扮豬食老虎不是三十六計

做人「聰明難,糊塗難,由聰明而轉入糊塗更難」正是鄭板橋《難得糊塗》上的一句題詞,偏偏世上有兩種人,一是扮虎食豬,一是扮豬食虎。扮虎食豬者正如鄭板橋所指的「世間鼠輩,如何裝得老虎」之流,其本身才能和地位太不相稱,故作威風嚇唬下屬而已,此乃真糊塗。但扮豬食虎者則相反,本身如老虎般的英雄人物,為求達到一種企圖,故意詐傻扮懞使人家上當,扮猪食老虎消極的可以避禍,積極的就是奪權手段,這便是「難得糊塗」。

而「扮豬食老虎」更是粵語地區最常的俗語之一,但為何叫「扮豬食老虎」?古代獵人若想捉老虎,在不能力擒的時候,就裝扮成一隻豬玀,學成豬叫,把老虎引出來,待走近時,再出其不意向它襲擊。這突擊結果,老虎縱然不死也重傷。 用此策略施於強勁的對手也可使用,在其面前,儘量斂藏自己的鋒芒,「若愚」到像豬一樣,表面上百依百順,臉上展開微笑,嘴邊抹上豬油,裝出一副為奴為婢的卑躬樣子,使對手對自己不起疑心,一旦到了時機成熟、有機可乘之時,才一下子以閃電手段,了結對手,這就是「扮豬食虎」的妙用。所謂「扮豬」,即孫子所說的「藏於九地之下」,「食虎」則是「動於九天之上」。

坊間有將扮豬食虎列入《三十六計》中第二十六計一說。但此種說法,各版本的《三十六計》均不見記載,現行的各種出版物裡三十六計中第二十六計均為「指桑駡槐」。且三十六計乃是明清人根據易經的陰陽學說得來,文辭簡爍,四字短語相疊,華美閎括,自然不會出現「扮豬食虎」一類較為通俗詞語。

不過,「扮豬食虎」在坊間流行的來源出處則是司馬懿裝瘋賣傻賺曹爽一事。此事見於《三國志•魏末傳》,又見於三十六計「假癡不癲」:「假作不知而實知,假作不為而實不可為,或將有所為。」司馬懿之假病昏以誅曹爽,受巾幗假請命以老蜀兵,所以成功;姜維九伐中原,明知不可為而妄為之,則似癡矣,所以破滅。兵書曰:「故善戰者之勝也,無智名,無勇功。」因此扮豬食虎並非《三十六計》中的篇章。

166_06.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