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實全面最低工資今年或非最好時機

落實全面最低工資

今年或非最好時機

【本報訊】政府有信心全面最低工資今年進入立法程序,但未有落實時間表。有商會表示,今年經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未必是推行全面最低工資的最好時機。對於物業管理兩工種調升最低工資,商會認為需至少一年緩衝期,讓大廈業主會審視財政狀況,以及管理公司解決成本增加問題。

對於何時落實全面最低工資,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日前在立法會回應議員提問時稱,有信心今年進入立法程序。物業管理業商會會長謝思訓昨日表示,今年受中美貿易談判等因素影響,經濟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未必是推行全面最低工資的最好時機。

至於立法會一般性通過修改物業管理清潔及保安員最低工資法案,法案建議最低時薪由三十元調升至三十二元。謝思訓表示,若調升最低工資,對大廈營運成本、物業管理公司及小業主均有影響,他認為需有至少一年緩衝期,讓大廈小業主成立業主會,審視大廈財政狀況,以及管理公司解決成本增加問題。

吉原水療“大淫竇”案

司警再拘一骨幹成員

【本報訊】氹仔吉原水療“大淫竇”操控賣淫案有新進展。司警再拘多一名集團的男骨幹成員,同時揭發他有份在中區另一間桑拿室操控“淫竇”,但該桑拿室已於上月結業。至今涉案的集團共有十四人落網。

被捕的男子姓歐陽,五十歲,本澳居民,現時無業;涉犯罪集團、操控賣淫、偽造文件被移交檢察院處理。

司警日前在氹仔吉原水療,揭發涉一個運作已五年的內地賣淫集團,利用該水療作“淫竇”向客人提供性服務。行動中共拘十三名骨幹及下線成員,另帶走一百五十一人助查,包括五十八名“囡囡”。集團兩年間獲利逾三億一千萬元,安排“囡囡”提供九萬五千次性交易。涉案水療還設有“秘道密室”避查,“囡囡”須參加“面試”及供集團成員免費“試鐘”,上班更遭克扣“血汗錢”及自費購買工作用品。

經進一步調查,發現集團仍有人在逃。前日涉案的歐陽某經關閘入境時將其拘捕,他是涉案集團的骨幹成員,負責管理上述水療的房間以及監查“囡囡”。同時亦揭發歐陽某涉在中區另一間桑拿“淫竇”,曾任經理及協助操控賣淫,但該桑室拿上月已結業。經營期間的“囡囡”主要是越南人,利用虛假的外僱(按摩師)身份作掩飾,每次肉金一千八百港元,“囡囡”只獲不多於七百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