綑綁結緍

去年底,修改經屋法法案在一片爭議聲中獲立法會一般性表決通過,法案惹來如此多質疑,原因是政府提高申請年齡門檻至二十五歲,將十八歲至二十四歲這年齡層的人士剔除在外,被指對年青人不公道。當然,也有人舉腳贊成,認為競爭者減少,上樓機會變大。相信政府也有差不多的想法,供應不足,唯有削人,往後還要恢復輪候排序,根本是一個等字,政府又點敢向大多數人作出上樓承諾,不過選擇犧牲這個年齡層,恐怕政府也難以自圓其說。

有意見認為澳門人平均初婚年齡二十七歲到二十八歲左右,所以經屋申請者須年滿二十五歲較合理,若以此作為理據,那麼索性將單身人士都擠出申請者之列,如果這樣就真喺歧視,反之,若澳門人初婚年齡隨時代改變,出現遲婚或早婚現象,是否又要調整申請者年齡限制?政府一方面調高年齡門檻,一方面又放寬曾享受四厘利息補貼或經屋非簽契家團成員,只要他們住滿十年,而又因結婚便可申請經屋,實在叫人摸不著頭腦!

政府曾經提出過研究新類別公屋,對像是新婚青年,但一直無下文,早被認定石沉大海。今次修法,政府似乎很在意「結緍」這一因素,莫非真喺為咗回應新婚青年?所以希望未到二十五歲者唔好阻住人家頭婚事。值不值得放寬曾享受四厘補貼或經屋的非業權人申請經屋,見仁見智,要是子女長大希望成家立室,還勉強說得過去,不過用結緍來綑綁經屋申請資格,怕就怕會促成孽緣,甚至乎假結緍。事實上,有物業都呃到公屋的例子確實存在,與其提高門檻,倒不如嚴謹查證身份兼身家!讓公屋資源真正幫助到有住屋需要的人士。

山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