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集會”禁止舉辦_終院:是明顯不法行為

【本報訊】警方不容許澳門民主發展聯委會舉行“六四集會”,認為集會違反刑法典多項規定及行政程序法典的善意原則,且民聯會亦無法確保集會的防疫要求。民聯會不服上訴被駁回,終審法院指出,集會示威權屬於澳門基本法賦予的基本權利,但任何權利再基本,也必然負有行使的責任。當言論自由、集會和示威權的行使已經產生挑釁性的言論,又或者公開發表或展示單純“攻擊性”或“詆毀性”的言語,當然不可接受,否則便是容許無限制的侵害行為。終審法院又指出,雖然相同的集會近幾十年一直舉行,但治安警提出過去同一集會出現的情況,是明顯的“不法行為”,構成嚴重違反現行刑法典的高度風險,五十年不變原則亦絕不代表允許明顯具犯罪性質的濫權和侵害行為。

民聯會擬於六月四日在議事亭前地發起“六四集會”,治安警察局經分析認為該集會具有違法性,因此根據《集會權及示威權》的規定,作出不容許舉行該集會的決定。就治安警察局的決定,集會發起人向終審法院提出上訴。昨日被終審法院駁回了有關的上訴。

終審法院的裁決,確認了有關的集會活動違反了《憲法》、《基本法》及《刑法典》的有關規定。

終審法院在摘要中指出:

一、“集會和示威權”屬於《澳門特區基本法》第 27 條賦予和(經第 11/2018 號法律作出修改的)第 2/93/M 號法律規範的“基本權利”。

二、“基本權利”可以被定義為“人所固有的對於其(有尊嚴的)生活 不可或缺的權利"。 屬於“不可放棄"、“不可讓與"、“不可侵犯"、“不受時效限制 "、“具有普世性"、具有“共存性"(因為可以與其他基本權利同時存 在)和“互補性"的權利,因為應該按照並結合法律制度來對它們進行解 釋。 第 81/2021 號案 第三、從本質上講,“集會"權和“示威"權是同一類型權利的不同分 支。 “集會"意味著人群在短暫的時間內為了實現他們自由選擇的共同 目標而進行非制度化的聚集(這樣也就有別於偶然性的聚集、聚會或會 議),而“示威"則應被視為是一種“高級別的集會",其特點是在公開 場合按照所有參與者的意願和想法向第三人或針對第三人表達一種信息。

四、任何“權利"-就算它再“基本",也-都必然對應著一項“在 其行使上的責任"(並不存在“絕對的權利")。 如若不然,(舉例而言)澳門《民法典》中關於“權利之濫用"的第 326 條,以及該法典中關於“權利之衝突"、“自助行為"、“正當防衛"和 “緊急避險"以及澳門《刑法典》中關於“阻卻不法性及罪過之事由”的 幾條規定將變得(完全)無用。

五、要判斷某項權利的行使是否合法,在評價行使權利背後的事實時 應遵從客觀的標準,並對其法律制度作出認真的分析。

六、在“言論自由”與“保護名譽的需要"(或者其他權利)之間出現 衝突或矛盾時,需要確定在具體情況中,言論的自由發表是否觸及了他人 第 81/2021 號案 第3頁 應當受到尊重的名譽(或尊嚴),是否屬“必要",是否“温和"、“合理 "及“適度",而如果欠缺必要的“平衡",則必須得出該權利的行使已 屬過度的結論。 當言論自由、集會和示威權的行使已經產生了“挑釁性的言論",又 或者公開發表或展示單純“攻擊性"或“詆毀性"的言語,具有明顯的侮 辱、冒犯、傷害、貶損、羞辱、輕視或嘲笑的成分時,(這些言語)當然是 不可接受的,否則就是容許作出“無限制的侵害行為"。

終院指過去的六四集會是明顯不法行為(資料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