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夢幻,格調中國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杭州淡雅脫俗,是柔風勁熏、綠水鑲嵌的城市。西湖是這座城的眉與眼,情和夢。西湖的情,情真意切,西湖的美,如夢幻如仙境,也是文人寄託情感的地方,這裡出過的名家更是不可勝數,詩句唱和傳承至今,中華文化和審美之高雅,在杭州一覽無餘。

西湖四季,季季不同。春水綠而瀲豔,夏津漲而彌漫,秋潦盡而澄清,寒泉涸而凝滯。古代許多著名詩人都留下了描摹西湖盛景的作品:白居易對杭州西湖的留戀,化作「湖上春來似畫圖,亂峰圍繞水準鋪。松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顆珠。碧毯線頭抽早稻,青羅裙帶展新蒲。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蘇軾也曾對西湖描摹道,「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蓉,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夏季蘇堤的蜿蜒起伏,陽光一片一片落下來,落在荷葉尖尖,襯出荷花艷艷。楊柳依依的季節,托得起遊人的好心情,伴著小新鮮邊走邊吃蓮子,聽時光慵懶如水流慢悠悠消逝,整個人都舒展開來。錦堆的青春中某個時刻,滑入鼻腔的荷香來來回回,幽深迷離浸入心脾,平靜的水流也洗滌了遊人的靈魂,恍惚間悟出「靜」、「好」二字。

到了寒冬臘月,斷橋殘雪一定是繞不開的唯美畫面。但若說斷橋的雪,是要等殘了才有意境,那不如先看孤山。入了冬,孤山的梅花早早就斟了一盞梅香,等著遠道而來的看客,遠遠的,聞著就醉了。杭州年輪裡的雪不多,有這一場,與西湖,與斷橋,與孤山分享,是生命的輕舞飛揚,人世的風花雪月似乎都落到西子湖畔。

除去景,便是情,西湖和美人也是分不開的,西湖湖畔的愛情故事,也早就傳遍大江南北。斷橋上撐傘的白娘子,傳奇名妓蘇小小等等,年華中遇見這淒婉的愛情故事,寄託了國人愛情審美和信仰。在湖畔沉溺於中華文化的遊人,每每恍惚望見才子佳人憑欄,截一竿臆想的空節的竹,以一種空靈的抒情,吹成流年的洞簫。回過神來,但見湖中小荷亭亭玉立,暗香靡靡,盛開在此。

梅妻鶴子的杭州人林逋在心弦顫動間寫下的《長相思》,「誰知離別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短短數語寫盡聚散和情人間分離的不捨,主人翁的傷心伴著潮水湧上了每個讀者的心頭,不平靜的是同樣在情感中沉浮隔著時空,產生了共振,這是讀者和作者跨越時空在心靈上的邂逅。

千年以來,西湖不僅以絕佳的自然風光著稱於世,更一直是中國最重要的文化藝術聚集地之一。杭州的春夏秋冬四季流轉,顏色繽紛更替,金黃落葉翩翩,冬季初雪結拜,彤紅的花蕊,白墻綠瓦古樸而簡潔的建築線條,穿越歷史多情手的撫摸,見證著中國傳統美學的精進,和文化浪潮的復興。這個城市這個湖,格調清雅,已經超脫了其自然存在本身,成了中國藝術品位和傳統文化的表現和象徵。

西湖名勝「斷橋」秋色

西湖夢幻,格調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