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育青洲山欠積極 修道院續殘破不堪

青洲山保育問題長期備受社會關注,文化遺產保護法生效後,青洲山雖早已被評為文物場所,但保育工作多年來毫無寸進。近日公佈的廉署調查報告批評專責部門未有嚴格依法保育和規劃青洲山地段。文化局就廉署報告亦作出回應,認為在青洲山保育工作上應更積極和進取。按照文化局所指,一年多前已致函業權人,不過並沒有按文遺法,而是按照工務局驗樓報告,提出修復要求。結果拖拖拉拉,至今未見動工。

現在文化局計劃要求業權人在一定期限內修復青洲山山體、整體環境和修道院,否則將強制介入先行修復,再向業權人索取費用。不過業權人向局方反映因青洲山歷史悠久,修道院後期有增建工程和改造,相對較難找到歷史資料,在修復工作上未必能夠馬上採取行動。

據廉署掌握的資料顯示,文化局曾於二零一七年十月去函地段業權人滙新發展有限公司,指修道院的建築缺乏維修保養,要求該公司儘快展開修復及保養工程。其後,文化局應業權人的要求提供了修道院的設計圖紙、建築材質等資訊,但直至現時為止,修道院的維修工程仍未展開,甚至連工程准照的申請仍未遞交。按照文化遺產保護法規定,被評定的不動產的所有權人應實施文化局經查驗後認為對保護該等不動產屬必要的工程,如工程未能依期開展或完成,文化局可按現行法例的規定促成強制實施,有關費用由業權人承擔。廉署認為,既然法律已賦予文化局充足及有效的手段,文化局便應積極推動以至實施相關的修復工程,切實承擔起保護文化遺產的法定義務,而不能任由青洲山以及修道院等建築繼續處於雜亂無章、殘破不堪的狀態。

研設修復期限

對此,文化局回應稱,二零一七年十月致函業權人是按工務局的驗樓報告,與今次按文遺法致函要求不同,因應廉署報告,文化局認為在青洲山保育工作上應更積極和進取。文化局召開記者會交代青洲山保育工作,指已與該地段業權人開會,了解修復青洲山及修道院的工作進度,且已按文遺法致函要求業權人在一定期限內修復青洲山山體、整體環境和修道院,否則將會強制介入先行修復,再向業權人索取費用。文化局更指出,因文遺法沒有硬性規定修復的時間,故現正評估青洲山山體、整體環境和修道院的最新情況,因應需要維修保養的範圍、內容及工作量,制定合理期限,待人員完成分析後,將會向社會公佈。 文物失去保護

既然,文化局可以強制介入,又稱一直有跟進情況,與業權人亦有溝通,為何不一早提供修復意見和技術等協助,而是要等到廉署報告揭露了問題先去評估,然後才去分析維修的內容,制定合理修復期限。事實上,青洲山早就被評定為文物場所,惟文化局的工作似乎僅此而已,真正要做的保護工作卻不上心。究竟是業權人無心做,還是當局唔多想做?抑或文遺法賦予文化局保護文物的權力有限?令文化局在文物保護工作上總讓人覺得十分被動,立場永遠唔夠堅定。澳門歷史城區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十幾年,本澳文物保護依舊不堪入目,古廟被亂改一通、牌坊遭「無人機」兩襲、燈塔旁建高樓、文物和緩衝區建築變花面貓,當中故然之與業權人和公眾的文物保育意識薄弱有關,但文化局的後知後覺,沒有運用好自身的權限,才是讓文物失去保護的主要原因。

廉署指專責部門對青洲山規劃保育不力.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