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竇

中國地域十分之廣,大家對父親的稱呼在東西、南北均不同。在廣府人口中就會將自家父親稱為「老竇」,不過又因竇字筆畫複雜,坊間又習慣將「竇」字寫作口音相似的「豆」,即「老豆」。

至於為何廣府人會將父親稱為「老竇」?原因大致有二,一是出自《三字經》中的「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二則是在順德口音中的「老頭」諧音而來。

竇燕山,姓竇名禹鈞,其最出名的便是「五子登科」的故事。話說《三字經》中有一段「竇燕山,有義方,教五子,名俱揚。」講述竇禹鈞教子有方,後來五子登科的故事,以表示對父親極端尊崇。官居右諫大夫。竇禹鈞操守清廉,當仁不讓。建義塾,請名儒以教貧士,尤其教子有方,五子(長儀、次儼、三侃、四誦、五僖)經他細心教養,皆出仕成名,號為竇氏「五龍」。明清以後,《三字經》這本兒童啓蒙必讀的教材問世,自此,書中的典故膾炙人口,廣泛流傳。

由於竇燕山將五子培育成材,於是竇燕山成為世人景仰的「模範父親」,人們往往把教子有方的「父親」喻為「老竇」。又因為粵方言的「豆」與「竇」同音,遂「老豆」被作為對父親的尊稱。

至於另一說法,則是因為廣府人暗稱其父為「老頭子」簡稱「老頭」的習慣,在詹憲慈《廣州語本字》也指出「老竇」應為「老頭」,但只有一句話,沒有任何考證。但有學者認為,老竇一詞最初盛行於順德、南海等「狀元之鄉」,繼而傳至省城(廣州)。用順德口音讀出,聽在省城人耳裏,「老頭」就變成「老竇」。

竇禹鈞教五子(互聯網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