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萄牙作家慕拉士系列之一慕拉士居澳十年留下不少作品

上期本欄介紹了葡萄牙文學象徵主義派代表人物庇山耶,而同一時期,亦有一位葡萄牙著名作家來到了澳門,他是慕拉士。出於同是來自葡萄牙和喜歡文字,兩人在任職的澳門中學認識,並成為好朋友,即使慕拉士在澳門生活了十年後就移居了日本,但兩人仍然保持書信往來,彼此關心對方,可見友誼極深。慕拉士在澳門及日本生活期間,以文字記錄廣州、澳門及日本的社會情況,發表不少關於遠東、日本和中國的著作,當中包括《遠東紀事》、《大日本》、《日本書信集》、《中國和日本風光》等書,為研究廣州、澳門及日本的歷史和社會情況提供不少的資料。慕拉士和他的好朋友庇山耶一樣,他的頭像被印製在澳門的鈔票上,澳門並有一條大街以他的名字命名作為紀念。

B.jpg

慕拉士(Wenceslau de Moraes),於1854年5月30日出生於葡萄牙首都里斯本一個資產階級家庭,就讀當地一個海軍學院,他雖然是讀軍事,但喜愛閱讀和寫作,他在18歲時寫下了他的第一首詩。他在海軍學院畢業後,隨即投身軍戎,成為一名海軍,1875年他於被委任為一名中尉,並在葡萄牙莫桑比克的軍艦上服役。這使他有機會遊歷無數地方,足跡遍及非洲、亞洲、美洲的海岸。他在中國逗留了大約五年,期間曾乘坐砲艦到過日本的長崎、神戶及橫濱。1888年7月7日慕拉士首次抵達澳門,並接觸到這個東方小漁村的美麗和中國文化,他在澳門認識了當時的離任的澳門總督菲爾明諾•約瑟•達•高斯達中校(Firmino José da Costa),菲爾明諾對慕拉士的印象非常好,認為他是一個對工作任勞任怨、不辭勞苦,是一個聰明熱情的軍官,具備良好的公民和軍人素質,堪稱楷模。

1889年慕拉士首次去到日本。他給當地的社會和文化深深吸引,並感到目不暇給,他分別遊歷了長崎、橫濱和東京,並開始學習日本的文化。同年9月3日,慕拉士返回澳門,之後再次執行軍務又去上海和香港。同年12月31日,莫拉伊斯由利馬河號轉調特茹河號砲艦,其後並成為這艘旗艦砲艦的艦長。翌年4月20日,慕拉士指揮該艦開往曼谷,作外交活動,由於表現出色榮獲了各種各樣的獎勵。

1890年10月16日,新任命的澳門總督古斯托迪奧•米格爾•博爾沙(Custódio Miguel Borja)抵埗澳門。1891年1月20日,慕拉士被任為澳門航站臨時站長之職,任期僅到3月為止,特茹河號砲艦完成了中國海域的任務,慕拉士的指揮下該砲艦返回葡萄牙,當時,特茹河號砲艦破舊、滿是創傷,慕拉士成功將砲艦由澳門開往里斯本,其出色的揮指能力,以及途經的各地港口上,表現出機智的外交能力,獲得葡萄牙政府的肯定。

1891年,慕拉士陞為中校并被任命為澳門港務副局長,並重返澳門。1893、1894、1895及1896年,慕拉士曾經以澳門政府港務局人員身份出差日本作短暫逗留,並接觸到更多的日本文化,令他更對日本這個地方著迷。

1894年4月16日,慕拉士被任命在澳門國立利宵中學(Liceu Nacional de Macau)當初等數學敎師,他因此而認識了同來自葡萄牙的詩人庇山耶,兩人相當投契,經常見面及交流文學心得,而且多次一同前往內地廣州,認識當地的社會情況。

慕拉士在澳門居留了約十年,大部分時間的身份是海軍軍官,他在澳門和一名擁有英國血統的中國女子阿珍(Atchan)同居,兩人育有一對兒子。慕拉士在移居日本後,阿珍曾帶同一對兒子到日本看望慕拉士,而慕拉士在1919年在日本德島(Tokushima)所寫的遺囑裡,宣佈這兩個兒子為他的繼承人。

慕拉士與澳門的結緣至1899年為止,由於一名軍階及年資都比他低的軍官升為澳門港務局局長,成為慕拉士的上司,這令慕拉士心結難解,他於是以身體不適,覺得自己無能力再擔任公職為由,向葡萄牙政府請辭海軍及領使的職務,同時要求葡萄牙政府任命他為駐兵庫(H i ogo)和大阪的領使。慕拉士的請求獲得葡萄牙政府同意,他於是就到了日本,並一直在當地定居,直至1929年7月1日在日本德島去世,享年75歲。

慕拉士一如他的好朋友庇山耶一樣,生前的作品並沒有多大受到關注,直至他去世後,才獲得肯定。現時,日本的神戶和德島都有紀念慕拉士的紀念館。而在澳門,他的頭像被印製在澳門的鈔票上,並有一條大街以他的名字命名作為紀念。(本系列下期待續)

C.jpg 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