吐,不想喝,讓給張老兒喝了,結果張老兒中毒身亡。

張驢兒毒死了自己父親卻把殺人的罪名栽贓到竇娥身上,告到楚州衙門。楚州知府是個貪贓枉法的貪官,背地裏被張驢兒用錢買通,把竇娥抓到公堂訊問,逼她招認是她下毒。竇娥受盡百般拷打,還是不肯承認。楚州知府知道竇娥待她婆婆很孝順,就當著竇娥面前要拷打蔡婆婆。竇娥想到婆婆年紀老,受不起這酷刑,只好含冤招認。貪官把竇娥定了死罪,把她押到刑場處死。

之後便是該劇的重頭戲,被冤枉的竇娥在刑場上對天發誓,倘若自己是被人冤死的,死後便會血濺白練,六月飛雪,大旱三年。竇娥死後,這三件事果然一一應驗。

三年過去了,山陽縣赤地百里,顆粒無收,老百姓只得四處逃荒。大旱災驚動了朝廷,便派一名廉訪使到山陽訪察民情,審理積案。這位廉訪使正是當年上京趕考的竇天章。話說當年他科舉成名,也曾經回楚州找過端雲,可是街坊說蔡婆婆不知搬到了哪裡,他只能把對女兒的思念深深埋在了心底。

她看見「毒死公公案」後,見到案犯竇娥19歲跟端雲一般大:有個叫婆婆姓蔡跟端雲的婆婆同姓;原告是張驢兒,竇娥像是他妻子。幾天後變夢到女兒報夢,要為自己申冤。

第二天,竇天章下令拘查有關人員,見面之後,認出蔡婆婆確實是自己從前的債主。一輪審完,他已弄清這蔡婆婆並沒有再嫁給張老兒,竇娥從未跟張驢兒成親,「後媽」也好,「公公」也罷,都不是真的,「毒死公公」的罪名本身就不成立。幾天後,又把賽盧醫從涿州抓了來。張驢兒和賽盧醫開始以為死無對證,什麼也不肯認罪。這時,兩人忽然緊張地盯著公堂右邊黑黑的地方,連連朝那邊叩頭。「不是我乾的,張驢兒逼著我要毒藥。」賽盧醫邊磕頭邊說。「竇娥饒命,饒命!」張驢兒嚇得一邊打著自己的耳光,一邊把經過情況統統招了出來。

《竇娥冤》劇照(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內外風險

本澳經歷一波高風險疫情,在十四天的分區分級防控完成後,紅黃碼區順利解封,有急不及待的居民即時落街走走,可想而知,在封鎖下的生活真不是味兒,情況與因為出入境關係需要隔離是不一樣的,多了點無可奈何!所以為己為人,應該要提高個人的防疫意識,在疫情反覆不定的形勢下,最好還是留澳,避免不必要的外遊,否則想落街吸口氣都成問題。正如衛局強調目前本澳仍處防疫關鍵期,大家要多加警惕,做好防疫。

即使澳門這一疫能在無新增個案下結束,但現時全球疫情仍持續發酵,歐美以至亞洲多個國家單日的新增病例仍處於高位,特區政府需要繼續外防輸入,放寬外籍人士入境絕對不是時候,機場屬高風險口岸,隅一不慎,隨時將病毒帶入境,一發不可收拾。世界各地已有不少這類病毒輸入的例子出現,就好似內地這波疫情,引爆點正正在機場。近如鄰埠過去多宗病例也與機場有關,目前當地清零已有一段時間,惟近日又再發現一宗涉及機場的初步確診本地個案。

面對外地疫情的不確定性,甚至惡化。一直想放寬出入境限制的港府,也不得不收緊海外地區入境的檢疫措施,除了低風險地區之外,檢疫期均不少於十四日。疫情總是以突襲的形式出現,既要外來防疫工作,那怕是內地、港、澳恢復正常通關,也要從長計議。內地近日疫情有放緩跡象,單日確診本地個案回落至個位數,且在同一地區出現,希望暑假過後三地疫情都能夠穩定下來,在安全環境下復恢正常往來。

山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