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嘉豪促檢討並完善教師公積金計劃「對沖」條款

【本報訊】二零二零年三月,中級法院作出了一項標誌性判決,正式裁定私立學校不得以教師公積金抵銷無理解僱賠償,認定設立公積金旨在確保教師的退休權益,而非保障學校能夠支付無理解僱賠償。

由於根據第3/2012號法律《私框》第四十三條第三款規定,學校訂定的教師公積金章程須交教青局備案。法院認為當局有責任監督內容是否合法、能否保障教師應有權益,故同時命令將裁判書通知教青局,以便當局作出適當處理。社會文化司司長日前回應指已要求教青局跟進,並會向學校提供指引。

事實上,教師公積金是根據《私框》第四十三條設定的強制性退休保障,而教師的解僱賠償則是按第7/2008號法律《勞動關係法》第七十條規定的強制性勞動保障,兩項制度原意不一,無論如何均不得掛鉤。

然而,本澳不少私校制訂的教師公積金計劃,均錯誤地加入所謂「對沖」條款,如中級法院案中的校方在基金條款無規定的情況下,要求保險公司在附件加入特別條款,若教師被無理解僱,只可收取公積金或《勞動關係法》規定的解僱賠償,如有不足才由校方支付有關差額。有關條款甚至被載於教師的勞動合同。

上述做法導致過去無數教師有所損失。本人在二零一七年十月的口頭質詢已指出過有關問題,惟當時政府未有正視,僅稱會鼓勵及推動私校將原公積金計劃涵接第7/2017號法律《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中的公積金共同計劃,甚至連社保基金在進校講解時也變相承認教師原公積金計劃的「對沖」條款並無不妥。

為此,議員蘇嘉豪現行使《基本法》和《議事規則》之監察的權力,向特區政府提出書面質詢如下:

一、《私框》規定學校訂定的教師公積金章程須交教青局備案,當局卻無視當中存在違法的「對沖」條款。請問教青局是否承認失職,而導致過去無數教師有所損失?教青局何時跟進中級法院的裁決,全面覆核各校已提交的公積金計劃,要求在一定期限內糾正倘有的「對沖」條款?與此同時,社會文化司司長回應時提及將向學校發出的相關指引內容為何?當局又有何措施持續推動私校參與非強制性中央公積金制度?

二、根據勞工局向本人提供的資料,自《私框》於二零一二年生效至二零二零年三月,當局就私校教師有關解僱賠償或公積金的投訴僅開立了十八宗個案,同時投訴兩者的僅得兩宗。據了解,中級法院案中的教師於二零一六年遭遇不公後曾向勞工局求助,但處理結果顯示「投訴不成立」,故才被迫耗費時間和金錢尋找司法救濟。因應法院的裁決,請問勞工局是否承認並改進過去基於未有準確理解《私框》的立法原意,導致偏差處理教師投訴個案,甚至可能打擊教師的求助信心而導致歷年投訴個案異常偏低?

三、中級法院案中的校方曾辯稱,《私框》僅規定私校須遵守設立教師公積金的法律義務,而無對內容及條件訂定任何限制;不過,中級法院認定雖然《私框》未有明確規定有關公積金的條款,但相信設立公積金旨在保障僱員而非僱主權益,故駁回校方上訴。該案凸顯儘管《私框》已實施近八年,恐怕仍有不少私校存在執行上的偏差,請問當局會否加強向校方和教師講解?教青局將何時檢討《私框》並完善條文,更好地維護教師的職業及退休保障?

蘇嘉豪促檢討並完善教師公積金計劃「對沖」條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