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四口患者行蹤_衛生局公佈具體版

【本報訊】衛生局公佈確診的一家四口上月二十五日及之後的具體行蹤,經核實,他們去聯邦酒樓時女兒還沒有回澳。對於確診的男學生曾到山頂醫院求診,醫生沒有按照指引為發燒病人做強制核檢。衛生局傳染病防制暨疾病監測部協調員梁亦好表示,患者男學生當時由於沒有外遊史和新冠患者接觸史,按指引他屬於低風險人群。但衛生局於六月更新了指引,明確要求所有低風險人群,若出現發燒且沒有病因解釋均須核檢,初步顯示相關醫生未有按指引執行,她稱,衛局會仔細了解患者求診時,為何醫生判斷不要求核檢。

另外,一家四口患者具體行蹤(更新版本),父親:在二十五日下午四時許至六時許曾到拱北取淘寶,以及到益健附近及買餸;二十六日以電單車上班,下午約六時和太太曾到賈伯樂提督街百佳超市,晚上九時三十分以電單車到鏡湖醫院接載確診者太太回家;二十七日以電單車上班,放工自駕至置地工商銀行及到雅佳茶餐廳用膳,晚上七時許至八時許到拱北核檢,二十八日到山頂醫院會合就診的兒子和太太,晚上七時至八時到雅佳茶餐廳用膳,再以電單車到鏡湖醫院接載確診者太太回家;二十九日凌晨自駕接兒子從醫院回家,傍晚五時半至約八時到珠海拱北買餸;三十日中午一時半至下午六時去拱北迎賓路龍城花園工商銀行辦社保,下午五時許與太太到拱北買餸;三十一日晚上六時半至七時半一家四口到渡船街雅佳茶餐廳用餐,隨後到新苗超市買東西,逗留約半小時;八月一日發病,咽痛,他沒有外出在家;八月二日放工後,晚上九時許與太太一起回珠海拱北益健街市取淘寶及做核檢。

母親:二十五日主要在工作場所和在家中,下午四時至六時許到拱北買餸;二十六日在工作場所及在家中,傍晚約六時曾和丈夫到超市;二十七日在工作場所,下午四時三十六分乘搭十七號巴士至聯邦酒樓站下車,到置地工商銀行,與丈夫到雅佳茶餐廳晚飯,晚上七時許與丈夫到關口出拱北買餸及做核檢;二十八日在工作場所和在家中,下午陪同兒子到仁伯爵綜合醫院就診,晚上十時三十五分離開醫院回家;二十九日在工作場所和在家中,下午五時半到珠海拱北買餸;三十日在工作場所和在家中,下午五時許到拱北買餸;三十一日,晚上六時三十分至七時三十分一家四口到渡船街雅佳茶餐廳用餐,隨後到新苗超市買東西,逗留約半小時;八月一日晚上八時五十二分獨自乘坐十九號巴士(連勝/鏡湖醫院站至長壽大馬路站),再步行至關口到拱北活動,晚上十時十三分回澳在關閘坐十七號巴士至高園街站下車回家;八月二日發病,咽痛和味覺喪失,晚上九時許與丈夫到拱北活動和做核檢後回家。

兒子:二十五日留家;二十六日主要留家,下午五時至五時三十分曾到爛鬼樓│“蓮溪廟”一帶活動;二十七日主要留家,下午二時至三時左右曾到白鴿巢圖書館活動,自行帶電腦到圖書館第一層上網,傍晚六時至七時半和父母到雅佳餐廳用餐;二十八日凌晨發病,出現發熱、頭痛、頭暈、流涕,下午由母親陪同到仁伯爵綜合醫院就診;至二十九日出現味覺嗅覺喪失和咽痛,二十九日凌晨由父親接載回家;三十日留家;三十一日主要留在家中及隨父母外出,晚上到渡船街雅佳茶餐廳用餐,隨後到新苗超市買東西,逗留約半小時;八月一日留家;二日下午四時至四時三十分曾到爛鬼樓│“蓮溪廟”一帶活動;三日留家。

女兒:二十五日凌晨到澳門,由同學父親接送她回家,回澳後出現味覺嗅覺喪失,但無發熱或咽痛,並沒有到醫療機構就診;二十六日留家;二十七日主要留家,傍晚六時至七時三十分和父母到雅佳茶餐廳吃飯;二十八日主要留在家中,晚上 七時與父親到雅佳茶餐廳晚膳;三十日留家;三十一日主要留在家中及隨父母外出,晚上到渡船街雅佳茶餐廳用餐,隨後到新苗超市買東西,逗留約半小時;八月一日至三日留家。

一家四口患者行蹤 衛生局公佈具體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