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三次往返珠澳市民 或來自疫高發區旅客 入境須醫檢否則違法

【本報訊】因應過去本澳十五日沒有新冠肺炎確診個案,鄰近地區如珠海的確診數字也趨向正面和有遞減跡象。特區政府今日起將調整抗疫一律措施。針對有風險或來自高發地區人士,或每天三次以上往返珠澳的本澳居民,須強制接受進行醫學檢查,政府強調,入境人士不能拒絕做相關檢查,否則需承擔相關刑事責任。

社會文化司司長歐陽瑜昨日在記者會上宣佈,因應過去本澳十五日沒有新冠肺炎確診,鄰近地區如珠海的確診數字也趨向正面和有遞減跡象,本澳將調整疫情措施,包括重開公調整政府在公共地方的宣傳口號;今(二十)日起口岸設立檢查站針對有風險人士或來自高發地區的人士作醫學檢查、同時對每天多次不正常往返內地的澳門居民展開醫學檢查。

歐陽瑜稱,今(二十)日凌晨零時起,各口岸實施醫學檢查措施,是為進一步保障市民安全。醫學檢查不等於家居醫學觀察,為有關人士檢查可能需時較長,或會造成不便,希望市民和旅客配合諒解。她強調,政府會繼續以謹慎態度對待疫情,因應本澳和鄰近地區的疫情趨向正面和遞減跡象,政府才會調整措施,一旦疫情有所改變會有所調整。

衛生局局長李展潤稱,入境前十四天曾到過新冠肺炎高發地區的旅客,入境前需接受醫學檢查,包括經海、陸、空方式入境的旅客。另外,亦會對多次往返珠澳的澳門居民做醫學檢查。檢查地點澳門半島設在關閘工人球場,氹仔區設於氹仔客運碼頭,若有懷疑症狀將送到山頂醫院作進一步檢查。他指出,入境旅客不能拒絕做相關檢查,否則需承擔相關刑事責任。

李展潤相信,衛局規定的高發地區每天都會有變動,將視乎地區的新冠肺炎疫情,例如廣東目前有一千多例確診個案,並持續有新增確診個案,會被列為高發地區;至於內蒙古目前有七十五例確診個案,若一天內突然增加幾十例確診個案,衛局會立即改變列為高發地區。他又稱,衛局會與出入境部門密切聯繫,更新高發地區的資料,暫不將香港列為高發地區。

李展潤透露,暫時將每天三次以上往返珠澳、且開展疑似水客活動的澳門居民須作數小時的醫學檢查。他相信,部份澳門居民可能會有解釋,而並非作水客活動,衛局會與入境部門密切聯繫,分析多次不正常往返的澳門居民情況。他又以廣東省為例,陸路旅客一定經廣東省珠海市來澳,故有關經陸路來澳的旅客都要作醫學檢查;至於經澳門國際機場來澳,衛局會視乎哪些是高發地區,例如從新加坡來澳的人士,衛局會詢問十四天內有否到過高地發區,旅客需要誠實申報。

另外,市政管理委員會主席戴祖義表示,市政署轄下公園、休憩區、行山徑、郊野公園等將於今(二十)日起作有限度開放,公園開放時間統一調整為早上六時至 晚上七時,署方將按衛生局指引於各公園出入口做人流管制措施、測量體溫、進出公園人士須佩帶口罩並出示電子健康聲明等。戴祖義呼籲市民留意並配合現場指示。

戴祖義稱,市政署轄下各區的室內設施、室內兒童遊樂設施、自油波地和燒烤場、滑草場等維持暫停開放;開心農耕場活動亦取消。

公園、行山徑等今起有限度開放。.jpg 歐陽瑜司長籲市民諒解及配合新措施的實施.jpg 兒童遊樂設施維持暫停開放.jpg

Read more

關閉半個月賭場今重開 廿九間率先復業迎客來 賭枱千八張限三成以下

關閉半個月賭場今重開

廿九間率先復業迎客來

賭枱千八張限三成以下

【本報訊】本澳賭場重開,博監局局長陳達夫表示,全澳有二十九間娛樂場今日凌晨零時重開,另有十二間娛樂場申請延期開放。而運作的賭枱數目控制在三成以下,二十九間賭場重開賭枱約為一千八百張,上班人員佔原來員工的三成二。博監料重開初期,賭收將有明顯下調。

賭場暫停營業措施解除,博監局表示,娛樂場重開已設定緩衝措施,讓有關娛樂場如果在未準備充足的情況下,容許在重開後三十天內,按照博彩合同規定,可向博監局提出延期開放全部或部份娛樂場的申請。至於三十天後,則按照規定,需要全部開放娛樂場。

博監局局長陳達夫表示,全澳四十一間娛樂場中有二十九間於今(二十)日凌晨零時重開,其餘十二間仍然停運。重開娛樂場涉及賭枱約一千八百張,數量不足原有的三成。因應娛樂場重開,特區政府推出進一步的全面防疫措施,要求所有博企嚴格執行,提供衛生及安全環境。在首要確保員工及客人健康得到最大保護的前提下,同時亦穩住本地員工的就業。

申延開放的十二間賭場分別是澳門皇宮娛樂場、希臘神話娛樂場、回力海立方娛樂場、海島娛樂場、羅斯福酒店娛樂場、利澳酒店娛樂場、東方娛樂場、華都酒店娛樂場、總統酒店娛樂場、新濠鋒娛樂場、金沙城中心娛樂場、駿龍娛樂場,有關娛樂場或會因應自身安排在三十天內重開。

陳達夫稱,娛樂場停業的十五天內,政府是沒有賭稅收入,預料娛樂場在重開初期,博彩收入有明顯下調,但他強調更重要是照顧到澳門居民、娛樂場員工以及入場的旅客安全,長遠而言,他對賭收是樂觀的。

另外,博監局澄清,網上流傳一段博企酒店擺放密集床鋪的片段,實為過去颱風襲澳期間博企為滯留員工安排的暫時休息地點。博監局稱,六間博企表示支持及響應特區政府的呼籲,做好跨境外地僱員的居住安排。

博監局呼籲市民切勿相信及轉發未經證實的資訊,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恐慌,提醒市民應留意新型冠狀病毒感染應變協調中心發佈的防疫訊息。

金沙中國則澄清,疫情期間為有需要團隊成員安排酒店房間住宿,並非最近網上流傳的住宿安排短片,有關片段內容實為過去颱風期間金沙中國為當值人員準備的臨時休息場所。

金沙中國表示,對於有人未經證實情況下發放誤導訊息,引起不必要的揣測深表遺憾。金沙中國重申一直按照衛生局及博彩監察協調局的指引,致力保障賓客及團隊成員的健康及安全。

本澳賭場場今日凌晨零時重開.jpg

Read more

至今約三千名外僱 獲公司安排住酒店

【本報訊】為配合特區政府因應疫情推行的出入境措施,勞工事務局連日來與業界及商會進行協商,得到本澳多間酒店的支持,以較低價格提供酒店客房,臨時解決外地僱員的住宿需求。勞工局表示,至目前為止,約有三千名外地僱員已獲安排住宿。

勞工局稱,本月二日,特區政府有見疫情的最新形勢,為減少澳門與珠海兩地人員流動,降低病毒交叉感染的風險,呼籲本澳企業包括博企對於跨境外僱,採取應變的居住安排。對有必要的外僱留在本澳並提供臨時居所,非必要情況就留在珠海居住,待疫情受控後再安排回澳。

勞工局就此聯同博彩監察協調局,於本月二日會見六間博企代表,六間博企表示支持及響應特區政府的呼籲,做好跨境外地僱員的居住安排。至於協調內地僱員來澳的中資(澳門)職業介紹所協會,亦積極響應特區政府的呼籲,對於必須入澳的社會公共服務行業的人員,中職協會此前已會同中企協會,聯合十餘家中資企業盡早安排了約三千名內地外僱入住酒店。對於短期內毋需來澳工作的人員,與僱主協調,疫情期間不再安排來澳工作,而安排在珠海居住。另外,亦加強對在澳工作人員健康狀況的跟蹤監測。

勞工局讚賞中華總商會、中資(澳門)職介所協會及酒店旅業商會的共同參與及推動。同時,期望更多酒店參與,提供更多客房,共同承擔社會責任,共渡時艱,滿足在此措施實施期間外地僱員的住宿需要。

特區政府呼籲各方互諒互讓,齊心抗疫,妥善做好外地僱員的住宿安排。透過多方共同努力,以助本澳中小微企能維持正常營運。

至今約三千名外僱

獲公司安排住酒店

部份外僱懷疑在酒店外等侯入住(網上圖片).jpg

Read more

老公老婆稱謂有段古

相信老婆一詞對於現代人來說可謂是耳熟能詳,絕對不會有人不明白這兩個字的意思,但「老婆」這兩個字的來源卻鮮為人知。相傳此稱呼最早出現於唐代,至今已有千年歷史。

話說在唐朝,一位名叫麥愛新的讀書人考中功名後,覺得自己的妻子年老色衰,便產生了嫌棄老妻再納新歡的想法。於是,寫了一副上聯放在案頭:「荷敗蓮殘,落葉歸根成老藕。」恰巧,對聯被他的妻子看到了。妻子從聯意中覺察到丈夫有了棄老納新的念頭,便提筆續寫了下聯:「禾黃稻熟,吹糠見米現新糧。」以「禾稻」對「荷蓮」,以「新糧(新娘)」對「老藕(老偶)」,不僅對得十分工整貼切,新穎通俗,而且饒有趣味,針鋒相對。麥愛新讀了妻子的下聯,被妻子的才思敏捷和拳拳愛心所打動,便放棄了棄舊納新的念頭。妻子見丈夫回心轉意,不忘舊情,乃揮筆寫道:「老公十分公道。」麥愛新也揮筆續寫了下聯:「老婆一片婆心。」這個帶有教育意義的故事很快流傳開來,世代傳為佳話。

從此,漢語中就有了「老公」和「老婆」這兩個詞,民間也有了夫妻間互稱「老公」和「老婆」的習俗。之前有人說,「老公」「老婆」的稱呼,是先在港台等地流行起來後,才傳進大陸的。其實,老公,老婆的稱呼在大陸古已有之。《水滸傳》中便有稱丈夫為老公的說法。

如《水滸傳》第四十五回:潘巧雲對裴如海說:「你且不要慌,我已尋思一條計了。我的老公,一個月倒有二十來日當牢上宿。我自買了迎兒,教他每日在後門裡伺候。若是夜晚老公不在家時,便掇一個香桌兒出來,燒夜香為號,你便入來不妨。」在《紅樓夢》第七十五回也提到:「這個怕老婆的人,從不敢多走一步。」港台地區的流行稱呼,也是源於內地的。

其實,在古時,丈夫對妻子的稱謂可謂十分之多,且根據階級和地區各有不同。皇帝稱老婆叫梓童;宰相稱老婆叫夫人;文人稱老婆叫拙荊(謙稱,非直接對妻子使用);雅士叫執帚(謙稱,非直接對妻子使用);商賈稱賤內;士人叫妻子;秀才才稱娘子;農夫叫婆姨(婆娘)等等。

210_06.jpeg

Read more

秦始皇陵之重重謎團

上期提及,兵馬俑坑是始皇陵的陪葬坑之一,出土的陶俑、陶馬8000多件、青銅兵器4萬多件,當中的陶俑陶馬數量龐大,而且做工仔細。再深入查看當中的出土文物,有一部分文物的製作技術先進,至今考古學家尚未能解開其奧秘。

出土的秦陵銅馬車用「巧奪天工」來形容其製作技藝和精巧程度一點也不誇張,銅馬車採用了鑄造、鑲嵌、焊接、子母扣連接、活鉸連接等多種工藝組裝而成,是中國考古史上截至目前出土的體型最大、結構最複雜、系駕關係最完整古代車馬,被譽為「青銅之冠」。秦陵銅車馬目前出土兩乘,於1980年於始皇陵封土西側20米處車馬坑中發現,兩乘銅馬車一前一後放置於一個木槨內,考古專家以一號銅馬車和二號銅馬車來區分。

一號銅馬車稱為「立車」,是古代單轅雙輪車,並按照秦代真人車馬1/2的比例製作,長225釐米、高152釐米,重1000多公斤。銅馬車整體用青銅鑄造,大量使用了金銀飾件,零部件達3000多個。車上裝備齊全,有駑機﹑劍﹑盾牌等防衛武器,車內竪立著一個高杠銅傘,傘蓋為拱頂圓形,直徑122厘米,傘可自由轉動180度,傘柄上裝有雙環插銷,可以靈活輕巧地從車上取下或插上。傘柄中間裝置有短劍,可以防身。一個簡單的傘柄,就創造了幾個世界第一:歷史上最早的暗鎖裝置、最早的沙灘式遮陽傘、世界第一把子母加雙銷釘扣等。

銅馬的籠頭是由眾多小金管和小銀管組成,以子母卯形式環環相連,秦人如何將熔點不同的金與銀焊接在一起呢?而馬脖子下懸掛的纓絡,是由一根根細如髮絲的銅絲製成,表面沒有鍛打痕跡,對接面合縫嚴密,在科技和冶鑄設備落後的秦朝,究竟如何做到?

二號銅馬車古稱「安車」,同樣按照秦代真人車馬1/2的比例製作,在秦代,安車又稱轀輬車,曾作為秦始皇出巡乘輿。《史記·秦始皇本紀》關於秦始皇第五次出巡的記載,多次提到轀輬車。「安車」頂棚呈龜背形,直接安裝在車廂板上,從而形成了一個相對私密的空間。頂棚面積達2.3平方米,厚度僅有1-4毫米,據悉,製作如此大而薄的拱形鑄件,需要極高的合金配比技術、工匠高超的鑄造技術,以及超高的模具製作技術,其中一個環節出現偏差,都不能成功製造如此巨大而完整的薄銅片,據說至今還沒有人能成功複製出來。

除了銅馬車令世人驚嘆外,始皇陵還出土了19把青銅劍,據說在挖掘兵馬俑一號坑時,一把青銅劍被陶俑壓彎了,陶俑被抬起後,該把青銅劍竟於瞬間反彈回復直身,青銅劍能回復原狀,是一種稱為「形態記憶合金」的技術,但是,這種技術直到20世紀50年代才被發明出來。這19把青銅劍表面還塗了一層約10微米厚的氧化膜,其中含鉻,可以使劍身發生氧化還原反應。這種鍍鉻技術在1937年才被德國成功研製,美國是1950年才掌握了這一工藝。

210_08.jpeg

秦始皇陵之重重謎團

210_09.jpeg

Read more

澳門回歸二十周年紀念系列專題澳門管理學院

如果說澳門鏡湖護理學院是培養澳門護理專業人才,那麼在培養管理人才方面當屬澳門管理學院。目前澳門管理學院共有約400名學生,提供4年制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和1.5年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補充課程,為本澳培養管理人才。

澳門管理學院 (MIM) 於1988年創辦,隸屬澳門管理專業協會 (MMA),活動 ,於2000年七月獲特區政府批准,正式升格成為一所高等教育機構,開辦學位課程及為本澳各行各業提供全面企業管理課程,以致力培育管理專才為目標。

澳門管理學院專注為在職人士提供教育及持續進修服務,因此上課時間及課程編排均相應為目標對象量身訂造。澳門管理學院目前提供兩個學士學位課程,分別4年制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和1.5年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補充課程。

4年制的「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課程」是2012年開設,設有4個專業,分別是會計學、設施管理(全澳獨有)、銀行與財務管理及管理學。此課程採用了最新的教學模式「融合式學習」,教學方式除了面授之外,還加入電子媒體學習輔助學生理解課堂內容。學生可彈性選擇網上學習時間,在指定期限內完成網上教學內容及作業,此學習模式是在職人士提升學習成果的最佳方法。

而「工商管理學士學位補充課程」提供深造的機會予已擁有高等專科學位(或等同學歷)且有志繼續修讀學士學位的人士。目的是培育本地學生成為專業人士,日後能在相關領域上發揮所長。 設有4個專業,分別是會計學、設施管理(全澳獨有)、人力資源管理及管理學。

澳門管理學院擁有一群具教育熱誠的專業導師,而且部份均具有博士學位並具備豐富的教學及管理經驗,肯定有助學生兼顧理論與實踐的學習,加強自信及為自己訂立和努力追求具挑戰的目標。

學院導師除擁有專業學歷資格外,亦具多年教學及管理實務經驗,對任教科目能兼顧傳授理論及帶動實踐,完全切合學員應付實際工作時所需。

澳門管理學院於中華總商會大廈9樓(全層),課室分布在8、9及16樓共11個課室。其他設備主要有電腦室、圖書館、多功能室、休閒室,同校內提供wifi無線上網服務。

210_01.jpg

Read more

兩萬外僱最後衝刺入境 醫學證明不能循環使用 出入境須再隔離十四天

昨日至下午四時,再有逾兩萬外僱入境。.jpg 昨近十一萬人次出入境, 為關閉賭場以來最高。.jpg

【本報訊】今日起入境本澳前十四天曾赴內地的外僱,需先在珠海醫學隔離十四天。昨日早上關閘口岸繼續有大批外僱攜帶大型行李抵澳,截至下午四時,入境外僱數量為逾兩萬人。衛生局表示,知悉有外僱誤解若取得完成隔離的醫學證明便可多次往返珠澳,他澄清外僱完成十四天隔離並醫學觀察後的醫學證明只能使用 一次,若外僱取得證明後再往返珠澳,必須再接受十四天的醫學隔離。

治安警居留及逗留事務廳代廳長黃劍虹稱,昨日至下午四時,出入境共有四萬九千三百六十八人次,當中入境外僱數量為二萬零六百三十九人,較前一日同時段下降百份之零點七。黃劍虹稱,警方有充足準備,尤其在口岸方面,處理突然增加的人流。

仁伯爵綜合醫院表示,前天及昨天共有數十名沒有任何症狀的外僱,應其僱主要求到醫院進行核酸檢查,並希望院方發出一份無感染新冠病毒的證明書。就此,院方呼籲,按照衛生局的相關指引,市民若出現輕微低燒或呼吸道症狀時,可到醫院要求接受相關病毒篩查,但如若沒有任何症狀就不要到醫院求診,以免加重急症室的負擔,而院方亦不會為此進行核酸檢測及發出相關醫生證明書。

衛生局局長李展潤表示,知悉有外僱誤解若取得完成隔離的醫學證明便可多次往返珠澳,他澄清外僱完成十四天隔離並在醫學觀察後所取得的醫學證明只能使用一次,若外僱取得證明後再往返珠澳,必須再接受十四天的醫學隔離。

關於需在本澳隔離十四天的外僱,入住皇庭海景酒店的費用為八千七百五十澳門元。旅遊局執照及監察廳廳長陳露表示,收到意見指價錢較貴,故酒店方面主動表示願意承擔更多社會責任,將會降低相關價格,具體金額將盡快公佈。

至於外僱在租住民居的問題,陳露表示,法律上對於非法提供住宿的定義有很清晰的規定,現時所有持外地僱員身份證和學生簽證的人士,是可以合法地住在澳門的大廈內,這單位不被視為非法旅館,而所有外地僱員的居住條件是由勞工局作出監管。

Read more

俄國首次環球航海帶起澳門熱之三「希望號」敲日本國門吃了閉門羹

本篇上期講到兩艘要到廣州打開中國貿易大門的俄羅斯軍艦,在南美洲離開了聖葉卡捷琳娜群島後,於智利火地群島的合恩角附近,由於暴風雨天氣,兩艘船被迫離隊各自航行。當時沒有衛星電話,兩艘船離隊了,就要失去了協作呼應的作用,在茫茫大海中,除了要應付不可預期的天氣變化和風浪,亦都可能遇到敵對國家的艦隊或海盜,這意味著船上的各人命運要看上天的安排。這顯然是一個挑戰,但兩艘艦船的船長都是身經百戰的海軍軍官,他們的船隊分開了,各自在海上尋覓對方無果而耽誤些時間後,就決定按自出發時定下的路線繼續行程。

筆者再先說海軍上將克魯森斯坦所領導的「希望號」行程。1804年7月14日,「希望號」進入的堪察加半島(Kamchatka Peninsula,位於現時的俄羅斯東部)東岸的阿瓦查灣(Avacha Bay),艦船在彼得羅巴甫洛夫斯克(Petropavlovsk)市進行了維修及補給,約半個月後再次出發,前往日本方向航行。至9月28日,「希望號」到達了日本九洲港的海岸,於是沿海岸探索日本海岸,前往長崎港。克魯森斯坦上將修正了海圖上繪製日本海岸的錯誤地。

「希望號」最終在長崎靠岸,克魯森斯坦上將派出副船長前往長崎當地政府,要求見日本幕府將軍。當時,日本對這艘武裝的軍艦相當有戒心,除了扣留副船長外,要求軍艦上的所有船員連同要送回國的日本海難生還者都不允許登岸,而長崎島上的居民亦嚴禁和船上之人接觸。經過近1.5個月的交涉,克魯森斯坦上將仍未獲得日本幕府將軍接見,但「希望號」的船員登岸居住及在海邊附近進行有限的活動,並可可獲得日本方提供的食物和衣服。

直到翌年的3月30日,日本幕府將軍的代表才抵達長崎接見沙俄大使,不過帶來的是幕府將軍的壞消息,代表稱,幕府將軍現時只和荷蘭進行貿易,不會和俄羅斯帝國簽署貿易協定,並且不允許「希望號」在日本港口停靠,亦禁止「希望號」堪察日本海岸,日本幕府將軍甚至聲稱國家貧窮而沒有甚麼好禮物送國沙俄皇帝,收下了克魯森斯坦上將和大使送的禮物,連回禮也不回,就驅逐「希望號」離開。

對於日本幕府將軍的閉門羹,克魯森斯坦上將亦無可奈何,知道再花時間下去交涉亦枉然,於是留下帶來那幾位日本的海難生還者,返航回到堪察加半島。

筆者在此補充一下,「希望號」到訪日本的時候,日本的統治者為江戶幕府將軍德川家齊,當時日本並不是如德川家齊口中所說如此貧窮,估計是德川家齊不想和沙俄有任何的關係而作的借口。按照當時,日本對西方國家的交往,就只限於荷蘭。由於早在1637年,日本的基督徒奮起反抗江戶幕府的統治而爆發的島原之亂,荷蘭人協助江戶幕府鎮壓反抗的天主教徒,從而獲得允許在日本南部離島區進行貿易,亦是唯一可以和日本交往的西方人。而對日本江戶幕府將軍來說,島原之亂是西方天主教徒作反,就視天主教如洪水猛獸,而沙俄帝國亦是信仰天主教,惟恐日本國人接觸了會被洗腦和煽動而傷及國安。

克魯森斯坦上將此次環球航行的其中一個目的是要送回日本的海難生還者和日本建立貿易關係,到這裡克魯森斯坦上將只是成功了一半。但他在日本逗留的六個月時間,儘管日本對船員的行活諸多限制,但克魯森斯坦上將仍然收集了有關日本人的一些信息,這在當時對於歐洲人來說幾乎是一無所知的。

克魯森斯坦上將對日本之行的成果相當不滿意,於是在堪察加半島補給及休息後,決定由西岸的航線去探索日本,而這條路線在當時歐洲人來講,很少走這條路。「希望號」探索了北海道的西海岸,於島上見到了日本的原住民阿伊努人。克魯森斯坦上將在他的航海旅誌內詳細記錄了阿伊努人的外表、衣服、房屋和職業等生活情況。

(本篇下期繼續)

210_04.jpg 210_03.jpg

Read more

青商組團赴深參觀考察尋合作機遇

青商組團赴深參觀考察尋合作機遇

【本報訊】為履行澳門特區大灣區發展方針,及承接金融科技主題,由國際青年商會中國澳

門總會及汎澳青年商會聯合舉辦的深圳金融科技考察團,日前往深圳參觀考察。活動由澳門基金會贊助,汎澳青年商會財務長繆經緯任團長,汎澳青年商會前會長余達波任考察團顧問,一行二十人前往深圳考察,考察團拜訪了深圳證卷交易所、深圳灣區國際金融科技城、深圳雁聯計算有限公司以及深圳大疆無人機。

活動為參加者提供一個了解有關我國金融,尤其是大灣區金融科技發進程的機會。並為澳門特區有志於金融業發展的青年提供相關的資訊,瞭解祖國國情,藉此讓澳門青年能配合澳門特區經濟多元發展做好必要的準備。

國際青年商會中國澳門總會及汎澳青年商會分別主辦多次澳門青年大灣區考察團,組織過數百位澳門青年共同學習。而這次到訪深圳,活動安排參觀「深圳證券交易所」,深交所的市場總值為全球第五,其中創業板排名全球第二,僅次於納斯達克交易所的創業板。

另外,深交所的上市公司數量為全球第十一,成交金額全球第四。在講解員的詳細講解下,大家對我國證券行業的發展歷史和進程以及深交所的發展歷程有了深刻的了解和認知。同行亦參觀了「灣區國際金融科技城」,團員在參訪中與金融科技城工作人員深度會談、經驗分享,增進內地與本澳在金融科技行業孵化與投資方面的模式交流,團員們也了解到大灣區城市群各有定位,深圳則是金融科技中心。兩日一夜的活動,團員們均表示收獲良多,不但更清晰大灣區城市的發展規劃,也了解到深圳是如何成為國內以至國際金融科技中心的發展進程,希望未來能繼續組織舉辦更多活動,讓澳門青年更了解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更好參與其中。

是次活動有不少澳門企業高層及金融業界專才參與,是未來灣區金融科技的主體。期望參加者通過活動能夠加深認識高端的金融科技,並與尋找合作機遇。

Read more

鏡湖兩位醫護人員解除隔離回工作崗位

鏡湖醫院兩位醫護人員解除隔離回工作崗位.jpg

【本報訊】二月二日,本澳第八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患者經鏡湖醫院接診後確診。院方新型冠狀病毒應變小組立即召開緊急會議,啟動應急預案,並邀請澳門疾控中心(CDC)專家到院評估。診療過程中,曾與患者有接觸的醫護人員共二十一人,執行醫療過程均有配備標準的防護裝備。但為了慎重起見,澳門疾控中心專家認為一位主診醫生和一位主管護士在診療過程中與患者接觸約三十分鐘,按指引符合密切接觸,故建議該兩名醫護接受十四天隔離觀察,其餘十九位工作人員接受一般醫學觀察。

根據澳門疾控中心意見,該二名醫護人員被安排在該院招待所,獨立房間接受醫學隔離。院方安排專責部門負責一日三餐的配送和生活所需。期間,院領導通過電話和微信方式進行關心慰問兩位員工的身體狀況。兩位醫護人員亦自覺地每天監測體溫和自身健康狀態。至二月十六日零時,兩位醫護人員順利按指引通過澳門疾控中心的評估,解除隔離。而其餘十九位接受一般醫學觀察的同事亦順利結束十四天觀察期。本月十七日,該兩位醫護人員返回崗位,醫院為他們舉辦了簡單而隆重的歡迎儀式,多位院領導及科室負責人出席。吳培娟行政院長親自向他們致送鮮花表達關懷,感謝他們站在抗疫的最前線盡職盡責,及時發現和診斷首例本澳市民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個案,令患者及時隔離治療,避免疫情在社區擴散,有力配合澳門特區政府防疫政策。同時感謝醫護人員家人對他們工作的理解與支持。叮囑醫護人員注意身體以及做好防護,鼓勵他們再接再厲,打贏這一場無硝煙的戰爭。

十四天沉悶的隔離對他們兩位醫護人員來說,是一次難忘的人生經歷。雖然他們也是醫護人員,在接到患者確診通知時,難免也會擔心自己是否會被感染;在接到隔離通知時,也免不了內心的焦慮,無奈和對家人的思念,尤其對於林醫生來說,作為三個孩子的父親,還要準備二月底外出進修。但是經過醫院和家人多方面的關心、支持和疏導,他們從不安、慢慢地適應、到積極面對,利用這個「休閒」的時間進行室內運動和學習,感悟人生意義。

澳門連續十二天沒有新增新冠狀病毒肺炎確診個案,防疫成果來之不易,澳門政府、社會為此付出了巨大的努力。疫情當前,全國各地的醫護工作者還在冒著生命危險竭盡全力同病毒進行殊死搏門。為此,呼籲大家繼續積極響應澳門特區政府號召:請留家,勿聚集,同防疫。

鏡湖兩位醫護人員解除隔離回工作崗位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