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選舉背後的金錢與政治勾連

美國選舉背後的金錢與政治勾連

【新華社北京電新華社記者】眼下距離美國大選投票日已不到10天,共和、民主兩黨總統候選人仍在關鍵「搖擺州」做最後衝刺。經歷了鋪天蓋地的競選廣告、「打雞血」般的造勢集會與火藥味十足的唇槍舌劍後,美國這場政治大戲即將迎來最高潮。

在選舉活動的熱烈氣氛與候選人的漂亮說辭背後,掩藏的是金錢的無聲運作與政客的精心算計。金錢政治已成為美國的深層次問題,其負面影響廣泛而深入。

美國選舉從來都是「燒錢」的事,今年又「燒」出了新熱度。美國無黨派組織響應性政治中心預計,2020年總統及國會選舉總花費預計將達到破紀錄的108億美元,大幅超越2016年約70億美元的水平。其中,本次總統選舉的費用預計約為52億美元。

高額選舉費用的背後是對參選人籌款能力的隱性篩選,再次印證現實中的美國總統選舉絕非「零門檻」。據美國媒體統計,二戰後當選的13個美國總統中,僅杜魯門一人的凈資產峰值不足100萬美元,而另外12人中不乏千萬甚至億萬富翁。

美國弗吉尼亞大學政治中心主任拉里·薩瓦托直言,在美國,財富是競選總統的重要「敲門磚」,「從來如此,未來也會一直如此」。

高額選舉費用實質上是利益集團「合法合規」籠絡候選人的結果。美國最高法院2010年允許企業與工會「無上限」地向支持候選人的「超級政治行動委員會」捐款,2014年又取消了對個人政治捐款總額的限制,這意味著曾經壓在資本頭上的「緊箍咒」不復存在。掙脫束縛的金錢加速與政治權力結合,直接導致近年來美國從總統選舉到國會與地方選舉的政治獻金大幅飆升,「選舉跟著錢走」已昭然若揭。

事實上,除立法與行政部門選舉外,美國司法領域也未能倖免被金錢染指。在10月中旬舉行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聽證會上,羅得島州民主黨籍參議員懷特豪斯指出,各級法院法官提名人選背後都有大金主「暗錢」的操控,總金額可達上千億美元。

金錢給美國政壇乃至社會造成的負面影響廣泛而深入。《槍炮、病菌與鋼鐵》一書作者賈裡德·戴蒙德在其2019年出版的新書《劇變》中提出,當前威脅美國民主的最大問題就是政治妥協的加速崩潰,而造成這一結果的重要原因正是選舉對金錢的依賴不斷增強。

戴蒙德指出,隨著競選成本大幅攀升,候選人會更多倚賴大額捐款人,這些出資人當然會把錢捐給與自己目標一致的候選人,而不是那些願意妥協的溫和派。他援引一位從政多年的朋友的話說:「到目前為止,聽命于金錢是我們的政治體制和個人生活中最大的敗筆。」

美國政治專欄作家伊麗莎白·布呂尼希指出,選舉背後的「暗錢」操控以及針對有色人種和窮人的欺壓,劣跡種種,「美國選舉中的不公平已經存在很久了」。

金錢政治也增加了解決美國社會問題的難度,控槍法案難以通過就是最好例證。儘管美國各地校園槍擊的悲劇一再上演,但資金雄厚的擁槍遊說機構對國會議員擁有很大影響力,它們總能設法阻撓對槍支的管控。

從更深層面看,金錢政治在美國愈演愈烈反映出其民主制度存在嚴重問題。法國蒙泰涅研究所特別顧問多米尼克·莫伊西在法國《回聲報》撰文指出:「腐敗的金錢政治,日趨嚴重的社會兩極分化,貧富不均現象激增,最高法院政治化,所有這些導致民主出問題的演變不是一個人的成果,而是一種沒有受到限制的長期失控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