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粵語老師的隨筆(八):「靜雞雞」和「靜靜雞」哪個更靜?

.jpg

前陣子因為鄰埠某大台的粵語普及電視節目,在社交網站上流行過一個引起網民熱議的話題:究竟是「靜雞雞」安靜一點,還是「靜靜雞」比較靜?如果全憑「語感」來判斷的話,恐怕是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畢竟每個粵語母語使用者的個人語感都不盡相同,語言習慣也各有差異,在這個層面上討論,實在難以定奪孰是孰非;但正是由於每個人的語感都有微妙的差別,而大家又似乎不真的認為這兩個詞的用法完全等同,因而我們「理論上」可以透過語言學的分析方法,來為這個問題──或者說,這類型的問題──求出一個「理論上應當如此」的答案。

粵語的形容詞構詞法,有兩種十分特別的形式,一種是ABB式,另一種是AAB式。前者如「黃黚黚」、「圓碌碌」,當然還有「靜雞雞」;後者則如「卜卜脆」、「濕濕碎」、「立立亂」等。這兩種構詞形式都是用來表達強調的語氣,同樣帶有程度加深的意思,並沒有說ABB還是AAB誰比誰程度更高。可是,如果按照這種思路的話,難不成「靜雞雞」和「靜靜雞」其實也是分不出個高下?

筆者的觀點是:「靜靜雞」不屬於上述典型的AAB式構詞。如果大家細心的話,會發現平常使用的這類形容詞,無論是ABB式或AAB式也好,它們真正要表示的詞義,是取決於沒有重疊的那個字的,亦即ABB式中的A(如「黃黚黚」的意思是「黃」的強調),或者是AAB式中的B(如「卜卜脆」的意思是「脆」的強調)。至於那個疊音詞AA或BB,則是屬於附加成分的「詞綴」,一般沒有具體的意義;即使有具體意義,也是用來修飾那個主要的「詞根」(即ABB式的A和AAB式的B),而不會獨立表義。例如「肥嘟嘟」這個詞,學者一致同意「嘟」的本字是「腯」,而早在《左傳》就有「吾牲牷肥腯」的用例,這句話的意思是「我用來祭祀用的牲畜很肥美」,晉朝的杜預在注解這句的時候說:「腯,亦肥也。」可知「腯」的字義就是「肥」,但經過長久的語言演變後,「腯」在粵語裡已經虛化,失去了原有的語義,而只出現在「肥腯腯(肥嘟嘟)」一詞裡,作為修飾「肥」字的附加成分而使用。這種原本有具體意思但後來虛化的詞義演變過程(專業一點的術語是「語法化」),正是粵語大多數ABB式和AAB式形容詞的來源。

簡言而之,ABB式和AAB式的形容詞有一個共通點,那就是主要用來表示詞義的「詞根」,必定是沒有重疊的那一個字。如果用這個標準來檢視「靜雞雞」和「靜靜雞」的話,不難確認:「靜雞雞」的詞義核心是「靜」,符合ABB式以前面的A為詞根的特點,所以「靜雞雞」的確是典型的ABB式形容詞,它的意思是對「靜」的強調;然而,「靜靜雞」的詞義核心卻是「靜靜」,而不是那個沒有重疊的「雞」。換句話說,「靜靜雞」表面上雖然是AAB式的形容詞,但經過仔細分析之後,卻可發現它並不符合AAB式的構詞特徵。因此,我們不能直接根據AAB式形容詞是用來表達強調語氣和程度加深的性質,來說明「靜靜雞」一詞的涵義。

寫到這裡,我們知道,「靜雞雞」是對「靜」的強調、是「靜」的程度加深,但還無法確定「靜靜雞」的確切意思。那麼,這個十分難搞的「靜靜雞」究竟應該如何理解呢?根據香港嶺南大學李雄溪教授的研究,粵語AAB式形容詞有一種較為特別的來源,那就是由AABB式形容詞縮略而來,例如「思思縮縮(本字是瑟瑟縮縮)」可簡化為「思思縮」,「快快脆脆」可簡化為「快快脆」等。這種縮略,並沒有強調程度上的變化(像「快快脆脆」和「快快脆」不存在哪個更快的問題),它之所以發生縮略可能是受語法功能因素的影響(AAB式或更常用於狀語,待考)。「靜靜雞」正是這種縮略的一個例子,它應當是從「靜靜雞雞」而來;因此,我們要知道「靜靜雞」的強調程度,可以從「靜靜雞雞」一詞入手。據著名語言學家袁家驊等人的說法,AABB式的形容詞是表示程度稍微較強,這與典型ABB式或AAB式的加強程度有一定的區別。有關這問題,我們還可用以下方法來證明:AABB式的形容詞,只要它還保留著尚未重疊前的用法,一般都能以「有啲AB」或「AB啲」來代換,例如:「你快快脆脆啦」,意義等同於「你快脆啲啦」;「呢個人思思縮縮咁」,意義等同於「呢個人有啲思縮」。「靜靜雞雞」不會這樣用,原因是在於「靜雞」這個詞語已經極為罕見,而非它的加強程度與其他AABB式形容詞有別。所謂「有啲……」或「……啲」,是用來表達「略為」即程度較一般時候稍為加強的常見結構,而這加強的程度,明顯不及於典型的ABB式和AAB式──至少我們會把「黃黚黚」視為「很黃」,而不僅是「有點黃」的程度而已。

總結上文的論證,我們可以得出如下的結論:從語法分析的角度來看,「靜雞雞」比「靜靜雞」(和「靜靜雞雞」)更靜。當然,此種程度的差異是發生在理論層面的,若具體到每個粵語母語使用者的語感來說的話,可能我們還是會認為「靜靜雞」比較安靜,但這不代表這種理解就是錯的,因為即使是語言教學書籍列作不合語法或語法有疑慮的句子也好,依然有一定數量的人在使用──畢竟,語言是變動的,每個人也有各自不同的語言習慣(專業一點的術語是「個人語」);語言學研究的目的並非將這些差異抹除,而是在如此紛繁的語言世界裡,梳理出一些可供辨認的規律。

不律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