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後澳門系列之三澳門黃金貿易的任務已告完結

本欄上期講述,黃金走私貿易導致世界首宗客機劫機案在澳門發生,「澳門小姐」號上的唯一生還者黃裕,經警方調查後,發現極為可疑,於是利用同鄉取巧,向黃裕套取案情,最終黃裕自行揭發案情,司警於是對他進行拘捕。

據黃裕供詞所說,他們一行四人看中「澳門小姐」的乘客不少是富豪,而且又聞說機上載有二千兩黃金,於是四人賣掉田地,購置槍械,登機時把槍藏於衣物中。打算劫機後駛至中山的蘆葦叢中,再慢慢洗劫機上的黃金及現金。不過,當他們作案發難的時候,軍人出身的乘客和副機師反抗,於是遭到劫匪槍擊,而機師中槍後卡在操縱桿上,導致飛機直插海面。

正當大家以為劫機案就此了結,黃裕將會被法庭審判的時候,事件又再一次峰迴路轉。儘管當時司警已掌握子彈、彈殼、受槍傷的屍體及黃裕的供詞,正所謂人證物證俱在的時候,黃裕被送上澳門法庭後,卻推翻一切供詞,稱是編出來跟「假同鄉」開玩笑。而澳門法庭亦指出不能判處在國際領空航行英國籍飛機上所犯的罪案,建議移交香港審理。而香港政府則指出事地點是華界,香港沒有審訊權力,黃裕最終無罪釋放,逃之夭夭,而這條航線在一年多後亦宣告結業。

儘管發生這一起案件,澳門的黃金貿易並沒有就此減弱,在1951年時任澳督史伯泰(Joaquim Marques Esparteiro)上任後,便將黃金稅提升百份之二十五,並與葡萄牙外交部與海外部成立凌駕澳門經濟部的貿易協調委員會,直接負責澳門的進出口業務,除了配合北約當時因為韓戰對中國內地的禁運封鎖問題外,亦進一步削減經濟部長羅保的權力,以求獲取更多合法稅收。

黃金在二戰後一直是個敏感的問題,尤其是納粹黃金,因為這包含了很多掠奪的問題。就算在戰後數十年仍有人在追查黃金的去向。在1998年有國際通訊社報導,一個曾經在1969年擔任澳門黃金進口委員會主席的公務員Fernando Brito表示,在他任職期間最少有超過四噸的黃金經香港送到澳門,當時甚至看過納粹標誌和「Reichsbank」(德國國家銀行)字樣的金條。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在洗劫歐洲各國時掠奪了大筆黃金,但「納粹黃金」在戰後卻去向不明。比較為人熟知的去向就是瑞士銀行,納粹德國利用瑞士的中立性,將大批掠奪所得的黃金重新澆鑄,變成納粹黃金以便對外交易換購物資,而另一去向就是葡萄牙。就如前數期中本欄二戰澳門所述一樣,表面中立實則偏軸心的葡萄牙和瑞士一樣,協助納粹購買物資,獲得的貨幣自然是納粹黃金了。

戰後保有納粹黃金是一種國際問題,比如瑞士銀行就在戰後即時交還在當時價值6000萬美元的黃金。就算到了1990年代,瑞士銀行亦被爆出納粹黃金案,瑞士銀行亦要連番賠償才最終平息。所以不難想像葡萄牙當時就考慮到這一層問題,運到澳門重新澆鑄,化整為零。

黃金貿易的繁榮一直延續至1974年,正如前文所述,在1971年「布雷頓森林體系」基本已經全面崩潰,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美元貶值和美元停兌黃金,隔年英國亦棄守英鎊,放棄維持固定匯率的義務。到了1974年,香港的黃金交易便開始走向合法化,沒有深水港口的澳門難以競爭。不過,失去了黃金貿易的澳門並沒有陷入萎縮中,因為博彩業準備全面復甦,製造業亦獲得強力的發展。

(本篇系列完)

203_05.jpg 203_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