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招麻煩

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建議路環疊石塘山劃為居住區,再度引起社會對山體保育的憂慮。當年疊石塘山高樓項目正因為「市肺」保育行動被叫停,繼而被廉署揭發背後驚人的「變地戲法」及侵佔政府土地。好不容易,特區政府去年始正式收回有關土地,至於事件中有否涉及刑事成份,到目前為止,廉署無任何消息公佈。無論如何,該地段十分敏感,稍有風吹草動,即惹來關注,如今政府在總城規提出將此地段劃作居住區,可謂自招麻煩。

居住區和高樓項目,在性質上無任何分別,這樣的規劃更像是死灰復燃,可以同山體講再見。從政府邏輯推論,若非發現該地段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或許高樓早已立地而起,山體則被無聲無色削去,說甚麼保育行動,都不過是一廂情願。現時社會有意見要求政府交代,司長則解釋,城市總體規劃草案只劃分土地用途,待路環區詳細規劃時才討論建築密度等問題,而社會可在有關地段規劃條件圖草案公示期提出意見。

人們關注的是政府何解將疊石塘山劃作居住區,山體會否被破壞,而非想要知道建築密度高或低。因為前者涉及到的綠化保育問題,若無合理解釋和處理,已沒有無任何討論的必要。事實上,為解決本澳土地資源不足,政府以填海造地方式增加土地面積,如新城填海區,更將部份土地規劃為住宅用地,並把其它收回的土地興建公屋解決住的問題,還有都市更新、橫琴澳門新街坊項目,對居住需求已有所把握,無必要再向澳門人的「花園」埋手。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