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位華人牧師梁發系列之四梁發晚年留廣州主力向病人傳道

本欄上期講到,梁發在廣東及澳門傳教之時,見到了不少人吸食鴉片煙,以至患上毒癮,不但身體健康變差,甚至弄得妻離子散,甚至有親人因為吸食鴉片而過身,他對鴉片毒害感到痛心疾首,於是撰寫了《鴉片速改文》一文,呼籲所有基督教徒杜絕鴉片,主張外國傳教士勸說國人不要再與中國進行可恥的鴉片貿易。梁發後因為傳教而被清延通緝,他萬料不到自己所寫的《鴉片速改文》又改寫了自己的命運。

1838年12月,林則徐被任命為欽差大臣,前往廣州查禁鴉片,他在廣州一看到《鴉片速改文》深受啟發,於是要召見梁發,及決定留在身邊重用。但是梁發當時身在海外忙於傳教,無暇他顧,於是介紹兒子梁進德做林則徐的幕下翻譯,將澳門出版的英文周報翻譯成中文讓林則徐閱讀,部分重要的文件還被上呈北京。林則徐在1839年5月在虎門將迫令英國商人交出的鴉片煙銷毀,結果引發鴉片戰爭。梁發由海外返回中國時,中英雙方正準備開戰,梁發於是找馬儒翰幫忙調停中英雙方,以避免戰爭發生,但兩個戰事並不是馬儒翰的力量可以擺平,鴉片戰爆發,中方戰敗,林則徐負上戰爭責任被降職,梁進德願與林則徐一同進退,於是不顧清廷大力挽留而自行辭職。清廷被迫開放廣州等沿海城市與外國通商,並將香港割讓與英國。1842年南京條約簽定後,基督教被允許在中國傳教,於是在中國傳教活動獲得猛烈的發展,倫敦教決定將東方的傳教中心由馬六甲轉到更近中國大陸的香港,於是英華書院亦由馬六甲遷到香港,梁發就跟隨英華書院到香港工作,並協助設立了多個傳教的機構。1843年,梁發在香港的傳教與另一名教友屈昂意見不合而發生爭執,與此同時,梁發收到家人由廣州帶來的書信,知道父親在廣州病危,於是離開香港到廣州照顧父親,兩年後,梁發父親去世,他因為在香港的不愉快經歷而決定在廣州留下,並接受了當地一名鉅賈的高薪聘請做翻譯員,並最後成為海關的官員。他自始之後一直再沒有返回香港的教會工作,直至去世。對此,教會有聲音認為梁發的人格有懷疑,覺得他是被世俗的榮利所吸引的人。

梁發在教會受到部分人非議,他在廣州的工作雖然富足,並在新沙租住洋房,與外國人為鄰,但因為他經常與外國人來往,結果引來緋言,指他是賣國賊,協助英國人消滅中國,梁發居所因而受到當地人的破壞,屋主甚至被恐嚇要求不准租屋予梁發。

梁發在廣州居住期間,曾去信倫敦會指自己的身體出現問題,不能在教會擔當工作,但沒有放棄宣傳基督的真理,改叫別人到他家聽他說道。據伯賀醫生的報告提及,梁發在廣州的博濟醫院,趁病人輪候看病時向就診者傳道,而他在該醫院每週的聚會中,去聽道的人數眾多。梁發在三年多的聚會中,有過超過1.5萬人次聽過道,但似乎收效不如理想,因為對真理有興趣研究的只有三人,而一個人都沒有受洗。

梁發在晚年經常與馬禮遜的女婿合信醫生見面,及在醫院進行傳道工作。合信醫生給倫敦教的信中指,梁發一直熱心宣道,他對梁發很信任。

梁發在晚年妻子去世後,就娶了一名繼室,但該女子不久就捨棄了梁發而另嫁他人,梁發之後再娶了一名女子,該女子一直陪伴梁發直至他去世。1855年,梁發因病在廣州病逝,享年67歲,葬在故鄉墳地鳳凰岡。他在死時的遺願希望兒子梁德進能繼續父親的宣道工作,甚至認為梁德進為官府作為中英兩國做聯絡人的工作過於繁忙而不能宣道,建議梁德進改行到外人社當翻譯工作。 (本系列完)

168_03.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