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能便度家書成為澳門首封寄出的葡萄牙文郵件

飛能便度系

列之三

飛能便度家書成為澳門首封寄出的葡萄牙文郵件

飛能便度於澳門寄出的信(互聯網圖片)

本欄上期講到因為颱風關係,飛能便度和另外兩名葡萄牙人等一干海盜所乘的海盜船漂到了日本的種子島。葡萄牙人向種子島的當家時堯展示了帶來的繩子槍威力,時堯見了嘆為稀世之珍,於是用二千兩金子向葡萄牙人買了兩把繩子槍,並用此來仿製繩子槍,製成日本首支國產鐵炮及成立火槍隊。飛能便度和中國海盜在種子島賺得盤滿砵滿而歸。飛能便度之後前往廣州,並途經了澳門,當時澳門仍未開發,只是一個荒蕪的小島。

飛能便度在廣州,遇到了一些到當地做貿易的葡萄牙商人,他告知這些萄牙商人自己在日本進行貿易,獲得的巨大財富。那些葡萄牙商人邀請飛能便度一同出海前往日本,不過他們的船隻在琉球群島遇難,他們獲得拯救,飛能便度後來回到了馬六甲。

飛能便度從馬六甲前往剛攻占白古王國,他被當地緬甸人俘虜,之後押到了現在的老撾瑯勃拉邦,他趁當時戰事混亂逃脫,乘木筏航行到通往孟加拉灣的河流,再幸運地找到前往果阿的船。飛能便度前往了爪哇,結果在那裡他捲入了一場小戰爭,他成為僱傭兵。飛能便度在當地逗留了很短時間就離開,乘船前往中國,不過途中遭遇難,他和他的手下造了一條木筏,最後漂流到爪哇,期間更被迫吃掉人屍體來充飢。他們最後在西利里島的海岸附近著陸,但被當地人俘虜淪為奴隸。飛能便度在達桑達遇到了葡萄牙人而獲釋,他之後離開爪哇後到了泰國,結果又捲入了泰緬戰爭,他在此撰寫了歐洲對緬甸政治和歷史的第一個報導。

飛能便度之後離開泰國,第二次前往日本。這次他到了日本的鹿兒島。他離開時,帶回了一批受到迫害日本人,將他們帶到了馬六甲,交給了在1547年在當地認識的耶穌會創始人之一的西班牙籍天主教傳教士聖方濟·四維。聖方濟·四維見了那些日本人和聽了飛能便度對日本情形的描述,產生了到日本傳教的想法。經過幾年的海上貿易,飛能便度積累了大量財富,當他於1551年帶著聖方濟·四維第三次前往日本時,已經他是一個富裕的商人。到達日本後,飛能便度和聖方濟·四維被安置在日本南部一位封建領主的家中。飛能便度向聖方濟·四維捐了錢,協助他在日本建立了第一座教堂。

1554年,飛能便度決定將自己的財產歸還葡萄牙王國。在果阿等待回歐洲的船隻時,他將一半的財產交給耶穌會傳教士,然後,他與這些耶穌會傳教士一起再次去到日本。

1555年,飛能便度途經了澳門,他在此寄出了一封葡萄牙文的書信到葡萄牙,成為首封澳門葡萄牙文郵件。他在澳門所見到的景象和之前那一次有很大的差異,此時,葡萄牙已經獲准在澳門定居,飛能便度在《遠遊記》中稱,當時葡萄牙人把澳門建成了一個大村落,裡面有價值三、四千克魯扎多的房屋、有大堂、代理主教、有受俸教士、城防司令、王室大法官、司法官員。葡萄牙人在那裡感到非常的安全,如同在自己的家園一樣,形容是葡萄牙人最安全的一個地方。

1557年飛能便度離開日本後,於1558年9月22日返抵了葡萄牙。他希望因在遠東地區的多年服務而獲得國家回報或表彰,但事與願違,他於是退居到里斯本對面的塔霍河上的一處小莊園,開始寫他的遊歷過程的作品《遠遊記》,但是該書直到1614年,在飛能便度去世後才出版。而《遠遊記》出版,在歐洲大受歡迎,並被翻譯成多國文字版本,成為最暢銷的書,被譽為《馬可·波羅行紀》之後第一部歐洲人撰寫的以中國為主題的書籍。為了紀念飛能便度,葡萄牙首都理斯本貝倫區巴西利亞大馬路向海的發現者紀念碑上,建有飛能便度的雕像,他展現的形象是拄着行杖低頭前往,他的排列位置甚至比英王亨利四世的姐姐比菲利帕王后和曾代表葡萄牙國王多次出使歐洲各國佩德羅王子更前。  (本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