拗餐飽

修改經屋法將個人申請年齡下限調升至二十三歲,有關做法一直受到爭議,即使交到立法會大會審議,爭論依然不休,發言的議員繼續啄住唔放,但最終都在毫無懸念下獲立法會大會表決通過。事實上,有多少法案在立法會大會上能扭轉乾坤,令眾人皆滿意,一就是通過,一就是不獲通過,而後者機率相對甚微,更無可能在大會上微調法案內的條文,正如司長所言,法案在立法會小組會議時已獲充分討論。

議員在會議上喋喋不休,又話政府年齡歧視,又話“蝦人”,司長就反而覺得自己被人“蝦”,結果要延長會議時間來審議,當然,不能說是費時失事,但大家心裡都知都改變不了問題,這只不過是一次立場的宣示。問題是,何解在小組委員會討論時不將問題處理好,弄得交到大會審議時要拗餐飽,卻又無助改變事實,小組會功能何在?真的有「充分討論」嗎?經過重重審議,又小組、又一般性、最後到細則性仍拗到死去活來,這樣出來的法律又是什麼回事?

今次修改經屋法,政府最初建議申請年齡須年滿二十五歲,但社會反響太大,經調整後,個人申請年齡調整為二十三歲,家庭申請維持十八歲。合理與否,見仁見智。政府可能認為年青人不用急於上樓,從實際數字看,最新一期經屋申請中十八歲至二十二歲年齡層僅佔百份之二點七,似乎需求不大。即使如此,也不能忽略他們的住屋需要,莫非得成家立室才可申請,恐怕來不及。十八歲申請經屋並不是大問題,重要在於公平計分,資源如何做到不被濫用。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