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粵語老師的隨筆:「親」和「吓」

英語裡有-ing,粵語裡有「緊」;英語裡有-ed,粵語也有相對應的「吓」。上次我們談到,這些作用類似的語法結構,可以稱之為動詞的「後綴」,或者叫「詞尾」。上次我們同樣談到的是,粵語的動詞後綴千變萬化,總數約有四十個之多,因此別說要全部教給初學粵語的人,連我們這些母語使用者要釐清每個後綴的作用和意義,恐怕都不是這麼簡單。

先舉一個極端一點的例子。「親」是粵語口語頗為常用的後綴,有多常用呢?請看下面的句例:「佢跌親。」「嚇親我。」「唔小心整親。」幾乎只要在表達「弄傷了」這概念的時候,我們都習慣加上「親」字作為後綴。但實際上,「親」不只是一個後綴,它同時承擔了兩個後綴的功能,而且用法和意義各不相同。像上面那種表達「弄傷」的「親」,我們姑且標為「親1」;此外,我們還有「親2」:「次次去親醫院都要等好耐。」「我面親試都好驚。」很明顯,這兩句都不包含「弄傷」的概念,與上面的「親1」完全不同。「親2」的實際用法是:它有「每當……,都……」的意思,而且常用於傳達說話者某種不如意的主觀感受。怎麼證明呢?試比較以下兩句:「我面親試都好驚。」「我次次面試都好驚。」第一句沒有出現「次次」之類的詞彙,但加了「親」字,便具有了第二句「次次面試」的含義,可見這類句式的「親」其實蘊含了「每當……」的意味。再比較下面兩句:「次次去醫院都要等好耐。」「次次去親醫院都要等好耐。」第一句既可以表示抱怨的態度,也可能只是單純陳述客觀事實或經驗,僅從句子裡我們無法辨別說話者的語氣;但第二句加插了「親」字作後綴,我們似乎較難將這句理解為單純述及客觀事實,而應該視為它傳達了強烈的抱怨或不滿的感受。由此可見,「親2」作為動詞後綴,它的核心意思是:「每次都這樣!」並常常用於表達負面的、不如意的感覺或經歷。事實上,「表達不如意感」是「親1」和「親2」的共通之處。「佢跌親」、「嚇親我」等等的「親1」用法,若抽象一點來解釋,就是:「表示某一動作或狀態引發不如意的感受甚至傷害,不論是心理或生理上。」這只要比較下面這兩句話就十分清楚了:「你凍唔凍?」「你有冇凍親吓」

「親2」這例子的極端之處在於,它竟然只用一個字,來傳遞出如此複雜的語法意義。這與「緊」或「-ing」代表動作「進行中」不同,後者反映的是極單純的動詞體貌,無論說話者感受為何、語氣為何,都不會影響到該後綴的使用;可是「親2」則不然,它一方面傳達出「每當……,都……」的「事件」概念(而不僅是單一的動作),另一方面又暗示著說話者的負面語氣(如果聽到有人說「我去親遊樂場都好開心」,大概會覺得哪個地方不太對),這種複雜程度,就算是放眼全世界各種有動詞後綴的語言,也還是讓人嘖嘖稱奇的。

讓我們再看一個與「親2」用法稍微接近的後綴。「吓」字也是有多重含義的後綴,最基本的一種用法,當然就是像「踢吓波」、「玩吓手機」等句,跟普通話的「一下」完全等同。我們可將此用法標為「吓1」。至於這裡著重要談的「吓2」,它和「親吓」一樣,都是涉及一整個「事件」,包含最少兩個動作。試看例句:「我覺,老細突然打畀我。」「我做做吓,覺得身體唔係好對路。」具備粵語語感的朋友,相信不難歸納出這「吓2」的用法:它表達「正在……,突然……」的意思,而且在使用時,「吓2」之前的動詞要重疊一遍。這種重疊的用法,應該是為了區別於極為常用的「吓1」(即「踢吓波」的「吓」),使「吓2」在句子形態上與「吓1」有些差異,方便受話人接收訊息。在實際教學時,為了解釋「吓2」,筆者通常借用英文來說明。中學的文法課,在學過去進行式時,一定會學到這種過去進行式和簡單過去式並用的句型,如WhenIwassleeping,mybosscalledme,它表達的正是:(過去)在做某件事的時候,某事情突然發生。這與「吓2」的「正在……,突然……」意思大體相同,分別僅在於:英文是改變整句的時態來達到這概念的傳遞,而粵語則是使用動詞後綴「吓」,以及相應地將動詞重疊一遍。

過去有一種流行的意見,認為中文沒有如西方語言那樣嚴謹的文法。到了近來,這種觀念似乎出現了「複製版」:粵語沒有像中文那樣系統完整的語法,又或者說,只要不符合中文(書面語)的語法慣例,那就是錯的、不好的。然而,真實的情況常常是,某種語言不存在另一種語言的某類語法形式,但它卻用另外一些方法來達到同樣的功能。對粵語而言,這「另外一些方法」,很大程度便是複雜的動詞後綴系統,和之前提到的語氣助詞。從這個角度來看,當我們在主張某些語言在語法上的嚴謹度或完整度上不及另一語言時,與其說這是語言學上的判斷,倒不如看作是,只懂站在優勢語言一邊來觀察世界的文化偏見。(七)

不律

一個粵語老師的隨筆(七):「親」和「吓」.jpg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