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清末民初第一代賭¬¬──盧九

澳門有兩處著名的景點盧家大屋和盧九花園,亦有盧九街,是紀念澳門清末民初時期著名的商賈盧九而命名。而盧九一如不少的白手興家的商賈,有著傳奇的一生。

盧九(1848年11月10日-1907年12月15日),原名盧華紹,廣東新會人,字育諾,號焯之。因其小名盧耇,故亦稱盧九。他少年時期窮困,於咸豐六年(1856年)移居澳門謀生,之後從事錢莊和金融業務,開設「寶行錢號」,並以經營販賣鴉片與「宏豐公司」名義與周邊鴉片商合夥,在廣東與澳門經營白鴿票(盧為公司最大股東)而雄財一方,成為澳門第一代賭王,並成為當時的華人代表,在澳門擁有多個物業。他亦有參與公益事業,曾捐平價米糧與辦義學等,亦曾捐獻予澳門鏡湖醫院、同善堂等澳門慈善組織,成為大慈善家。1890年他獲葡王授予騎士勳章、四年後再獲授Vila Vi•osa勳章,另在1898年報捐鹽運使銜,複曆保二品頂戴、廣西道員。當年51歲的盧九向兩廣總督李鴻章承辦了8年期的廣東小闈姓賭權。豈料投資尚未回本,營辦只3年零8月,李鴻章卻突然因事調任,新上任的兩廣總督岑春煊一改李鴻章開賭徵餉的做法,雷厲風行禁止小闈姓賭博,盧九遇此巨變,被殺個措手不及,唯有按賭約向岑春煊追討預繳的本利銀共200萬元,但富不與官爭,盧九追款不果之後,於是兵行險着,希望以葡國國民的身份,藉洋人之力向岑春煊施壓。其時晚清政府經歷八國聯軍的敗迹,岑春煊不敢再向洋人示弱,以盧九身負中國官位為由,根本不承認其葡籍身份,痛罵盧九是唆使葡人呵索錢銀。 1907年,曾風光一生的盧九,因事件而錢銀付諸東流,又落得名譽掃地,念頭一時轉不過來,竟在盧家大屋中上吊自盡而亡。

盧九死後原葬於廣州南蛇崗,至1960年始遷葬澳門舊西洋墳場,其墓大小規模與尋常百姓墓塚一般無異,亦沒有誇飾標誌,因此不少澳門人亦不知澳門的第一代賭王就靜靜地長眠於此。

盧家大屋(Casa de Lou Kau)又稱金玉堂,位於大堂巷七號,於清光緒十五年(1889年)落成,是澳門二十世紀初商人盧華紹(盧九)住宅(其私家花園盧廉若公園為澳門名勝之一),現為「澳門歷史城區」的一部份;現由文化局管理修復,部分已對外開放。

盧家大屋的特色是有兩個取光的內庭,依風水原理,主入口有阻擋煞氣的屏風。主立面入口部分內凹,為中式典型形式;而窗的設計,受西方建築風格的影響。

盧家大屋高兩層,以厚青磚建造;佈局仿廣州西關大屋,是晚清時期粵中民居溫婉纖細建築風格的典型。大屋分為三開間三進上下兩層的格局,三進即分有門廳、茶廳(轎聽)及正廳,以屏風相隔,屋內佈置多個天井,便於通風和採光。內部融合中西方裝飾材料和手法,既有粵中地區常見的磚雕、灰塑、橫披、掛落、蠔殼窗,又有西式的假天花、滿州窗、鑄鐵欄杆,兩種特色裝飾共冶一爐,饒有趣味。正立面窗戶全為葡式百葉窗,其中以上方左右兩扇最為精美。窗扇以金屬包角,百葉窗上加半圓形彩色玻璃窗,玻璃窗上是灰塑裝飾。大宅反映了澳門特有的中西建築風格合璧的民居特點。根據文物保護法例83/92/M,1992年被澳門政府評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建築物」成為受保護建築。

後來盧氏家族沒落,業權輾轉到外人手上。大屋被分租出去,曾有大批難民湧入進住,最高峰時期曾有二十多戶住客,且在八十年代前缺乏維修;亦因此大屋很多部份被拆掉改建,大屋最裡面的部份早已被清拆掉;澳門文化局於2002年7月才為此進行複修工作,並於2005年中對外局部開放。

盧九街住於紅街市附近,屬於「義字五街」。盧九街,全長約272米,由高士德大馬路起至渡船街之間。據說「義字五街」一帶,原來是個亂葬崗,又因多屬義塚而慣稱為義地。1894年間, 澳葡政府見此地墳墓亂設,雜草叢生,既於市容不雅,又影響城市的整治與擴展,故銳意重整此區。盧九於1895年1月稟請澳督批領沙崗一帶地段,興建廉價屋舖,擴展街區,以滿足工藝和商業居民之租住要求。部分無人認領的荒塚遺骨,則安置於附近的竹林寺內另行處理。澳葡總督對此非常讚賞,准將沙崗地方批給盧九,同時更優惠盧九,頒令「免收該領批華商及其後嗣暨其將權利轉讓與之人等該地租銀十年」。按照批地合同規定,澳葡政府批給盧九免租十年的優惠,盧九則須「永遠認國課衙門為地主」,而且必須在領地後45天內動工,在4個月至15個月分二期全部竣工。盧九如期完成工程後,此街區的其中一條新街道,便為紀念此事而取名「盧九街」。

B.JPGA.jpg

You May Also Like