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尼閣撰寫歷史上第一部拉丁文中文發音對照字典

金尼閣神父系列之三

金尼閣撰寫歷史上第一部拉丁文中文發音對照字典

本欄上期講到法藉耶穌會會士金尼閣,他返回歐洲向教皇匯報在華傳教工作,獲得了教皇的肯定,並同意按照利瑪竇的方式在華進行傳教。金尼閣在結束匯報工作後,就展開在歐洲各地募集資金和書籍行程,期間他遇到了巴羅克畫派早期的代表人物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金尼閣穿著儒服的樣子深深吸引了這位專門繪畫教堂壁畫和人像畫的大師,魯本斯先後為金尼閣繪了最少兩幅的人像畫, 其中一幅是油畫,另一幅為速繪草圖。金尼閣在歐洲逗留了一年,其間募集的資金和書籍的工作做得相當成功,除了資金外,還收到了超過7,000本各類不同的書籍。

7,000本書是甚麼的概念?不就是一個中小型圖書館的數量,金尼閣在一年的時間能募集到這麼的書籍,除開日子來計,差不多每天募集到20多本書。筆者所看到的資料顯示,金尼閣募集的書籍大致的來源有三個:一,是教皇送贈的,教皇在金尼閣離歐赴華時,在臨行前向他送贈了幾百多本書;二,金尼閣在各地募集而來的,他穿著儒服在歐洲各地募集,除了各大教堂外,甚至還包括街頭,他都不放過機會,他就像一個演講家般,一邊力陳東行傳教的目的,又介紹明帝國的國情,這名語言天才,就憑一張嘴,感動了不少歐洲人捐錢捐書。三,金尼閣用募回來的錢購買他認為具有價值的書籍。據資料顯示,金尼閣在辭別了教皇後,就去了神聖羅馬帝國參加一年一度的法蘭克福圖書博覽會(Frankfurter Buchmesse)。讀者可能會問:為什麼在法蘭克福會有一個圖書博覽會呢?這時因為那裡有古滕堡(Johannes Gutenberg),稍有歷史知識的人都會知道古滕堡有西方畢升之稱,是他創辦活字印刷廠,發明了活字印刷術,當期時歐洲的印刷主要是聖經或聖經的故事等,於是帶動了當地及周邊地區書籍相關行業的飛速發展,而法蘭克福在當時是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加冕地和宗教中心,故此就有了圖書博覽會。金尼閣到圖書博覽會不是打卡騙讚,當然是買書,而他所選的書都很嚴格,就是挑選具文學、宗教、哲學等等書籍,要把這些具價值的好書,跨越半個地球將書帶到明帝國給那裡的中國人學習西方的知識,當然要精選一下,總不會帶些笑話一百篇這類書去中國逗中國人開心吧?

金尼閣經過一年的募集,終於滿載而去,1618年4月,他從葡萄牙里斯本再度揚帆出海重回中國,這時,他同行的還有二十多位決定一起前往東方傳教的熱血傳教士,當中就包括後來大名鼎鼎的鄧玉函、湯若望等人。這次航程很漫長,經過十五個月的航程,金尼閣等人終於到達了澳門,這時跟隨金尼閣的熱血傳教士們已經變成了貧血、壞血傳教士了,當中包括金尼閣的弟弟小金在內的七名傳教士,因為壞血病等原因,客死在途中。而剩下的十多名新晉東方傳教士,和原先在大陸的十八名傳教士一起,揭開了後利瑪竇時期耶穌會在華傳教的新篇章。

金尼閣再次回到中國後,他就以聖教三柱石中的楊廷筠位於杭州的府第為基地,開始了他在中國的第二次傳教生涯。1624年,金尼閣領命前往山西絳州開教,並於當地建立了山西省內第一座天主教堂。翌年金尼閣前往陝西三原縣傳教,1626年,在三原縣傳教期間,金尼閣與「中國天主教四賢」之一的王徵合作,完成了歷史上第一部拉丁文、中文發音對照字典——《西儒耳目資》。 (本系列待續)

金尼閣和王徵合作所著的《西儒耳目資》(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