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騙集團“低於市價”招徠_假碼呃兩客近百五萬_司警拘四男女緝在逃

詐騙集團“低於市價”招徠

假碼呃兩客近百五萬

司警拘四男女緝在逃

【本報訊】五名男女涉訛稱“低於市價”換籌碼,成功用一百五十萬元仿真度極高的假現金碼,騙取兩名本澳男商人逾一百四十七萬港元。男事主朋友協助將籌碼到賬房換錢時揭發事件,司警經調查拘捕四名本澳男女,包括一名的士司機,追緝在逃主腦及贓款的下落。

被捕的四名本澳居民分別姓馬,女性,三十二歲,無業;其餘三人均為男性,姓梁,二十九歲,的士司機;姓趙,三十歲,無業;姓梁,三十三歲,無業。涉相當巨額詐騙送交檢察院處理。案中兩名男事主三十多歲,本澳商人。

案情指,去年十一月,其中一名男事主認識涉案的馬女,對方訛稱可“低於市價”換籌碼,男事主剛好需換籌碼來還一百一十萬元簽碼數,遂答允並找來另一名有意換籌碼的男事主合資。翌日凌晨零時,男事主帶同合共逾一百四十七萬港元現金,到新口岸某賭場與馬女、涉案的梁某及主腦會面,主腦交出一百五十萬元現金碼(十五個面值十萬元籌碼)予男事主的朋友檢查,男事主朋友未有為意便交付該筆現金。有人收款後迅即離開,未幾男事主朋友協助到另一間賭廳還簽碼數,賬房檢查發現一百五十萬元籌碼全是假碼,於是報警。

司警經調查鎖定目標,發現馬女及梁某得手後,分別在路氹及祐漢與同黨趙某以及另一名梁某會面。至前日下午,司警先後在北區的住所及街頭拘捕該四人,全部拒絕合作,而馬女只供稱協助在逃主腦聯絡客人。警方指,起出的假籌碼仿真度極高,肉眼難以分辨,正追緝主腦及贓款的下落。

司警拘涉用假碼騙客的四男女

Read more

西湖夢幻,格調中國

「東南形勝,三吳都會,錢塘自古繁華。」杭州淡雅脫俗,是柔風勁熏、綠水鑲嵌的城市。西湖是這座城的眉與眼,情和夢。西湖的情,情真意切,西湖的美,如夢幻如仙境,也是文人寄託情感的地方,這裡出過的名家更是不可勝數,詩句唱和傳承至今,中華文化和審美之高雅,在杭州一覽無餘。

西湖四季,季季不同。春水綠而瀲豔,夏津漲而彌漫,秋潦盡而澄清,寒泉涸而凝滯。古代許多著名詩人都留下了描摹西湖盛景的作品:白居易對杭州西湖的留戀,化作「湖上春來似畫圖,亂峰圍繞水準鋪。松排山面千重翠,月點波心一顆珠。碧毯線頭抽早稻,青羅裙帶展新蒲。未能拋得杭州去,一半勾留是此湖。」;蘇軾也曾對西湖描摹道,「鳳凰山下雨初晴,水風清,晚霞明。一朵芙蓉,開過尚盈盈。何處飛來雙白鷺,如有意,慕娉婷。」

夏季蘇堤的蜿蜒起伏,陽光一片一片落下來,落在荷葉尖尖,襯出荷花艷艷。楊柳依依的季節,托得起遊人的好心情,伴著小新鮮邊走邊吃蓮子,聽時光慵懶如水流慢悠悠消逝,整個人都舒展開來。錦堆的青春中某個時刻,滑入鼻腔的荷香來來回回,幽深迷離浸入心脾,平靜的水流也洗滌了遊人的靈魂,恍惚間悟出「靜」、「好」二字。

到了寒冬臘月,斷橋殘雪一定是繞不開的唯美畫面。但若說斷橋的雪,是要等殘了才有意境,那不如先看孤山。入了冬,孤山的梅花早早就斟了一盞梅香,等著遠道而來的看客,遠遠的,聞著就醉了。杭州年輪裡的雪不多,有這一場,與西湖,與斷橋,與孤山分享,是生命的輕舞飛揚,人世的風花雪月似乎都落到西子湖畔。

除去景,便是情,西湖和美人也是分不開的,西湖湖畔的愛情故事,也早就傳遍大江南北。斷橋上撐傘的白娘子,傳奇名妓蘇小小等等,年華中遇見這淒婉的愛情故事,寄託了國人愛情審美和信仰。在湖畔沉溺於中華文化的遊人,每每恍惚望見才子佳人憑欄,截一竿臆想的空節的竹,以一種空靈的抒情,吹成流年的洞簫。回過神來,但見湖中小荷亭亭玉立,暗香靡靡,盛開在此。

梅妻鶴子的杭州人林逋在心弦顫動間寫下的《長相思》,「誰知離別情?君淚盈,妾淚盈,羅帶同心結未成,江頭潮已平。」,短短數語寫盡聚散和情人間分離的不捨,主人翁的傷心伴著潮水湧上了每個讀者的心頭,不平靜的是同樣在情感中沉浮隔著時空,產生了共振,這是讀者和作者跨越時空在心靈上的邂逅。

千年以來,西湖不僅以絕佳的自然風光著稱於世,更一直是中國最重要的文化藝術聚集地之一。杭州的春夏秋冬四季流轉,顏色繽紛更替,金黃落葉翩翩,冬季初雪結拜,彤紅的花蕊,白墻綠瓦古樸而簡潔的建築線條,穿越歷史多情手的撫摸,見證著中國傳統美學的精進,和文化浪潮的復興。這個城市這個湖,格調清雅,已經超脫了其自然存在本身,成了中國藝術品位和傳統文化的表現和象徵。

西湖名勝「斷橋」秋色

西湖夢幻,格調中國

Read more

媽閣垃圾桶縱火燒車_警拘一男燒冥鏹惹禍

【本報訊】司警偵破本周一凌晨媽閣街與高樓街交界,垃圾桶縱火引發燒車案,拘捕一名居住附近的本澳男子,原因是將未熄滅的冥鏹掉入垃圾桶出事惹禍,更揭發他因財困,案發後路經某餐廳偷麵包。

被捕的本澳男子姓羅,四十四歲,無業;涉縱火送交檢察院處理。

本月十一日凌晨五時許,有居民行經媽閣街與高樓街交界發現有大型垃圾桶起火,火勢猛烈並迅速蔓延,未幾已波及停泊旁邊兩部電單車,一個電箱及兩間地舖鐵閘,兩車不久便陷入火海。消防接報到場開喉灌救,迅即控制火勢,不久將火救熄。現場兩個大型垃圾桶及兩部電單車被燒毀,兩間店舖鐵閘被燻黑。

司警接手調查,包括翻查“天眼”鎖定目標,發現涉案的羅某案發前在上址附近,用化寶盆燃燒冥鏹,不久將冥鏹倒入垃圾桶,離開不久便起火,羅某其後路經某餐廳,更偷走一袋價值四十二元的麵包。案發後的同日下午,警方在媽閣街某大廈拘捕羅某,其承認不小心處理冥鏹惹禍,偷麵包是因為財困。

媽閣垃圾桶縱火燒車 警拘一男燒冥鏹惹禍

Read more

大石砸死蟹

常說「人在江湖總是身不由己」,皆因環境所逼,總得被動做些違背本心的事情,也有可能因不能抵抗壓力或強權而「食死貓」,在廣府地區形容屈服於壓力、強權之下為「大石砸死蟹」。

其實「大石砸死蟹」應寫為「大石磧死蟹」,磧是粵音字,與動詞「壓」、「砸」相似,是一動作是也。大家都知道螃蟹常活動於河海淺灘的石頭,石頭又如何無緣無故磧死螃蟹?此俗語實乃一間冤案是也。

在清雍正年間,廣州石井一帶有個地區小官,雖官職不高,但為人清廉,在當地頗有口碑,人稱祝巡檢。有一天,一個衣衫襤褸,滿面泥灰的人跌跌撞撞地跑進衙門。此人叫梁天來,他表哥是當地有權有勢的大財主凌貴興。凌貴興為人蠻橫霸道,又極為相信風水,結果聽風水佬說表弟梁天來的祖屋是一風水寶地,住在那裡可以保佑他世代發達,便不顧兄弟情,欲趕走表弟全家。遭到梁家拒絕後,慘無人道的凌貴興居然使出放火燒死梁家一家的陰招來。從火中逃出來的梁天來便跑到祝巡檢這裡報案來了。

凌貴興仗著自己家財萬貫,早就重金買通了知府甚至巡撫,聽說表弟梁天來跑到祝巡檢那兒去了,冷笑一聲,抓了五百兩白銀來到衙門,不用多說,又是要行賄了。祝巡檢怎麼會沒聽說過凌貴興的大名和他的惡行?雖說他對這臟錢嗤之以鼻,但是迫於無奈,只好收下。

事後祝巡檢苦苦思索對策,想出一妙招,把五百兩銀子打成一隻銀蟹,擺在花盆里,用石頭壓住,一來保留證據,二來也是提醒自己要不遺餘力地追查此案。

借著祝巡檢的暗中支持,梁天來成功進京上告,在朝廷的親自查辦下,凌貴興和一眾貪官均被嚴厲查辦,祝巡檢的銀蟹自然也起到了重要的物證作用。百姓們對此案的明查拍手稱快,大石砸死蟹這個詞也在坊間傳開了。

大石砸死蟹

大石砸蟹(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內地女求做澳門人_性交作假結婚報酬_與真假丈夫同被捕

內地女求做澳門人

性交作假結婚報酬

與真假丈夫同被捕

【本報訊】一對內地男女懷孕後在當地結婚,但妻子為求做澳門人,竟出賣肉體用兩次性交作為報酬,與一名本澳男子假結婚。兩母子成功取得澳門居民身份證後離婚,再與真正的丈夫復婚,但在申請丈夫來澳定居時被治安警揭發,拘捕涉案的夫妻及假丈夫,案件有待跟進。

被捕的真內地夫婦分別姓林,四十多歲,男,無業;妻子姓董,四十多歲,莊荷;假丈夫姓林,約四十歲,本澳居民,藥房職員。涉偽造文件送交檢察院處理。

案情指,早在一九九九年,涉案的內地男子林某及董女在內地認識,其後發展成情侶及懷孕,之後在當地結婚。婚後由於當時經濟環境不好,董女想起做澳門人的大計,遂透過他人介紹認識涉案本澳居民林某假結婚,報酬是要出賣肉體與其兩次性交。完事後,假結婚計劃展開,二零零六年董女首先與內地丈夫林某離婚,一個月後懷著身孕與澳人林某“結婚”,未幾誕子,澳人林某自稱是“生父”,成功申請“妻子”及“兒子”來澳定居及取得身份證。

二零一三年,取得居留權兼有莊荷工作的董女,便與澳人林某離婚,二零一六年再與內地丈夫復婚,之後再申請他來澳家人團聚。去年治安警審查資料期間發現有問題,經了解董女之前與澳人林某根本無一齊生活,懷疑早已假結婚。日前警方先後拘捕林某及董女,有人承認假結婚,案件有待跟進。

報酬。至去年初,警方收到舉報指該兩人假結婚,經調查後將其拘捕,聶女仍未取得澳門居民身份證。

Read more

中山擁有逾千年歷史

作為粵港澳大灣區城市之一的中山市,原稱香山縣,因是孫中山故居而更名為中山市。但中山市與香港、澳門、深圳一樣,也有著數千年的歷史。

在距今5千年前的新石器時代,中山只是珠江口伶仃洋上的一個島嶼,此時就有古越族人在此漁獵、生活。近十幾年,在中山發現了多處新石器時代的古人生活遺址,包括有南朗鎮的龍穴彩陶遺址、石岐區的白水井遺址、大湧鎮的全祿遺址等,出土了一批彩陶、磨製石器、夾砂陶器等文物。其中,南朗鎮的龍穴遺址還是一個由新石器時代直至春秋戰國時期的沙丘遺址,在後期的遺存中還發現有青銅器和鑄銅石範等物。

到前216年,秦始皇平定嶺南地區的百越之地後,中山屬南海郡番禺縣轄地。秦朝末年,趙佗創立南越國,中山屬南越國領地。前111年,漢武帝滅南越國,中山重回漢朝中央管轄。秦漢時期,中山除了原先生活在此地的南越人外,開始有少量的中原人移居至此。

三國時,中山屬於吳國領地。西晉末年,晉朝皇族之間爆發了史稱「八王之亂」的宮廷權力爭鬥,為躲避戰亂,大批中原人口移居嶺南,其中一部分來到香山島上。東晉咸和六年(331年),南海郡分出東官郡,中山改為東官郡轄地。南北朝時期的劉宋永初元年(402年),東官郡改為東莞郡,中山屬東莞郡轄地。隋朝開皇十年(509年),中山屬寶安縣轄地。

唐朝至德二年(757年),寶安縣更名東莞縣,中山屬東莞縣轄地。因為中山盛產海鹽,官府開始在今珠海市山場村設立了名為香山鎮的軍事營鎮。北宋元豐五年(1082年),設立香山寨,仍屬東莞縣。南宋紹興二十二年(1152年)由於香山寨的發展,析置香山縣,隸廣州府,中山始有縣級行政區劃。南宋末年,宋端宗在元軍的追殺下,曾逃往香山躲避,南宋滅亡後,大批南宋皇族和官員的後裔流落定居於香山。明朝,香山北部地區開始淤積成陸,此時才與大陸相連。清朝,珠江三角洲一帶開始逐步修築防洪防潮的河道堤圍,香山縣圍墾的田地在不斷增加,農業產量也在提高。在清朝嘉慶年間,由於農業的發展,香山由原來的下等縣改成與南海、番禺、東莞等縣同列的大縣。

(本系列待續)

粵港澳大灣區之中山歷史之一

粵港澳大灣區系列專題

中山擁有逾千年歷史

龍穴遺址出土的彩陶(互聯網圖片)

Read more

春節前保供澳活豬穩定_兩南:補貼非長久之計

【本報訊】內地供海外凍肉的外包裝檢出新冠病毒,令新鮮豬肉需求大增。兩南公司表示,活豬供應難以滿足需求令批發價上升,相信農曆新年前活豬批發價仍然會維持高水平,即使可能需要再提高價格補貼,兩南也會保障供澳活豬穩定。兩南公司又稱,內地供澳活豬出欄價格持續高企,若沒有價格補貼措施,供澳活豬將面臨缺供情況,但企業長期承擔差價補貼壓力亦非長久之計。

兩南公司表示,受新冠疫情影響,去年供澳活豬累計七萬九千五百零四頭,同比減少百份之二十二點一七。兩南指,內地供澳活豬出欄價格持續高企,若沒有價格補貼措施,供澳活豬將面臨缺供情況,企業長期承擔差價補貼壓力亦非長久之計。截至去年 十二月,兩南公司已就活豬保供澳門補貼近一千萬澳門元,去年活豬批發價共調整了三次,其中兩次下調,現時活豬批發價為每司馬擔二千七百八十澳門元。

南粵食品水產副總經理黃佳築預料內地活豬今年供應仍然緊張,海外凍肉的外包裝被檢出對新冠病毒呈陽性,凍肉在內地銷量大減,對新鮮豬肉需求大增,活豬供應難以滿足需求令批發價上升,相信農曆新年前活豬批發價仍然會維持高水平,即使可能需要再提高補貼,兩南公司也會保障供澳活豬穩定。他又表示,近八成供澳活豬由廣東省外經過駁站來澳,期望廣東省內能增加一至二間活豬供應場,紓緩供澳活豬壓力。

南光貿易本銷部經理歐錦麟表示,預計農曆新年前活豬批發價不會調升,由於兩南公司已為活豬出口作出補貼,但亦不會有跌價可能,供應量按市場需求而定,兩南會確保活豬供澳量穩定。他稱,平均每日供澳活豬約二百三十隻至二百五十隻,預計年廿九和年卅的活豬需求較大,每日或會有逾三百隻供應。

春節前保供澳活豬穩定 兩南:補貼非長久之計

Read more

市署跟進五貓屍案_疑涉虐畜交警調查

市署跟進五貓屍案 疑涉虐畜交警調查

【本報訊】就網上流傳氹仔區一所物業管理公司聲稱早前於大廈平台發現五具貓隻屍體事件,市政署於今年一月五日接獲該公司的通知,即派員介入跟進,實地瞭解。據該管理公司表示,在去年十二月十九日發現貓隻屍體,於今年一月五日通知市政署,由於事發逾半個月且現場已被清理,市政署人員未能進一步採證。鑑於個案可能涉及虐待動物,已通報治安警跟進。

市政署呼籲公眾一旦發現任何懷疑虐待動物行為或不明死因的動物屍體時,切勿自行處理屍體,應立即報警及通知市政署。同時,亦提醒動物飼主,應安裝及定期檢查動物防墮設施,避免意外發生。

根據《動物保護法》相關規定,意圖令動物受痛苦,使用殘忍、暴力或折磨的手段對待動物,造成其肢體嚴重殘缺、失去重要器官或死亡者,處最高一年徒刑或最高一百二十日罰金。

Read more

回鄉

還有一個月時間便到農曆新年,政府近日呼籲內地外僱避免回鄉度歲,主要是配合內地和澳門防疫工作,與此同時,也叫本澳居民儘量留澳過新年,減少外遊。對澳門居民而言,現時外國疫情仍然嚴峻,相信不會輕舉妄動,要隔離已經令人卻步,故外遊機會微。農曆新年,部份澳門人會選擇回老鄉過年,這倒是慣常,以往目的地一般以廣東居多,但近幾年,多了不同省份人士來澳定居,老家遍佈大江南北,從防疫角度看,回鄉度歲的確增加風險。

現時內地個別省市疫情升溫,多見於北方,廣東一帶疫情依然穩定,若情況不變,回廣東過年,其實問題不大,且粵澳之間未見有新限制措施,人員還能正常往來,如果過年前無特別限制,相信還是有居民會回鄉度歲。至於其它省市,除了要留意當地限制外,即使可以回去,也得評估對自身帶來的風險。對於內地外僱而言,其實情況一樣,現時本澳約有十一萬內地外僱,當中約有四萬人為廣東省以外的外僱,回廣東自然較其它持續出現確診個案的省市風險低。

正如衛局強調,呼籲並不是強制性,只是希望大家能齊心抗疫。資方團體表態贊同,但落到實處,似乎無法叫外僱留低,說到利誘更加耍手兼擰頭。有意見認為單是呼籲不足夠,建議政府提供經濟等其它誘因。政府用公帑防疫不是問題,但誘因亦未必能讓所有人留下,而公民有義務配合防疫工作,好似政府呼籲戴口罩,市民有自由唔戴,但某些特定環境如在巴士上就必須要戴上,同樣,市民外僱有權選擇回不回鄉,倘若疫情不容許選擇,根本不需什麼誘因,自不然會有限制。

山草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