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國首次環球航海帶起澳門熱之四俄國兩艦艇差不多時間到達澳門

俄國首次環球航海帶起澳門熱之四俄國兩艦艇差不多時間到達澳門

本篇上期講到俄國海軍上將克魯森斯坦所領導的「希望號」到達了日本長崎,希望可以打開日本貿易市場,但是卻受到日本幕府將軍冷待,甚至連副船長亦被扣押當人質。克魯森斯坦和沙俄大使在「希望號」待了六個月,迎來的只是幕府將軍的逐客令,並禁止沙俄艦艇接近日本海岸。克魯森斯坦並未對此次的行程而灰心,在堪察加半島補給及休息後,由西岸的航線去探索日本,並記下了日本原住民阿伊努人的生活狀態。

沙俄大使列贊諾夫跟隨克魯森斯坦結束了日本西岸行程後,再没有興致走下去,於是以向沙皇覆命為由,由陸路返回首都。克魯森斯坦送別了列贊諾夫,再繼續自己的航程,他決定探索日本上方的庫頁島情況,庫頁島位於中國黑龍江出海口東部,是日本北海道以北的島嶼,目前日俄均聲稱擁有該島的主權,而現為俄羅斯控制的範圍。1805年7月,「希望號」再度由堪察加半島出發,由南到北繞行庫頁島,「希望號」今次航程遇到了霧和淺水,克魯森斯坦認為庫頁島是與大陸相連的一個半島,黑龍江出海口的位置水位淺,結論是不便航行。克魯森斯坦回到了堪察加半島後,在「希望號」儲備完用品和維修好,填充了皮草,於同年9月再次迎帆出海,目標就是將船上的皮草運到廣州販賣。

克魯森斯坦今次行程相當順利,「希望號」經過約二個多月的航程,終於來到中國南方的一個小漁港,這就是澳門。當時,清朝政府要求所有外國的商人都只能在澳門停泊,在獲得特許的進城令才能到廣州進行交易。「希望號」在澳門外海等待進城令之時,迎來了大驚喜,這就是在南美洲智利火地群島的合恩角附近,由於暴風雨天氣而離隊「涅瓦號」駛入澳門外海。這兩艘標誌俄羅帝國首次進行環球航行的艦艇,共同曾經經歷過海上的風浪,竟然在差不多一周的時間內,在共同的目的地滙合。

筆者在此先按下「希望號」和「涅瓦號」在澳門的情況不說,下面說說「涅瓦號」在離隊後的情況。「涅瓦號」與「希望號」失去了聯絡,在附近海域等了數天仍未見「希望號」蹤影,於是按原定的目的地航行,去了北美海岸。「涅瓦號」上的科學家在海岸一帶進行水文及天文等科學研究。1804年秋天,「涅瓦號」抵達白令海峽附近的科迪亞克島進行科學研究,在當地遇到在美國的俄羅斯移民,並協助當地俄羅斯移民擊退印第安人的攻擊。為了讓那些俄羅斯移民解決居住安全的問題,「涅瓦號」在附近海域停留了一段時間,期間又進行水文和天文等研究,並繪製科迪亞克群島地圖。在1804年冬天之後,「涅瓦號」繼續在北美洲向南進行海岸探索,並繪製地圖,「涅瓦號」船長海軍大慰尤里·利安斯基在巴拉諾瓦島(今加拿大亞歷山大群島)收集了許多有關於印第安人生活及其日常物品收集的信息。1805年「涅瓦號」由北美洲出發向南航行,在太平洋遇到了菲律賓的商船,由對方指引前往澳門,11月21日,「涅瓦號」抵達澳門對開的十字門海域,當時「希望號」已經達抵澳門差不多一周了。

當時為清朝嘉慶十年,清政府明文規定,所有外國的商船只能在澳門外海停泊,只能通過清廷駐澳的官員向兩廣總督提交申請,才能由小船引領到廣州,再透過廣州的十二行中介才能交易。兩艘俄國艦艇事前並沒有報備,如何到廣州成為了難題。 (本篇下期繼續)

211_03.jpg 211_0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