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字日報》《循環日報》引發香港報戰

馬禮遜學堂的三名澳門學生系列之十七

《華字日報》《循環日報》引發香港報戰

1895年,清光緒時期的《華字日報》(互聯網圖片)

本欄繼續講述「馬禮遜學堂」三名澳門學生中的黃勝,他在1864年獲得李鴻章的門生丁日昌舉薦,到了上海同文館當外語習教老師。黃勝在上海同文館教了3年書,於1867年被調往由時任閩浙總督的左宗棠奏准於福建福州成立船政局「福建船政學堂」工作,該學堂主要教授製造船艦及相關火砲等軍械,黃勝在此工作得並不如意,經過一段很短的日子後,以孝養為由告退,離開福建返回香港。1870年,倫敦會結束英華書院的印刷業務,黃勝於是和剛由歐洲返回香港的王韜兩人合資,各出一萬墨西哥鷹洋購買英華書院的印刷設備,以此創立中華印務總局,專門承印各類中西書籍。1871年3月,黃勝和伍延芳資助《德臣西報》副主編陳靄亭創辦《華字日報》,該報於1872年4月創刊。他和王韜都在《華字日報》當編輯和和專欄主筆的工作,兩人之後決定另起爐灶,創立《循環日報》。1874年2月4日《循環日報》正式創刊,由於市場出現兩份中文報刊,於是香港首次報業大戰就此展開。

《華字日報》在創刊初時僅為8開型雙日刊。一年以後改為逢週一至週六出版的日報,篇幅增為4開4版。《華字日報》內容主要是翻譯西報和清廷的京報消息,故以清廷消息、以及粵、港兩地及海外的近聞為主,報導方式比較嚴肅,亦載有船舶消息、貨價行情、船期、政府憲示及告示等消息,當中包括政府招標通告及種牛痘的通告,早年商人會在該報刊登正版告示、招股啟示及出版資訊。《華字日報》在1894年,該報館曾經失火,舊存報紙,盡遭焚毀,目前僅存最古的報紙為清同治癸酉年五月初十日(1873年6月4日)所出版,該報由一名澳門人所提供。

《循環日報》由王韜和黃勝創辦,創辦初時陳靄亭有份當主編,但創報40日後主編改由黃勝擔任,王韜當主筆,後來黃勝因為協助容閎帶官派留學的學童到美國,報社工作由王韜主理。而《循環日報》創報之時,已經打破當時報章以雙日出版的習慣,以周一至周六每日出版,是名符其實的日報。

《華字日報》和《循環日報》的報爭是多方面的。首先是名份之爭,《華字日報》較《循環日報》創報早了一年,但改刊為日報則和《循環日報》只相差了幾個月,《華字日報》自己宣稱是香港首份中文日報,這頭銜成為了賣點,於是《循環日報》亦不是省油的燈,針對《華字日報》是由英文《德臣西報》中文版而來,有西方資金的背景,於是強調《循環日報》是首份全由華人資金出版的中文日報,並且特別發表聲明:「本印館所有資本均出自我華人與各家新報館有別」,明顯劍指《循環日報》。

除了名份之爭外,《華字日報》和《循環日報》亦鬥刊期,當時報紙都是日間出版,為了搶報新聞,《循環日報》於是改為提早在前一日晚間出報,令報紙在出版刊期當日日間可以運抵廣州及澳門出售,結果《循環日報》成為首份的晚報。

除了以上的報爭外,按照當時報章的特色以社評為主打,其實無論《華字日報》和《循環日報》的主要靈魂還是主筆。《華字日報》的主筆是中英雙語專才的陳靄亭。陳靄亭為廣東新會潮連鄉人,自小跟父親陳洪茂習國學,因為陳洪茂在太平天國起義時被指「通匪」,於是舉家逃到香港避禍,陳靄亭入讀香港聖保羅書院習英文,故中英文皆精,亦因此而在英文《德臣西報》當中英文編輯。《循環日報》的主筆是王韜,他15歲考中秀才,18歲考舉人前一晚因為去飲花酒,喝醉了而誤考,後來因為上書太平天國,指出太平天國軍隊攻打上海不如攻打安慶,被清廷認為「通匪」而追捕,於是逃到香港,被誤傳為「太平天國的狀元」而名聲很響。王韜在香港結識西方傳教士,而被邀請遊歷了歐洲數年,歐洲歷史和文化底蘊很深,編著《普法戰紀》一書十四卷甚受歡迎。當時陳靄亭和王韜的香港兩大健筆的專欄,都賺盡口碑,1879年3月王韜被日本報人邀到日本考察,而同年陳靄亭亦由清廷委任為駐古巴領事。兩大健筆相繼離開香港,《華字日報》和《循環日報》的報爭暫告一段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